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

呼,随即托住了那一双与肉刃尺寸十分匹配的巨大囊袋。
不同于肉刃的猩红高调,俞修诚的阴囊颜色发暗,被耻毛包裹其中如同匍匐丛林伺机而动的黑豹。林西乘着乐曲音区上升
的海浪一般一遍一遍地吞吐着口中膨胀的硬物,唇舌舔舐茎身摩擦唾液发出令人鼓膜发燥的滑腻声响,偶尔一个看似情不自禁
的深喉利用喉咙口的括约肌企图绞杀——
腰部轻麻的瞬间俞修诚的手已然覆上她的后脑,手指滑入她的发间收紧,林西被刚才那一下插得眼眶浮上一层生理性泪
水,泛着让人看着都无比怜爱的微红。
“干嘛,你都小半个月没来看我了,还不许我含的深一点表达一下思念?”
是嗔怪的语气,却又娇媚无比。林西抬手揩了一下眼角的泪,身体依旧保持着匍匐的姿态趴在男人腿上,只能挑眉抬眼看
他。
俞修诚不答,原本拎着她头发的手却一松,用拇指擦了一把她下唇没来得及舔舐干净的唾液。
林西的唇膏就这么被顺着唇线拉开,在冷白的皮肤上形成一道妖冶的红——明明应该是狼狈的,看上去更多的却是一种难
以形容的野性。
“接着舔。”
依旧是俞修诚式的命令口吻,唯一不同的是与刚才相比,好像铺上了一层暗色的沙哑。
“遵命。”
林西又笑着抖了个小小的机灵,然后再一次张嘴将男人的阴茎整根含入。
他真的太长了,长到林西每次深喉的时候都知道其实她并没有完全把他含进去,哪怕他的龟头已经顶在了嗓子眼儿,外面
也始终还是有一段含不住。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林西就会用手再辅助一下。
交响曲正式进入到第二乐章的同时林西也用拇指与食指环住了男人滚烫的根,这里的血管是最为粗壮,同时也是最受不了
这一套的。
果然,林西的手刚环稳男人的根茎,俞修诚的手就再一次扣住了她的后脑。
然后下一秒,用来固定的夹子落了地,女人一头墨黑的青丝一下铺散开来,遮住她泛红的媚眼。林西来不及用手把凌乱的
发别到耳后,就被男人带领着吞吐了起来。
她只得用另外一只手扶住俞修诚的腿,不让自己的身体狼狈地侧歪过去。
环绕的弦乐声部齐奏,情绪逐渐激昂,林西的喉咙被俞修诚的龟头一下一下地顶着撞着,恍惚间与这一室交响乐声产生出
一种奇妙的参与感。
所谓高雅与所谓低俗,在这个时间点已经模糊了分界线。
深入口腔直抵喉咙的龟头微微一抖,看着好似精关快要失守,可林西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俞修诚的兴致才真正被点燃。
他要干她了。
*
还有人记得林西之前是卖茶的 感动。
不过人设和剧情都重新设计了,只有最骨干的部分没变。
就当做一本新的书看吧。
3.干她
林西对于俞修诚身体信号的一些掌控其实大部分是出于本能,就像是草原的草食动物对肉食动物的捕猎习惯总是了如指
掌。她在俞修诚手再次发力之前先吐出他的阴茎,似乎因为舔得太过津津有味,舌尖还很过分地与龟头拉出一道细细的水线。
俞修诚的眸色暗得与夜色无异,他看着林西被自己戏过分多的口水逗笑,直接握住她准备擦拭嘴角的手腕。
林西原本手撑在他的腿上已经半直起了身,结果俞修诚另一只手握住她的腰,身子往旁边一侧,便将她直接压在了身下。
干净利落,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男人大掌钻进裙摆下顺着大腿的滑腻线条上移,掌心与虎口的厚茧在皮肤上升腾起一阵酥麻的痒意,与终于进入第四乐章
谐谑气味十足的开头不谋而合。
粗壮的茎身挺入的瞬间,熟悉的饱胀感顺着尾椎迅速攀爬而上,林西被快感激着偏过头去,难耐地咬住下唇:“唔……轻一
点……”
点字落地尚未站稳,男人的大掌便如同一双钢筋铁臂般卡住了她的臀肉,节奏稳定而均匀地抽插起来。
肉与肉摩擦的那一点暧昧至极的窸窣声响被重新回到第一主题舒缓下来的乐曲稳稳地托住,快感与行进的乐声好像在这一
刻碰撞产生出些许奇妙的共鸣感。
“哈嗯……嗯……俞……俞先生……”
男人的龟头撞进深处,看似放肆起来的动作其实却是对性爱节奏更加稳固的掌控。身下的女人几乎没挨上几下就有点受不
住了,半眯着眼儿面颊上全是粉白的欲潮颜色。
“好深……”
声线轻软沙哑,媚而不淫,舌尖勾着那一点点轻不可闻的尾音,就好似恰到好处甜而不腻的红豆沙。
柔软且紧致的穴哆哆嗦嗦地含着他的性物,虽是非她本意但确实是充满谄媚讨好的味道。俞修诚一双黑眸依旧泛着冷色,
毫不犹豫地将性物往外抽拔,再一口气撞进深处。
他总是这样,凶,狠,哪怕在最意乱情迷的时候也保持着强到几乎变态程度的掌控欲。
不仅仅是对她,还有对整场性事的节奏,甚至是他身体中涌动的欲望,林西现在都怀疑包括刚才他侧身把她压在沙发上的
那个动作,都应该是完全在他掌控内的。
“哈嗯……嗯……不要这么……嗯啊……快……”
而林西和他完全相反。
她在床笫之事上更喜欢被动享受,喜欢身体和大脑都被快感支配,爽到头皮发麻浑身颤抖,什么事情也不用去想,只要高
潮就行了。
所以她还挺喜欢和俞修诚上床的,不需要动脑,只要乖乖地被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