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4

承人,她残忍地迫使妾室的孩子,只有没有威胁的女儿才可以活下来。
          谢清遥不屑地嗤笑一声,就算那个男人真的喜欢他娘又如何,难道他娘就不会受到王菱娇的欺压吗?他懦弱不已,只会靠花言巧语哄骗他娘,早在他无视自己的孩子被王菱娇迫害的时候,他就看清楚了谢真道的真面目。
          这个男人,懦弱不堪,为了名利,甚至血肉亲情也可以丢弃。他不敢正面对上主母,毕竟他的正妻王菱娇,王家嫡女,国公府唯一的嫡小姐,当初嫁给谢真道,也算是低嫁,王家世家大族,自开国以来就享受世代国公之位,尊荣无匹,当今家主,王菱娇的父亲,甚至是当今圣上的启蒙老师。
          谢真道可不敢得罪他的岳父大人!否则,管他谢家多少年的世家大族,王家照样摘了谢真道的官帽子。
          只有他娘,执迷不悟,为了所谓的爱情,放弃了自身的清傲,甘愿为妾,甚至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活下去,辛辛苦苦地表演着一场“假凤虚凰”的戏。
          宋砚看到烛光下他嘴角的嘲讽,也就没再说话。他对于谢清遥的事情也只是了解一二,当年是谢清遥主动找到他,自愿成为他的属下,帮他经营者宫外的势力。两人虽说是主仆关系,但是性格投缘,也算是生死之交。
          谢清遥兴致恹恹,斜眼看宋砚一脸嫌弃地样子,抱着整个坛子起身,“今日就告辞了,情报明日就会到你手中。”抬起手示意一下手中抱着的东西,洒然一笑,“既然你不吃,那我就抱走了!”
          宋砚颔首,同意了。
          谢清遥走到书房的沙漏处,把沙漏倒转,当瓶中的沙子漏下去一半的时候,书房内缓缓露出一扇小门,谢清遥闪身走进去,不过眨眼间,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宋砚将沙漏摆回原来的位置,一切都回归原位,像是未曾发生任何事一样。
          他踱步走到桌旁,盯着桌子上的筷子,神色莫辨。
          第二日,赵嘉禾猛然坐起身,看着外面大亮的天光,懊恼地拍拍额头,她发现她真的是心大啊!昨日居然睡着了,也不怕宋砚半夜把她给弄死,死得悄无声息。
          因为昨日撞破了不得了的事情,今日赵嘉禾格外安分,做好早膳就让青鹤端去了书房,一个人躲在小厨房里吃饭。
          青鹤提着食盒回来的时候,面色复杂,同情地看了一眼赵嘉禾,低声道,“小禾子,殿下让你去伺候他用膳。”
          赵嘉禾:这是不打算让她躲了是吧?
          认命地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书房,果然,桌子上摆了菜,一口没动。
          宋砚满是兴味地看着赵嘉禾从进门时的丧气,变脸一样,挂上了笑容,要多谄媚有多谄媚,简直没眼看。
          赵嘉禾勾着腰,小跑到桌前,拿起筷子就夹了一筷子萝卜丝,放进宋砚眼前的小碟子里,笑道:“冬吃萝卜夏吃姜,萝卜是个好东西啊,殿下多吃点!”
          昨日一顿全笋宴,赵嘉禾也大概摸清了宋砚的口味,偏清淡一些,不太能吃辣。所以今日的菜,她都按照清淡爽口来做的,保证宋砚能够吃的欢畅。
          赵嘉禾心底暗暗想到:这哪里是主子,这是祖宗吧?真的是,抱大腿达到了这个境界,也是没谁了。
          宋砚斜斜看了一眼她,也没说话,提起筷子就开始吃饭,毫无疑问,宋砚很是俊美,用膳的话,看着也是赏心悦目。
          因为昨夜的事,赵嘉禾不敢随意开口,宋砚也不知是不是有意的,今日异常沉默,但是眼神时不时扫一眼站在一旁的赵嘉禾,让赵嘉禾的心时不时提起来。
          反正一顿饭,吃得是提心吊胆,背后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在宋砚一直速度都很快,她战战兢兢地开始收拾碗筷,宋砚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你说,让一个人保守秘密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宋砚冷不丁问了一句,赵嘉禾手一抖,不会答案是“死人才会保守秘密”吧?
          好在求生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她扔下碗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握住宋砚的衣角,“当然是让她成为一根绳子上的蚱蜢!如果秘密暴露,大家只能同归于尽了!”
          她仰着头,努力让宋砚看清楚她的决心,她也想清楚了,既然已经看到了宋砚的秘密,宋砚指不定心里在想怎么让她悄无声息的死,她如果想要活下去,不如让自己变成秘密里面的一员,自此,荣辱与共,他生她活,他死她亡。
          但是她熟知未来宋砚才会是最后的赢家,她这做法简直不要太赚!
          宋砚也没想到赵嘉禾居然来这么一招,愣在原地,这是投诚?
          他本就没想着杀她,他对她还有好奇,到底为什么她对他隐忍至此,讨好至极?
          随意地拨开赵嘉禾的手,抚了抚被她抓皱的衣角,漫不经心地说道:“你这说的也很是有道理,只是我如何知道,她是否是真心投靠呢?”
          赵嘉禾噎住,是哦,光靠嘴上说的,确实很不靠谱啊!
          没等赵嘉禾想出对策,宋砚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玉瓶,白玉做的瓶身很是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