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1

片狼藉。而上面的少女还在承受着这欢愉的折磨,身上的人不知疲倦的在她身上耕耘。

  沈寂的囊袋不断收缩,肉棒越发的坚硬起来,很明显沈寂就要射出来了,但是他就是紧扣精关,不肯放过越玥。

  花穴里饱涨到酸痛的感觉,让越玥的呻吟越发的婉转,终于在越玥的苦苦哀求下,沈寂一个挺身抱住身下的越玥,把肉棒埋入花壶深处,顶着那块软肉,两人耻骨相贴再没有一丝缝隙,就连囊袋也紧紧的挨着花穴周围好像要强行挤进去一般。

  沈寂也到了临界点,终于放开精关,一股热流冲向花壶顶处的那块软肉,炙热的白灼猛的射出,越玥几乎觉得那肉棒上包裹的薄膜都要融化在她的身体里面了。那块软肉即使隔着那层薄膜也被烫的一阵哆嗦,一股春潮从越玥的身体深处涌出来,不断的冲刷着肉棒,两厢冲击,两个人一起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沈寂的肉棒在花穴里不断跳动,花穴也配合着不断的蠕动起来。精液足足射了十多次,肉棒才稍稍开始疲软起来。

  良久,两人才从着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大量的白灼将包裹着肉棒的薄膜上方顶出一个大块,随着肉棒缓慢的退出花穴,滚烫的白灼还在隔着薄膜刺激着敏感的花壁。

  “啵”的一声,肉棒彻底的离开了花穴,花穴迅速的收拢,但是被猛烈抽插的穴口早就已经合不上了,红肿的花壁轻微外翻,不断有春潮从穴口溢出,将花穴妆点的越发晶莹。穴口还可怜兮兮的轻微抽搐着,仿佛要挽留什么……沈寂的肉棒虽然已经疲软还是硕大的一根,上面的薄膜已经变的湿滑不堪。他随手一扯,把裹着一大团白灼的套子丢开,从一边继续挑出一个标着“颗粒”的套子。

  “唔……嗯~”还没反应过来,越玥就被沈寂抓着翻过身,整个人半趴在沙发上,双手半撑在上面,雪峰倒立成尖笋的模样,在空气中晃晃悠悠的。

  挺翘的臀部被抓住,高高翘起迎合着身后人的动作,刚刚歇下来花穴被插了个措手不及,肉壁还来不及阻止肉棒就撞进了花壶深处,薄膜上细细粒粒的颗粒摩擦着敏感的花壁,昂扬的肉棒把花壶上的那块软肉撞的一阵酸软。

  刚刚才高潮过的花穴被这么一阵折磨,顿时又一次的泄了出来,越玥双腿一软要不是臀部被沈寂牢牢抓住,整个人就要摔在地上了。但是双手显然无力支撑,上半身趴在沙发上,绵软的雪峰被压的一团,坚硬的乳尖抵着粗糙的沙发布上。

  “呜……刚刚……刚刚才……嗯啊……”越玥发出抗议的呻吟,娇软的声音不但没有激起沈寂的愧疚,反而让沈寂开始抽插了起来。

  “有五个口味哦,总要都试一试的……才知道……哈……”沈寂用力的抽出全部的肉棒再狠狠的撞进去   “你……喜欢……哈……哪一种!我说了……不要后悔哦,我的玥玥!”

  沈寂激烈的在花穴里抽插,几乎都是整根退出再整个没入的。薄膜上的小颗粒给玥玥带来了巨大的困扰,后入的体位本来就要更深一些,花壁被层层叠叠的按摩过,不断有敏感带被发掘出来,然后被肉棒狠狠擦过。

  或者说遇到沈寂,越玥的全身都是敏感点。

  越玥被撞击的几乎无法思考,后背几乎弯成一张弓,腿尖绷直了才能踩到沈寂的鞋。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索求,随着他的撞击,越玥的雪峰被粗糙的沙发布狠狠的擦过,本来就敏感的乳尖在着无休止的来回摩擦中越来越坚硬,也越来越生疼。

  “啊……阿寂…呜…胸…嗯…胸好疼……啊~”越玥委委屈屈的抱怨被沈寂的肉棒冲击的不成句子。

  但是沈寂还是听到了,他顿了一下,拉起越玥的手肘往后。越玥整个人背对着沈寂半悬在空中,花穴中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快感不断的累积,如电流般迅速的蔓延到四肢百骸。越玥已经放弃思考,失去了对时间的意识,嘴里胡乱的呻吟着,只随着沈寂的动作而动,全身的神经都集中到了下身。

  不知过了多久,沈寂低吼一声扣住越玥的不盈一握的腰,再一次的释放了出来。感受着炙热的力量,越玥脸色潮红一片,眼角忍不住泌出了一滴晶莹。

  沈寂的肉棒缓缓退出花穴,身后不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越玥实在没有力气去看。半跪在沙发上,无力的趴着。

  随后背上贴了一个炙热的身躯,沈寂已经和越玥一样,浑身赤裸。他光滑的胸膛紧紧的贴着越玥的肌肤细腻的背,听着他激烈的心跳渐渐放缓,越玥心里也跟着一阵悸动。

  沈寂抱起越玥放到沙发上,然后自己也覆了上来。两人赤裸的身躯紧紧相依,越玥伸出疲惫的手抱住他。

  她能感觉到两个心跳,一个在右边是他的,一个在右边是他的,激烈的心跳声渐渐重叠成一致,两个人好像从两个残缺的半圆融为一体。

  沈寂轻轻的吻在越玥的眉间,这个吻不带一丝情欲,缠绵又温柔。轻的像春天拂过的微风,又或者是蝴蝶轻煽的蝶翼,落下的花瓣,落日的余晖。

  越玥觉得从骨子里泛出一阵安逸,沈寂的吻还在不断的落下,从脸颊鼻尖再在唇瓣上流连忘返,轻舔着前面因为激烈的情事而咬出来的牙印。

  然后继续向下,修长的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