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

    可是我又那么喜欢他。

    想把一切都给他。

    我知道他不想要。

    我…

    11

    我半躺在床上,扶着他的腰。

    他的动作僵硬着,入口抵住我的性器,却没有继续动作。

    “…你真的是变态。”

    “变态让你爽翻了。”

    我强硬的将他往下压,他的后穴缓缓将性器吃下去,他的表情从难堪变得失神。

    “唔…太…太深了…慢点…”

    我没停下使力,一直把他压到臀部紧紧贴住我耻毛的程度。

    “别…哈…别动…”

    “我不动。你自己动。”

    “变…变态…”

    他终于摒弃了廉耻,自暴自弃的小幅度前后骑乘。

    “嗯…唔…”

    看他表情就知道很爽,虽然我不怎么爽,可是我喜欢看他这个表情。

    我喜欢他高高兴兴的。

    “爽不爽?”

    “…”

    我趁他向下的时候手臂用力,狠狠地吃了一大截进去。

    “啊!…爽!爽…”

    我快速的颠他,性器进出的速度和幅度都比他自己玩儿要嗨多了。

    “嗯…变态…变态操我…舒服…唔…慢…慢点!”

    我将他翻下去,拉开他的腿,使劲往里顶。

    “别…啊!”

    他突然又咬住嘴唇,不肯发出声音,可是他瞳孔都涣散了。

    “唔…”

    我射在他里面,又帮他口了几秒,他射在我嘴里。

    我含着一口液体去吻他,这回他没有咬我。

    白于躺在床上,低低的喘着气。

    “你他妈…真的驴…”

    我亲了亲他的脸颊,表示满意。

    12

    第三发,我不再逗他。

    让累得虚弱的他躺着,我伏在他腿间动作。

    我观察他每个细小的表情,找到他最适应的节奏和力度。他挡住脸侧过头去,我用力撞了几下,听见他示弱的闷哼,算是惩罚。

    “舒服吗?”

    舔舔他的耳朵。

    “…”

    “舒不舒服?”

    咬咬他的耳垂。

    “…变态。”

    猛的一撞。

    “唔!…舒、舒服。”

    “那就叫出来。”

    “…”

    我几个动作下来,他又妥协了。

    “啊…”

    撞击的速度一快,他又开始叫我慢点。

    这种时候我还能不明白,慢就是快?

    白于的眉头微微皱起,无意识的咬了咬下嘴唇。

    “慢…慢点,我想上、上厕所。”

    “哦。”

    好心放他去上厕所?怎么可能。

    我让白于站起来,扶着他酸软的腰,从背后又插了进去。

    “你、你…”

    我环抱住他,“走呀,我们去上厕所。”

    他露出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往前迈了一步。

    我跟着他迈了一步,没有别的动作,身体还是紧紧贴在他后面。

    于是这回他开始慢慢走了起来。

    走了两三步,我亲了亲他红透的耳背,开始小幅度抽插。

    “别…别动了…”

    他走了几步,我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猛的脚一软,被我捞住了。

    “怎么,不想上了?”

    我打量了一下地上铺好的厚厚的一层地毯,点点头,“那,在这儿也行。”

    于是我顺着他倒下的力度把他放在地上,摆成跪趴的姿势。

    “我真的要上厕所…你别弄了…”

    我当然知道他真的要上厕所,那两大碗冬瓜汤白给他炖的?

    我贴着他抽动起来,把性器抽出到只剩小半个龟头,再贴着前列腺的方向,全部埋进去。

    “啊…唔…停下…我求你了…”

    他往前爬了一步,我握着他的腰,猛的拽了回来。他的臀部狠狠地拍在我的下体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哈…哈啊…别…”

    啪啪啪啪。

    “放…放我去…”

    我分辨出他声音里微弱的哭腔,满意了。

    把人给拽起来,站到马桶边摆好姿势,我握住自己的性器,在他股间磨蹭着。

    “别…”

    龟头寻找到了熟悉的入口,顺着之前的润滑插入了。

    慢慢的、慢慢的让他感受到我进入的全部过程,直到完全没有一丝缝隙。

    “唔…”

    他绝望的转过头:“你打定主意不让我好好上厕所了是吗?”

    我亲亲他的嘴角:“是的。”

    他挥拳头想打我,被我握住摁在墙上。

    “变态!”

    “嗯。”

    我应了一声。

    只要我是独一无二的,什么称谓都可以。

    我抽插了数下,问他:“不尿了吗?”

    他憋的脸都红了:“操你妈…啊…别顶…别顶我…”

    我箍住他的腰,加快速度抽插起来。没过几下,在我龟头狠狠剐蹭了一下白于的敏感点后,他的性器前段溅出了一些淡黄色液体。

    “…与今,我操你妈!”

    我握住他的性器,帮他对准马桶:“记住我。”

    他断断续续的又尿了一些,我故意每次抽插都照顾他前列腺,以至于他在好不容易尿完之后还射出了一点精液。

    由于他尿的时候后穴紧缩,我也没坚持太久,抽出来对着他的臀缝射了。

    我松开他的手的时候,他腿软得直接就往地上跪。我勾住他,帮他擦了擦下身,又把他半抱上床。他全程闭眼不看我。

    没关系。

    不过以后他每次对着马桶小便,说不定都能记起我了?

    13

    用棉签和纸巾帮他收拾完后面,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点了。

    他应该是睡着了。

    眉头微微皱着,把被子卷成一团。

    我很累,病还没好就高强度的“劳作”,差点也把我的身体掏空了。

    可是我不敢睡过去,万一醒来的时候他走了…

    我督了一眼床头的手铐,脑子里又浮现出他手腕的红晕。

    不行…

    那…

    我爬上床,把他的被子撸顺了,又把他卷进自己怀里。

    巨大的满足感包围了我,我一松懈,整个人就昏沉过去…

    14

    我在巨大的窒息感里醒来。

    白色的物体被拿走,是我的枕头。我猛的大吸了几口气,抬眼去看拿着枕头的人。

    白于冷着一张脸,露出一个嘲讽似的笑容。

    难以抑制的悲伤感瞬间席卷了我。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真的会杀死我的吧。

    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没闷死你,算我心善。”

    我企图坐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拷在了床头。

    我一米九一,身高体壮,白于这种比我小一圈的人拷上这手铐,手腕都得红一圈。

    我的右手逐渐充血,几乎已经没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