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5

糯的颗粒感。她说完顿了顿,第三次向俞修诚送上自己
双唇——
这一次俞修诚总算有了反应,他直接抬手先扣住林西的后脑,充满侵略性的吻顿时如同狂风骤雨般降临。
她聪明得过分,绕开了可能需要谎言去掩盖的部分,只说了可以实话实说的部分,让自己显得真诚且自然。
最高明的说谎技巧就是不说谎。
他的嘴里似有若无的有些伏特加的味道,两种气味混合在一起好像就连酒精也能产生一些化学反应。林西很快在俞修诚的
怀里软成了一滩水,乖顺地伏在他怀里轻轻喘息,饱满的胸口伴随着她的轻喘起伏,紧贴着男人的胸口。
“所以刚才是你让人救了我吗,那个男的太壮了……我当时还挺害怕的,还好有你。”
她声音很轻,就像是受到惊吓还未回过神来的小动物。俞修诚目光下视,正好对上女人闪烁未定的眸。
“别送我回家好不好,我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西胸口跳得很厉害,俞修诚的双眸就好像根本没有经历过刚才那片刻的温存,冰冷而锐利,像是月光下一
柄锋利的刀刃,纵使一动未动,让人只看着也禁不住为那凌冽的压迫感而胆寒。
他的手握着她的腰,拇指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的腰侧。
“你收留我一晚……好不好?”
7.高潮
像俞修诚这种人,林西时常觉得他就算是掏出一把枪来对准她的眉心都没有他沉默的时候恐怖。
至少掏枪那还是给个痛快,而他沉默时那种感觉更像是凌迟,既猜不透他此刻所想,也摸不着他之后所动,只让人自己在
这头紧张忐忑,仿若刀俎上被凝视的鱼肉。
“嗯。”
对于俞修诚而言,那是思忖的片刻之间,林西的酒却都快要醒干净了。
驾驶座的司机不需要俞修诚额外吩咐已经自觉地改变了车道,车在路口掉了个头开始往市中心的方向行驶。
时间无论早晚,市中心永远都是灯火通明。林西窝在俞修诚的怀里垂着头,就好像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人从后面抽出去了
似的,只偶尔抬头瞥一眼窗外的街景。
俞修诚住的地方是整个城市的中心,而属于他的这一套又是这中心的顶端。巨大的落地窗在这样一个夜里仿佛将这里捧上
了万里之外的宇宙星河之中,让人在踏入玄关的瞬间便迎来了一种轻微的失重感。
只是林西还没来得及去欣赏,就被后她一步进来的男人压在了玄关的装饰柜上,大掌发力紧握腰上,另一只手将她短裙裙
摆往上一推,内裤往下一扯便直直地顶了进去。
“呃嗯……”
没有任何前戏,男人庞大的硬物便撞进深处,疼痛与快感同时降临,林西咬住下唇的同时不自觉地拧起眉。
“翘起来。”男人松了她的腰,滚烫的掌心覆在臀部的雪肉上。
对于他的身高来说,林西还是娇小了些,此刻半趴着让俞修诚操起来并不那么顺利。
她一只手扶着柜子,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摸着小腹,缓解小穴过于饱胀带来的危机感,同时悄悄踮起脚尖将屁股翘起:“慢
点好不好……有点……哈啊……疼……”
疼字刚出口,她敏感而淫乱的身体已经万分自觉地释出了最天然的润滑液,那种疼痛迅速被稀释,再被男人滚烫硕大的头
撞得稀碎。
“哈啊……嗯……好深、好深啊……”
上一秒还好像带着一点似有若无哭腔的语气下一秒又被刷上一层欲望的媚色,那种明明享受却又不能承受的感觉着实是太
容易调动起男人骨子里潜藏的所有暴虐了。
玄关的顶灯早在觉察到有人进门的时候就自动亮了起来,灯光是与房主一样冷清的月牙白,这种银白的光格外贴合林西的
肤色,俞修诚垂眸看她被撞得一抖一抖的臀肉,白亮得让人眼球发胀。
他这次一上来速度就不低,力道极大,好像要把林西直接干死似的。林西扶着柜子的手死死地抓住了那一点点凸起的边
缘,在爆发性的快感中脑海中浮现的是惊涛骇浪的海面。
“哈嗯……啊啊……俞……哼嗯……”
她几乎不敢用力喘息,掌心紧贴着小腹能清楚地感觉到男人的肉刃就像一根被打磨过的药杵一样一次一次地下捣,捣得药
臼里所有的东西都粉身碎骨,也包括她从刚才开始就想说却一直没能找到机会掏出嗓子眼儿的求饶。
俞修诚似乎有些不快。
林西两条腿在这样狂风巨浪中踮着也差不多是风雨飘摇了,快感在受不住的边缘反复游走的同时两条腿是浑身上下抖得最
厉害的部位。
“俞……嗯啊……”
像这样高强度高刺激的性爱最大的困扰也许就是当你想和做爱的对象说累的时候,就已经直接被干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