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

?內容簡介
林西:我骗了你很多。
俞修诚:你开心就好。

1V1現代甜文


1.馋了
夜昙会所的营业时间是从晚八点到早七点,但一般要求那群陪酒的小姐们七点就得到场化妆。
林西到得有点晚,推门而入的时候其余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一个个专心致志地描眉画眼,化妆台的灯开得通亮,照得镜子
里一张张花儿似的面容明艳动人。
“哎贝啊,你说这人傍上了大腿就是不一样啊,我们都得提早到,可怜巴巴地在门口候着,人家都可以把这当自个儿家
了,想几点来几点来。”
说话的女孩花名叫酒酒,是这里每月的营业额天花板。林西对这样带刺的酸词儿免疫得很彻底,她面不改色地带上门然后
坐到属于自己的化妆台前,熟练地拉开抽屉拿出化妆品开始上妆。
“那可不嘛,不过……”花名叫贝贝的女孩嘲弄地勾起唇角。
化妆间地方不大,充其量二十来平,十几二十个小姐都得挤在这化妆,平日里就化妆台的争夺都能闹上好一阵,此刻却安
静得仿若空无一人。
“我要抱上那么一条大腿我也想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来。”
这话一出,鸦雀无声的化妆间立刻响起几声讥诮的笑声。
“你倒是想得美,有人家骚吗就敢肖想大腿了?”
“就是,你穿白裙子有人家那味儿吗,也不看看人家才来几天啊就攀上了那么大个金主。”
“都说这俞修诚手腕狠辣老谋深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啊……而且说实在的,这年头还能被一条白裙子俘获的单纯金主可真
是不多了!”
“在吵什么?”
最终还是刘经理推开门平息了这一屋子愈发浓重的酸味儿。
刘经理视线在化妆间里扫了一圈,落在坐在最角落面无表情地用手指点着嘴唇晕染唇膏的林西身上:“俞修诚来了,你快
点。”
林西点点头,随手扯了一张纸巾把手上多余的红色擦掉,然后站起身看了一眼门口的刘经理:“好,我换件衣服就来。”
声音偏低,拥有这个年纪女孩子不常见的醇厚感。
刘经理站在门口,莫名被她嘴唇上的红晃了一下,硬是顿了两秒直到她拉上换衣间的帘子都还没挪开眼,回过神来的时候
对上酒酒似笑非笑的嘲弄神情,登时微恼:“看什么看,化你的妆!”
林西还是换上了她最常穿的白色连衣裙,不为其他,只是俞修诚喜欢。
会所内所有可见的区域都铺着价格昂贵的驼毛地毯,将鞋跟本应敲击大理石地板的声音隐匿得很干净。她走到熟悉的门
前,门口的侍者帮她打开门,萦绕整个房间的交响乐声便一下如同拍打礁石的海浪一般准准地打在林西的鼓膜上。
是贝多芬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
俞修诚应该刚来一会儿,因为整个曲目还在第一乐章前的引子部分。林西缓步进入房间,看着沙发上正闭目养神的男人轻
唤一声:“俞先生。”
男人西装穿得整齐,颜色是最肃穆的黑,包裹着那一副精壮的肉体,隐隐窥见那一点点线条的起伏已经是最致命的勾引。
“嗯。”
对上俞修诚那双锐利鹰眸,压迫感同时降临。林西弯起嘴角坐到他身边,白裙的收腰恰到好处,纤腰如同白玫瑰的花茎一
般不盈一握。
“等很久了?”
林西歪了歪头笑意渐深,手像是刚刚被风带着离蕊的花瓣轻柔无声地落在俞修诚的腿上。
她皮肤很白,是属于那种瓷一样的冷白色,俞修诚把她的手抓着托在掌心,就像是对待一个瓷制的小物件儿一般把玩起
来。
林西将脚上的高跟鞋剥落后踢开,整个人蜷进沙发里软在男人身旁,然后趁男人打开手掌的瞬间将自己的手指滑入男人的
指缝间。
俞修诚并不讨厌她这样小小的不规矩,只斜眸淡淡睨了她一眼:“馋了?”
怀里的人扭了扭腰,另一只手已经落在他胯间的隆起上,笑得唇红齿白,媚眼如丝。
“嗯,馋了。”
*
新书刚开,珍珠满百加更,期待各位的支持。

2.想吃
她今天把头发盘起来了,露出细长而优雅的天鹅颈。白裙两条细细的吊带勾着她的直角肩,胸开得低,一双清瘦锁骨下却
是丰满的深壑。
裙子布料偏薄偏透,虽然林西已经选择了和裙子同一色系的内衣,不过并不需要怎么仔细看也能看见被裙子包裹住的白色
蕾丝花纹。
胸前的饱满影影绰绰,像是被人用水在画纸上勾勒出来的线条。俞修诚双眸睨着她,就看见女人像一只乖顺的小白猫一样
伏下身趴在他的腿上,手指拨弄着他胯间的金属拉链扣。
“可以吃吗?”
语气也像极了讨食的小宠物。
“吃吧。”
他如同恩赐般开口,林西又笑开,手握着他半勃的茎身来回撸了两下才缓缓地将那根柱状物从愈发不合尺寸的小笼子里接
了出来。
那东西生得粗壮而狰狞,被她玉琢似的手握在掌心显得更是仿佛生了气般的猩红,顶端的马眼翕动,好像肉食动物长满獠
牙的口,林西一靠近便将灼热的吐息带着肉与血的腥气喷吐在她的脸上。
她张开嘴将肉食动物的头部含入,舌尖搔刮舔舐,男人则是将身体放松下来,完全把后背交给了真皮制的柔软沙发。
环绕的交响乐至此终于进入第一乐章,低音木管乐器奏响的同时林西的手也滑入了男人的双腿根部,来回摩挲几下如同恰
到好处的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