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8


  越玥无力的半躺在课桌上,被沈寂撞的不断后退,嘴里不断的发出破碎缠绵的呻吟,将身上的人引诱成了兽,全凭本能的支配着身体,让他撞击的力道越来越大。

  沈寂越是用力,花穴中就越是收紧,每一次挺进都要穿过层层叠叠的阻碍,撞到花壶深处,每一次的退出都被花穴绞的几欲中出。

  “玥玥……哈……”沈寂把少女整齐的上衣和bar全部推上去,雪白的软丘上一点粉红,全部暴露在空气中。他低头就含住了那抹柔嫩的浅粉。

  舌尖打着转的在樱果上舔弄,然后大口大口的含弄着软丘,仿佛要把这青涩的软丘全部纳入口中,口中的津液让软丘上泛着水光,被男人大力的动作吸成各种形状。

  月光洒在少女几近赤裸的胴体上,泛起了淡淡的银辉。几乎要迷花了沈寂的眼,让他心里的兽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肉棒在花穴中猛烈的抽插着,几乎把少女的下身要撞破一样,溢出的花液被                                这快速的动作打成白沫,沾染在两人连接的地方。

  少女整个人就像一天翻起的鱼,下体被放肆的抽插着,而上身也被肆意的玩弄。她举起手握成拳头用手背抵住自己的唇,不让呻吟溢出。

  桃花般的面容上一片潮红,眼睛泌出点点晶莹,无力的承受着男人的动作的身体上也泛起了阵阵粉色,更加激起了沈寂的心中的欲望。

  他含住乳尖往上拉扯,空气中发出响亮的“啵”的一声。软丘被他拉成椭圆,直到受不了这样的力道脱离了他湿热的唇弹回原地,在空气中一圈圈不安的荡漾。

  少女的双腿被他几乎撞成一字马,雪白的软丘在月光下晃悠着,樱果直直的挺立在空气中,腰间被他握住,不许身下的少女有丝毫后退全身心的跟随着自己耕耘的步伐。

  看着少女平坦的小腹上,肉棒不断的在少女的花穴抽插起起伏伏的将她的小腹顶出一个肉棒进出的轮廓,他的眼神越发的炙热……他飞快的抱起课桌上瘫软的少女,下身从湿热的蜜穴里退出,惹来少女不满的娇嗔。沈寂迅速将少女翻过身,让她双手抵在课桌边上,雪白的蜜臀高高翘起,沈寂从少女的身后再次把肉棒凶猛的撞进花穴深处,下身的囊袋撞击在柔软的臀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蜜臀被撞出一阵阵涟漪。

  少女雪白的脊背上蝴蝶骨线条优美,展翅欲飞,沈寂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一只起飞的蝴蝶,囚禁在掌心,让她的美丽只为他一人而绽放。

  这个娇小的女儿身下那个神秘的地方正包容着他全部的欲望,沈寂的眼角染上一抹红色,在花穴的不断收缩下原本就涨大的肉棒已经要控制不住精关了。

  他想让这个他唯一喜欢的,爱着的女孩,为他呻吟,为他沉沦,在他的面前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就连月色在此刻都褪去了光泽,沈寂迷乱的眼中只剩下了少女一个人在濯濯生辉。

  沈寂用力的顶了一下把肉棒埋入少女的花壶深处,撞的少女连连尖叫出声,用力抱住身下的少女,仿佛要把她搂进自己的身体之中一样,才满足的松开了精关把炙热的精子全部撒进她的身体里面,把她全身都烙印上自己的气息,子宫灌满自己的精液,让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都属于自己。

  越玥整个人被烫的连连颤抖了起来,嘴里发出微弱的呻吟,沈寂的喘息也越发的急促,精液已经把少女的子宫全部灌满。他喃喃道:“哈…我的玥玥…你永远……都是我的……啊嗯……”

  一直没有说话的少女瘫软的趴在课桌上,花穴不断的缩紧收缴着肉棒的每一丝存货,她轻声的回应着身上的人:  “嗯……啊……我是你的…嗯…我的……哥哥……”

  哥哥!

  哥哥!!

  哥哥!!!

  躺在床上的沈寂猛的睁开眼睛,就像被重锤当面直击了一样,胸口急速的喘息着。

  眼前是纯白的天花板,上面挂着浅蓝色的吊灯。昏暗的光线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让整个房间都显得更加昏暗……门口的敲击声还在回响,伴随着魂牵梦绕的女声一起。接、待、②7-6/9-9*4/8/3*7=2

  越玥有些疑惑的追问着:“哥哥,你起来了吗?我们要迟到了……”

  和梦中的声音如出一辙,沈寂的瞳孔下意识的放大,下身熟悉的勃起和陌生的湿腻感让沈寂脑子一瞬空白。

  直到越玥再次叫起了他的,沈寂才回过神回答越玥。

  “我马上起来……”话刚出口,沈寂自己都被自己低哑的嗓音吓了一跳。但是要命的人还站在门外,他闭上眼几乎能完美的想象出她站在门口的样子,她的姿势,她的头发,她疑惑的眼神,她微启的樱唇,她精致的锁骨,她白晢滑腻的肌肤,她绵软的圆丘……可恶!梦里少女赤裸胴体和乖巧的姿态,自己在她身上不断抽插的场景不断的冲击着沈寂的神经。

  门口的少女还在疑惑的追问:“你感冒了吗?声音好奇怪啊,我去给你拿药吧……”

  “不用,我马上起来……你先下去吧……”沈寂一边回应越玥一边想要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画面。

  直到细碎的脚步声渐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