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7

    ,放在他面前。

    “不吃。”

    他转过身。

    我握住他的肩膀,把他掰过来面对我。

    他重复了一遍:“不、吃。”

    我叹口气,“难道你还要我喂你?多大的人了?”

    “不。”

    我放下碗,思考怎么让他吃点东西。

    结果他突然说:“你喂我吧。”

    …?

    我转过头。

    他看着我,表情却有一丝奇怪。

    他说:“与今,你他妈真的长得帅。”

    我朝他笑了一下,他有些别扭的转过了脸,耳朵尖透出淡淡的粉红色。

    我喝了一口温热的粥,渡到他嘴里。

    碎软的米粒和粘稠液体从交缠的嘴角边往下流。

    他张着嘴接受我探入的舌头。

    29

    “吃不吃?”

    “不…真的难吃…”

    我扶着他的腰往下坐。

    “唔…不、不行…”

    直到坐到底,他张着嘴,受不了的低喘着。

    我亲了亲他还没有消肿的乳珠。

    “哈…不…不要了…”

    早晨还被填满的肉穴比较容易的吞下了我的性器,不过周边有些红肿,是我做太多了。

    可是还是想抱他,每时每刻都在他的体内,让他永远不可能再忽略我。

    他的手突然媷了一把我的耻毛。

    (=_=)

    好痛。

    30

    抱他去卧室清理了一下狼藉的下体,终于肯吃东西了,可能真的是饿坏了。

    即使这样,他握勺子的姿势也是优雅的,几乎不发出声音,动作很好看。

    我盯着他。

    白于抬头,“你老看我干什么?”

    我说:“明天上课。”

    白于:“?”

    “就不能正大光明的看你了。”

    “所以今天多看一会儿。”

    日落了,昏黄的光线从窗外打进来,映在他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上。

    他说:“…你好肉麻。”

    我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他没躲开,好像还在专心的喝粥。

    31

    外面突然开始下暴雨。

    本来想晚上送他回宿舍,这么大的雨恐怕回去全身都得湿透了。

    “一会儿不停的话,你在我这儿睡一晚吧,反正明天早上没课。”

    他整个人瘫在柔软的懒人沙发里,看着窗外的暴雨。

    “行吧。”

    我把吃剩的东西收拾了,到楼下去扔垃圾。

    两只小小的猫团子本来窝在室内墙角,其中一只一见到我立刻跑进了雨里。

    另外一只缩在角落里,抖着小身体冲我龇牙,绿绿的眼睛看得我瘆得慌。

    我蹲着和它对视了一会儿,它收回了牙齿,但还是弓着背,一刻不停的紧盯我。

    从垃圾里摸出一点肉渣,轻轻丢给它,它往后跳了两步,看这架势只要我再有所动作它就会立刻冲进雨里。

    果然猫还是不亲人吧。

    我将垃圾放在楼道里,准备明天早上再丢。

    往上走的时候,意外发现小猫跟在离我几个台阶之后,一见我回头又龇牙咧嘴的。

    我回了家,敞开门,往里走了一些。白于一边疑惑一边嫌弃我:“快关门,风这么大,冻死我了。”

    找了些陈旧的衣物铺在离门不远的地方,又弄了个塑料碗盛了些干净的水。

    白于在后面啰啰嗦嗦:“干嘛啊你?”

    小家伙从门后探出一个头,迈了进来,踏了几个湿哒哒的脚印窝到了衣服堆里。

    白于震惊的看着我。

    我把门关上了,猫咪看着我的动作,缩成小小的一团。

    “先让它适应会儿。”

    我去洗了个手,走到懒人沙发旁边,把他抱起来坐在我身上。

    埋在他脖颈之间深吸一口气,有股沐浴露的香味,和我身上是一样的。

    他嫌弃我身上肌肉太硬,推了我几下。

    “看不出你还挺有爱心。不过单身男人独居养个猫,那可百分之百基佬没跑了。”

    我回答他:“我可不就是么。”

    32

    小猫被取名叫辣条,黄白相间的猫,绿色的眼睛,一只普通的田园猫。

    家里窗户总是开着透气的,它自己每天跑出去,晚上跑回来睡觉,跟别的猫很不一样,竟然认了我的家。

    我买了个大猫爬架,一个猫窝,它晚上回来就在架子上闹腾,偶尔带回来别的小伙伴一起吃吃猫粮。

    一礼拜后的周末,白于又被我“请”了过来,绕着兀自打滚的两只辣条和小伙伴沉迷的看了一晚上。

    我受不了他的猫奴属性,强行把他拖回房间啪啪啪。

    第二日清晨他起了,第一件事是跑去客厅看辣条。

    我感觉失宠了。

    幸好辣条已经不知道跑去哪儿了,我换了水倒了猫粮,把面瘫但是周身明显笼罩着失落氛围的某人领去吃早饭。

    吃完早饭把他压在沙发上亲了一会儿,亲出一小片菜叶。

    (=_=)

    他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33

    “我朋友说我变了。”

    我摸着他的背脊,突出的脊椎。

    “说我以前就像个大冰块…现在也开始和别人开玩笑了。”

    我“嗯”了一声。

    白于趴在床上,下半身掩在被子里,上半身散落着一些刚刚被我吸吮出的吻痕。

    他侧过身看着我。

    “所以一开始你为什么要强…强迫我?”

    “我等不及了。”

    我摸摸他的脸。

    他嗤笑一声,“结果现在我不仅没有把你揍死,反而…”

    “反而?”

    他却不再说了。

    我也缩进被子里,抱住他,舔他的下巴、鼻尖和耳朵。

    口水的声音湿哒哒的。

    他痒的受不了,晃了晃头,把嘴唇亲自送上来。

    34

    他搬了过来。

    两个男人一只猫,基佬标配。

    开发了很多新姿势新道具,很爽。前两天我看到一个帖子推荐的绑缚绳,好像很好看的样子,什么时候我去买一一

    │    、

    ↑被强行终止的与今的日记。

    35

    真好。

    36

    我叫白于。

    我是个gay,1号,被掰弯的那种。

    我们班的班长是个个子高大不苟言笑的人,但是他长得真的很帅,有点混血儿的感觉,比起明星来也毫不逊色。

    我纯粹对他的脸有隐约好感,可是看这身材他绝对不可能做0,再说他的生活中也没有任何迹象能体现他的性向,久而久之我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在厕所里强暴了我,并且以照片要挟我和他来了一次又一次…

    刚开始我愤怒的恨不得杀了他,可是逐渐我又发现他挺有意思的。

    还有就是,他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