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

    觉了。

    我很难过,难过的不是他把我拷在这里,而是他一点都不在乎我。

    也对,对他来说,我就是个赤裸裸的强奸犯吧。

    我受伤也好、死亡也好,都与他无关,甚至他还乐意见到我的悲惨下场。

    我无法控制思维的悲观,只能尽量低下头回避他讽刺的眼神。

    于白对着我踹了一脚,正好踹到胃部。幸好他还没缓过来,劲儿不大。

    “怎么,哑巴了?”

    他手里把玩着手铐的钥匙。我微微躬起背,幅度很小,希望他没有看到。

    大概是觉得我一个闷葫芦没劲,他把钥匙从窗户外扔了下去,“嗤”了一声,大跨步的走了。

    走前把门摔出好大一声响。

    我长吐出一口气,从床垫下翻出了备用钥匙,解开了手铐,没敢去揉那一圈触目惊心的淤血。

    胃痛难忍,我从床头柜里翻出几片中和胃酸的药,胡乱吞了下去。

    我很难受,可是也很累。现在才刚刚早上七点,我一个胃病患者,出院后几乎没怎么睡觉。

    胃痛的激烈,也阻止不了我的困意。我将淤血的右手搭在床外,给自己定了个正午的闹钟,卷着被子,不知道是睡了过去还是晕了过去…

    15

    睁开眼,一片刺目的白光。

    手机闹钟吵醒了我。

    我吐出一口沉沉的热气,下意识的去翻床头装药的柜子。

    “醒了?”

    白于的声音让我意外,可惜我已经病的有些糊涂了,没有对他的存在表示什么反应。

    “你他妈…要不是我回来拿手机…你找什么呢?”

    “嗯?”

    我迟疑的回应了一句,在地上散落的塑料壳中找到了我要找的名字。

    吃完了。

    那…吃退烧药。

    我又翻找起来。

    “喂!”

    也许是觉得我一个病痛缠身的壮汉不再有威胁,他径直走了过来,看了看我的脸。

    “你没事吧?”

    我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翻我的柜子。

    “你这手…”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床头解开的手铐。

    我说:“没事,一点小毛病。”

    我指了指地上的塑料包装壳:“你看,我吃过药了。一点小烧而已。你走吧。”

    他有些错愕的看着我:“你病糊涂了吧?就一点小烧?你知道你自个儿脸红成什么样了吗?”

    我指着门说:“知道。出去。下礼拜六下午过来。”

    他的脸一瞬间就冷了。

    “呵。”

    再次摔门而去。

    行吧。

    我往床上一倒。

    16

    砰砰砰!

    大力的敲门声。

    我站起身,开门。白于敲门的手还僵在半空,愕然的看了一眼我,和我摆在门口的凳子。

    “已经六点了。”

    我看了一眼手表。

    “吃饭了吗?”

    他冷冷的看着我:“感情交流就不必要了吧?”

    他绕过我,朝里面走去。

    我关了门,从后面打量他黑色t恤下隐隐勾勒出的腰,和中裤下一截白皙的腿。

    他回过头来看见我的目光,僵硬的站在原地。

    “说吧,怎么做?”

    “你吃饭了吗?”

    我又问了一遍。

    “…吃了。”

    那就好,不然一会儿到一半没体力可怎么办?

    “衣服脱了吧。”

    他把t恤脱了,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扶额。

    “…全部的。衣服裤子。”

    “…”

    我听他好像低声骂了一句“我操”。

    17

    我站在卧室门口。

    他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目光。

    “床头柜上有一瓶ky,你自己扩张。”

    白于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不会。”

    我说:“我教你。”

    “先坐到床上去。”

    他的动作停滞了很久,我没有催促。

    终于,他还是坐了上去。

    “盖子打开,挤一些在手上。嗯…再多一点儿,好了好了够了。”

    “现在,背对我,跪趴。”

    他的耳朵泛起耻辱的红色,缓缓摆好了动作。

    “来,比个中指。”

    他比了,对着我。

    “把你的手从胯下伸过去,然后将中指插进去。”

    前半句话做得很好。后半句话没有完成。

    他的手指停在穴口很久了。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也能感受到此刻他巨大的心理挣扎。

    我不想逼他太紧,只好走了过去,握住他的手。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我顺着他的中指方向,找了找位置,把他的手往里推了一点点。

    “嗯…会很爽的。继续,你自己就能按到你的前列腺。”

    “摸到了吗?很浅的,一小块凸起的肉,按下去…”

    “啊!我操…”

    他惊叫一声。

    我强逼摁着他的手指,不停地按压。

    “别…别按!唔…!”

    他的下身很快就抬起头。

    我松开了手,任他抽出自己的手指,趴在床上低低喘息。

    “知道了吗?这回你自己来。”

    我解锁手机,把摄像头对准他纤长的手指和一张一合的穴肉。

    “还是从中指开始。”

    18

    有了之前的经验,他的动作没有太抗拒,很快后穴便吃下去了整根中指。

    我问他:“什么感觉?”

    他冷笑一声,“关你屁事?”

    “好吧。那现在,把食指也放进去。”

    或许是他太紧张了,括约肌紧紧收缩着,食指尴尬的卡在一个指节的地方。

    “放松。”

    他深吸一口气,“我他妈…换你你能放松啊?”

    唉哟。

    我只好关掉摄像头,又一次握住他的手,帮他把食指也推了进去。

    “行了,先动几个来回。”

    他不情不愿的磨叽了几下,幅度小得根本没卵用。

    “…”

    我感觉我应该态度强硬一点。

    “你先把手指抽出来。”

    他立刻照办了,长吐出一口气。

    “…然后再插进去。”

    “…你丫逗我玩呢?”

    19

    磨了半天,终于他能毫无阻碍的塞下自己的三根手指。然而,抽插的动作他还是不肯做。

    这算个屁的扩张…

    好吧。

    下一步。

    我后退了两步,说道:“枕头底下有一个按摩棒。”

    “…”

    他掀起枕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尺寸适中,表面光滑,对他的身体来说是很容易的。

    心理上可能没那么容易。

    “把它抹上一些ky…好好好不用那么多!”

    从后面对准有些难度,我只好又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