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5

色慵懒。

  “这是秀秀喜欢的口味吧,怎么突然支开她?”越玥笑着问霍绪,神色里净是了然。

  “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好像从来没看到过你主动要求什么东西,你很喜欢沈寂?”

  “这么直接,好想否认啊……”

  “因为杨姨吗?”霍绪淡淡的问道。

  越玥低头没说话,良久才回答“自从我爸离婚以后,我很久没看到我妈笑的那么好看了,好像突然回到了我小时候,沈叔叔……他其实就是我想象中爸爸的样子,我不想破坏这种关系……”

  “那你呢?”霍绪眼角瞄到远处一抹修长的身影,心中一动,伸手拂过越玥的头顶。“别动,有落叶……”越玥心里一突,后背仿佛察觉到了一丝炙热的视线,她刚想回头看又被霍绪拉住。

  “你又在弄什么?”

  良久察觉到那人走开了,霍绪才把手从越玥头上放下来。

  霍绪笑的一脸狡黠,透着一股子坏男孩的魅力“我觉得,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说的了算的,先试试吧!明天看看结果!先去上课吧”

  远处蓝秀蹦蹦跳跳的走过来,霍绪走上前去抽出她手中的奶茶抱怨道:“你又偷喝了……”

  蓝秀一脸得意咬住吸管……

  看着前面打打闹闹的两人,越玥低头笑了笑,阳光下仿佛一朵雪地中初绽的新荷,惹得路过的人不断回望……:(修改了一点细节,和排版。昨晚睡前澎湃的灵感又死了,绝望)热血沸腾的想码吃醋啊啊啊啊啊!要上班,冷漠脸。

  同志们我觉得最迟最迟这周一定能上肉,没肉我砍键盘(泥垢)尝试一下用配角推动剧情,希望大家喜欢他们

  第4章:愿逐月华流照君

  第4章:愿逐月华流照君(改个章节名,意思和下面的一样其实。)下午没过多久天色就渐渐暗沉,光线逐渐黯淡,不一会就下起了鹅毛大雪,连绵不绝的雪花渐渐覆盖了灰暗的枝桠,地面上也染上了一层洁白。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太过慌张,都没来得及带伞,想到上午沈寂过来说的话越玥坐在位置上越发慢吞吞的收拾这课本,她一点也不想面对沈寂,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

  蓝秀跟霍绪使了个眼色一起笑着和越玥告别,雪越下越大,大家都加快了速度离开。因为越玥的磨蹭,没多久就只有她一个人还留在教室里。

  沈寂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即使在昏暗的教室依旧显得格外显眼的越玥,宽大的校服衬的她越发娇小,漆黑的秀发柔顺的扎成两边,依偎在少女的胸前,白晢的肌肤好像会发光一样。  虽然下巴还带着一丝婴儿肥但是沉静的气质却平添几分成熟,无疑是正处于一个少女最美好的年纪。

  沈寂呼吸微微一乱,垂下眼睫很快就稳住眼底汹涌的情绪了。对着里面的少女喊道:“玥玥,我们该回家了!”

  越玥顿了一下,才转身提起包向沈寂走来。

  沈寂眨了下眼睫,就看到越玥一步一步从黯淡的教室中走出来,越发的鲜活,越发的靠近自己。沈寂感觉时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世界的颜色逐渐黯淡,只有那一抹身影越发的鲜亮起来,一时竟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哥哥,我们走吧!”

  越玥的那一句“哥哥”打碎了沈寂的梦境,沈寂蓦然惊醒,有些狼狈的别过脸走在前面。

  这一瞬间他突然很想问越玥,中午和她坐在一起的男生是谁?那天早上站在他课桌前拿走的是什么?餐厅见面的时候那个眼神的含义?

  开口的瞬间却又莫名的觉得问不出口。

  如果问出口的答应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么这些问题又好像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让这些问题全部都必须指向那个想要的答案。

  仿佛有一团火在胸中燃烧,将沈寂烧的发烫。

  沈寂顺势走到走廊外看着满天飞扬的雪,撑开了手中的伞,将一旁的少女纳入自己的领地。

  两人并肩走在伞下,原先的脚印已经被覆盖,踩在绵软的白雪上发出“吱呀”的声音。不时有轻雪飘落在深蓝的伞面上,发出细微的声响。

  伞面不是很大,越玥和沈寂贴的很近,这几乎是认识沈寂以来彼此靠的最近的一次,两个人没有挨到一处,却又好像贴的及近。和蓝秀靠过来的感觉不一样的,和霍绪走近的感觉也不一样,和任何一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原本冷清的松木香味被沈寂透过衣服传来的温度烘的带着一丝暖意,淡淡的飘到越玥身边,越玥只感觉整个人都被沈寂的气息包围,旁边的沈寂有种强烈的存在感让人无法忽视。虽然是同样的沐浴露但是到了自己身上,味道却又好像截然不同。

  越玥抬头看了一眼身边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淡漠的唇角看上去冷漠又锋利,好像全世界没有什么值的他微笑。

  但是这个人,是我喜欢的人。

  走在他的身边,就算什么都不做,心里也好像涨的满满的。虽然伞外面飘着大雪,但是心里却开满了欢喜的花。

  越玥在心里默默的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晚间,和母亲、沈叔叔以及沈寂一起吃过晚饭,越玥就以复习为名回到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