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

    我的头,半推半不推。

    我又硬了。

    他震惊的看着我。

    他理解不了的,我对他的欲望积压已久。

    不过,今天就先到这里。

    我将半硬的性器插了进去,顺畅的顶到了最里面。

    掏出手机,扣住没有力气反抗的双手,清楚的拍下了他面无表情的脸和低垂的眼睛。

    还有一片混乱的下体。

    我把摄像头凑近了,拍了拍他涨的红肿的臀缝和粉红色的臀尖。

    “下次应该买个谷歌眼镜。”

    我充满遗憾的说道。

    “把全程都录下来。”

    白于盯着我,没有回答,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个吻吗?”

    他突然说。

    “好啊。”

    我低下头,他配合的张开嘴。唇齿交缠了一会儿,他咬了我一口,不重,但也不轻。

    我就知道。

    望着我黑下去的脸,他眯了眯眼睛。

    “给你留个印子。”

    我拔出大半的阴茎,顶着他的g点磨。

    “啊…哈…你这…小、小心眼…啊…”

    我就是小心眼。

    “唔…!”

    他又射了,稀稀的白色液体,混着一点淡黄色。

    “下次操到你尿。”

    我没有执着于发泄,把还精神的小兄弟简单收拾了下,塞回了裤子里。

    白于看着我拉上牛仔裤拉链,还瘫软在马桶上,上身赤裸、下身裤子堆在脚上,皮肤泛着潮红。

    他皮肤很白,这样看起来太可口了,除了冷冰冰的表情。

    我忍不住又拍了几张。

    拍完我用纸把他下身也简单擦了擦,为他穿上裤子、套好刚刚挂起来的衣服。

    “还挺体贴。”

    他嘲讽道。

    我回答:“为下次见面留个好印象嘛。”

    6

    离上次见面过了很久了。

    我看了一眼手表,准确的说是八天零四小时。

    我的视线回到面前的酒肉池林,我接过递向导师的另一杯酒,面带微笑的把它灌下去。

    …

    记忆模糊了一整晚,第二天是周六。

    我很高兴。

    今天是周六。

    我订了闹钟,顶着宿醉的脑袋起了个大早,穿戴整齐、准备周全。

    我坐在出租的小公寓里等,一边看导师发给我的图纸一边等。

    我着急,但我不着急。

    我等到黄昏日暮,等到星辰满天。我掏出手机,点开看到已发送的一张图片,白于坐在马桶上,冷漠的表情被泛起的潮红中和。他大张着两条长腿,赤裸的上身一片片的吻痕,红肿的后穴将拍照者的性器完完全全的吞吃下去。

    我的嘴唇印在冰冷的屏幕上,可是这并没有用。

    我很难过,也很愤怒。

    可是,这显然也没有什么用。

    时钟已经过了0点。

    7

    我的大学第一次病假,献给胃病。

    医院度过的两个晚上我都从睡梦中痛醒,吃药,睡着,复痛醒,永无止境。

    我很累,还是强迫自己在出院后立刻赶完了恩师交待的任务。

    翌日课堂,尽管我非常努力想要撑着眼皮,还是没忍住趴下睡了。

    一睡竟然睡到下午的同学来上课将我叫醒,我自嘲了一会儿,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出租的公寓走。

    到了门口,转钥匙的时候竟从电梯门反光看见了身后站立的背影。

    我转过头去,他白花花的站在那里,像一束光。

    救赎的光。

    光影渐渐模糊。

    8

    我大概是出现幻觉了。

    醒来的时候我好好躺在床上。

    我看了一眼床下的拖鞋。

    然后猛的一抬头,脖子发出“咔”的一声。

    白于:“……”

    白于:“…你还好吧?”

    他窝在我的沙发上,在玩手机。

    “你在门口晕倒了。”

    我下了床,先去沙发旁边抓住他。

    “…你怎么来了?”

    白于愣了一下,冷了脸。

    “赶着上来求操了,正和你意了吧?”

    他甩开了我的手。

    “我他妈是个有道德的人,总不能看着你晕在门口躺一晚上吧?再说了,照片地址时间都发给我了,我还能不来?”

    “我给你做顿饭吧。”

    “你他妈就…啊??”

    我说:“我给你做饭,你别走。”

    我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

    我急匆匆的拽着他到了床边,用怪力压制他的反抗,把他用情趣手铐靠在了床头。

    白于愕然,我给他揉捏着另一只手上被我拽出来的红痕。

    “你…你有病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又急匆匆的道歉,躲过他挥来的拳头,“我怕你走掉了。”

    他脸上的表情五彩纷呈,我赶去厨房,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三菜一汤。

    收拾完厨房和桌子,我帮他把手铐解了,看着他手腕上一圈印子,心疼的揉来揉去。

    他盯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9

    吃完了气氛诡异的一顿晚餐,我又用暴力将他拷上了手铐。收拾完厨房杂物,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我终于可以抱抱他。

    他一双阴沉沉的眼睛盯着我。

    我帮他解了手铐,他站起来,没有动作。

    他知道他反抗不过我了。

    我低头亲了亲他的嘴角,又像个大熊一样抱住他。

    我自己笑了起来,脑海里突然又浮现他冷冷的一双眸子。

    微笑突然就僵在嘴角了。

    他不反抗,也只是因为打不过我吧。

    我力气很大。我知道的。

    突然意识到我只感动到了自己。

    10

    比起“害羞”来说,用尴尬来形容他的动作或许更过合适。

    氤氲潮湿的浴室里,他背对着我撑着墙,我帮他扩张。

    辗转又到了床上,他的后穴又紧紧绷着,后背的弧线也很僵硬。

    他怕我。

    可是我别无选择。

    他跪趴着被我抽插了一会儿,身体泛起一片片的红雾,隐隐的透出来,很漂亮。

    我猛的往前一顶,他没忍住,低低的叫了出来。

    “我好喜欢你…的声音。”

    “喜欢你背脊的弧线。”

    “高潮时抓紧床单的手指。”

    “无法聚焦的眼神。”

    “潮红的身体。”

    “我的吻痕。”

    我的手伸向他的下身。

    “啊…哈…”

    “蜷缩的脚趾…”

    “不…别…别挡着…”

    “…”

    “哈…唔…!”

    我将他射在我手里的东西用纸巾擦去。

    我的眼眶一定红了。幸好他背对着我。

    我伏下身,鼻尖从他的后颈窝往下嗅。

    真想…把他吃掉。

    化作我身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