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

支配就能爽,轻松愉快。
“回神。”
察觉到林西片刻走神的俞修诚冷声开口,圆硕的龟头近乎蛮横地挤开她最深处细小的缝隙,激得林西一下绷紧了后腰,就
那么直挺挺地高潮了出来。
她的脖子都跟着绷直了,微微后仰,雪白的贝齿死咬着红唇,一只手挡在眼前发出类似于呜咽的细碎呻吟。
爽死了。
4.真骚
俞修诚没打算给她太久缓神的时间,只等她穴口抖得稍微没那么厉害便再次插了进去,林西这次被插得身子微微一跳,险
些就又那么高潮了出来。
她红着眼睛瞪他,把凶悍和娇媚糅杂得极为自然,可一张口却又只剩淫言秽语:
“哈嗯……干嘛、干嘛呀……这么……呀啊……要死了……”
她确实是爽得不行了,这一眼媚得人腰眼发麻,俞修诚的眼底却依旧是一片清明冷色,他俯下身拉开她侧腰的系带,全靠
这一根带子固定的连衣裙立刻散得没了形状。
半杯内衣艰难地拢着林西那一双饱满圆乳,半杯之上的乳肉在男人的插顶下如同风中摇曳的百合一般晃动出无比无助的乳
波。俞修诚直接把碍事的东西推上林西的锁骨,却一碰未碰重新抱起了女人的臀。
“自己摸。”
这是对她走神的惩罚。
林西被操得手都有点发软,她抬眸泪眼汪汪地对上俞修诚的视线,明明那里冷得就像是不知被谁藏了一块儿雪山峰顶的
冰,可却让她的身体更加燥热起来。
她手偏小,奶又偏大,只能用手勉强托起自己的双乳,掌心覆上,手指夹住乳尖,正好露出樱红的尖儿准准地对着他。
“俞先生……唔嗯……”
半被操半自慰的方式有种别样的刺激感,给她一种快感好像能受自己控制的错觉,又在对上男人目光的时候产生一种自慰
的羞耻感。
“要死了……哈嗯……”
林西的股沟处全是她被俞修诚操出来的淫水,湿滑一片,就在说着要死了的时候深处又一下涌出一大包淫水,将男人的龟
头几乎泡在了那一腔淫肉的深处。
俞修诚每一次往外退都在逐渐变得艰难,女人的穴淫媚至极,让他不管多用力地操她,都始终距离肉体上的满足差那么一
点。
“真骚。”
他低低地骂了一声,房间的乐声在第四乐章结束后迎来了落幕,一切回归寂静的同时唯一能让林西分散注意力的媒介也没
有了。在这么一个时间点,她只能再一次全身心地沉浸到俞修诚赐予她的快感当中去。
林西要疯了,她简直爱极了这样大脑被快感支配无法思考的感觉,浑身难以自制地颤抖着,从喉咙深处不断挤出细碎的呜
鸣。
凌乱的发丝被她脸颊的薄汗打湿,贴在她的脸颊额角,十指在快感的作用下不断发力使得指尖陷入了两团高耸的雪白山丘
之中。
她脸上尽是泪,一袭白裙在看不见的地方已经被淫水湿透。下半身的穴被他操得泛了红,淫水也在快速的摩擦作用下浮出
了细白的泡——
但她看起来却像是流着泪的圣女。
俞修诚眼底的寒冰终于产生一丝裂痕。
事后,俞修诚直接进了房间一楼的洗手间整理衣物,而林西则是衣衫不整地在沙发上缓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
和俞修诚做爱爽归爽,累也是真的累,每一次做完林西都感觉自己好像比刚从健身房出来还要虚脱。
她懒懒地抽了两张纸简单擦了擦小腹上的精液,站起身准备去洗澡。
其实二楼还有一间独立卫浴,不过林西腿还软着,着实懒得上楼,就直接进了俞修诚刚进去的那一间。
俞修诚正好差不多了,正在用浴巾擦拭身体。林西边脱衣服边进门,胸罩内裤连衣裙掉了一路,余光却看向洗手台上亮起
的屏幕。
那是俞修诚的手机。
‘俞先生,已经查到了,明晚9点,C4酒吧。’
“在看什么?”
林西脚步微顿,男人的鹰眸便扫了过来,她笑着不紧不慢地拿起手机递了过去:“喏,你来短信了。”
等林西洗完澡的时候俞修诚已经走了。她换上侍者提前准备好的新衣服体体面面地回到化妆间,里面几个还没被客人点去
陪酒的女孩正围坐在一块儿聊天。
“明天我休息哎……”
“我明天也休息啊,不过现在感觉休息也不知道去做什么,没什么好玩的地方。”
“逛街啊!”
“逛腻了,而且最近我的客人都好穷啊,点起酒来扣扣搜搜的,提成一个月比一个越少,哪有钱买买买呀——”
林西听着,默不作声地在自己的化妆台前坐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新消息后才非常自然地接过话头:“我最近听说有
个酒吧挺好玩儿的……”
她很少和这群年纪小的同事聊天,话音刚落整个化妆间便陷入一片寂静。林西放下手机扭过身,笑意盈盈地对上几张意外
又不知所措的漂亮面孔。
“明天正好我也休息,想着去探探店,要不要一起?”
*
珍珠100的加更0点发。


5.教训
C4的位置选得很偏,纵使现在在城市里已经没有导航去不了的地方,林西带着俩女孩还是不免摸索了一下。
好不容易找到,林西进门前看了一眼时间,正好九点。
其实九点这个时间要说夜生活已经拉开序幕是有点早的,可酒吧里的人已经不少了,卡座基本全满,灯光与鼓点的节奏配
合得极好,让林西身边才刚满二十的小姑娘一下兴奋了起来。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