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1

凡他出任务,见到他面孔的人都已经死绝。此时他又化了妆,教中打点好了他的身份,不会出什么差错。
          旭儿悄悄地跑到他身边,重新打量了他几下,凌九便装出一些不安的神情来,“我是不是给老板惹麻烦了?”
          “放心,开了这么多年茶园了,咱老板上头有的是人,不怕他一个泼皮无赖。”旭儿低低地给他比了个拇指,“你不但不会被老板责罚,往后可得大用了!”
          “我就是怕他砸伤了人。”凌九放下心来,摸着后脑嘿嘿地笑,“倒不在乎什么大不大用的。”
          两人小声说着话,没有发现戏台上的将门帘子被悄悄掀起了一丝,有人打里面往外瞧。
          “倒是个仗义不怕事的。”扮小旦李贞丽的月桃笑着,扶着花芜姬的肩膀道,“怎么,你认得他?”
          花芜姬松了手,坐回了自己的大衣箱,摇摇头,“只见过两面,是个好人。”
          “呦,怎么会呢。”月桃笑着,娇俏的脸上露出一对梨涡,“若只是见过,你怎么会私窥前台。”
          后台是不许私窥前台的,这是坏规矩的事,花芜姬从不犯。
          花芜姬嗔了一眼月桃,“规矩是死的,总得看看咱们戏班的恩人到底是谁。”
          凌九替她们挽了局,让戏能唱下去,免了好大一场波澜,说是恩人并不为过。
          “别说话了别说话了!”催戏人在一旁疾声道,“芜姬该你上了。”他抚着花芜姬从大衣箱上起来,嘱咐道,“台子上到处都是碎瓷片,你小心些。”
          “妾身晓得。”花芜姬点点头,从那将门口出去了。
          ……
          一场戏唱得有波有折,好容易在中午时分结束。兰仙班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大家伙并不怎么在意中间那点意外,面色如常地收拾卸妆。
          许管事许清风给花芜姬加了件斗篷,“天冷,你自己裹好,在这等一会儿,我去和宛老板说点事。”
          花芜姬点点头,旁边的月桃走了上来,“是说那个杂役吧?”
          “是。”许管事解释道,“该谢谢人家。”
          “那我去跟宛老板说吧,正好肚子饿了,看看他们有没有吃食。”月桃上前了一步,越过许管事,又扭头去看花芜姬,“你要吃点什么?我给你带来。”
          她长得明艳动人,身姿高挑有致,是个两门抱,平常多唱花旦,只有跟花芜姬搭戏时才唱唱小旦。
          花芜姬摇摇头,“不必了,妾身回去再吃。”
          “哈哈,也是,这里一点东西填不饱你。”她点点头,“那我去了。”
          月桃出了屋子,果然感觉外面冷进骨头,忍不住抱臂搓了搓。往前走过几步,一转廊就看见了庭中正和凌九说话的宛老板。
          “宛老板!”她喊了一声。
          对方回头,见来人是她,便笑道,“月桃姑娘?”
          月桃走了过去,认识这么多年了,她也不废话,直接挑明了说,“今日多亏了你店里的这位公子,否则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事端来。”
          “哪里哪里,不必客气。”宛老板乐呵呵地笑着,对着凌九道,“这位是兰仙班的月桃姑娘,就是方才扮演李贞丽的那位。”
          凌九一抬眸,看见明眸皓齿的月桃正笑吟吟地盯着自己,他连忙侧过身子回避,低头道,“见过姑娘。”
          月桃微讶,宛老板意会,解释道,“李九头一次进城,之前一直在田上,因为哥哥要置办彩礼钱,便来城里挣点银钱回去。他是个老实的汉子,头一回见到月桃姑娘这样的倾城之姿,害羞不好意思了。”
          这一番解释听得月桃捂着嘴直笑,“现在可难得见到这么规矩的男子了。”她对着老板道,“咱们管事想酬谢李公子,特地置办了一桌好酒好菜,不知宛老板今日能不能放他半日假。”
          “这有何难。”宛老板拍拍凌九的肩,“许管事美意,你就不要辜负了,收拾收拾,跟着月桃姑娘去吧。”
          凌九有些局促不安,“我一个下人……”
          “什么下人不下人的。”月桃开口道,“士农工商,李公子可是高我们这些下九流的戏子好几等呢,莫非您是瞧不起我们?”
          “不不不,没有没有。”凌九连连摆手。
          “既是没有,您就是愿意去了。”月桃笑着,红唇齿白,煞是好看,“公子切不要再推脱了,不止许管事,花芜姬也在等着亲自向您答谢呢。”
          凌九一愣,“花、花芜姬?”
          “可不是,她说您是咱们的恩人,一定要好好酬谢才行。”月桃性子爽快,直接拉住了凌九的手腕,“走走走,咱们赶紧一道回去吧。”
        作者有话说:  
        每天中午12:00更新,每周六放感谢名单。
        
        第七章
        
          凌九没能混到二楼添茶倒水,他先混进兰仙班了。
          “李公子,今日真是多谢你出手相助。”许清风做东,在宾云楼开了一个雅间,摆了桌酒席,今日去宛浩茶园的兰仙班里的伶人都到了,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