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

内容简介
        彩虹、云霞、灯和你。
        
        固炮转真爱,双方被生活伤害最后互相开解的故事。
        tips:有剧情且占相当多篇幅,肉不是火辣型,更新不定,he。
        ?
        1V1现代甜文百合疗愈
        
        第一夜 陌生人
        初冬夜雨,方清樾被装进观光梯层层攀升,霓虹灯在身边环绕,脚下是华景城新世界广场全景,各色雨伞交织分流。她望了一会儿收回目光,只见小电视的促销广告正好映在玻璃壁上,沾着细蓬的雨,慢悠悠地滑下一道道水痕。
        夜色做涂银,方清樾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她带着全黑口罩,兜帽从头顶垂下来,背景左上方是闪着光的反写“11”。
        “11”变成“12”,失重抓紧头皮,接着脚下一顿,电梯门开,方清樾跟着这一小撮人汇入更庞大的人群。
        12楼是运动区,中间有个天井,下能望见11楼的溜冰场,上能看到13楼的玻璃地板。今天是周五,很多人挤着去13楼看电影。她被推着走,从直梯挤到步梯,站在指示标下愣了许久。
        “乐达健身房”五个白字,后面有一个贴心的斜箭头——提示前方右转。
        她深吸一口气。
        
        在寸土寸金的滨水,乐达健身房能占住其中最金的华景城拼的是大手笔。方清樾踏进门,正前方是灰黑的背板,木纹吧台大大方方摆在正中,她摘下口罩,目光从前台脸上转了转,投向来客登记表。
        “你好。”
        “美女想了解什么?”前台问。
        “……我来找人。”她听见自己轻声说,“我找岚岚。”
        “今天岚姐不带私教,这会儿大课快下了,您等一会?”
        “我能……”方清樾看向左手边的一排闸机。
        “可以,我让教练给您介绍一下咱健身房,”前台笑容不改,招招手,“吴哥,你带这位美女进去看看,找岚姐的。”
        “哎好。”
        旁边玩手机的小伙子应声站起来,胸前的挂牌一晃一晃,方清樾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教练员三个字。
        吴哥拿着卡一刷,闸机开了。
        
        人造革地板不断在脚下延伸,旁边单车房群魔乱舞,象是点了一截火柴头,沿着长蛇样的走道爆出火花。
        方清樾觉得自己在做梦。
        水吧供应饮料,几个披着校服的学生拿着特百惠水杯排队;瑜伽室垂下幔帘,从外窥得几道绰约身影;纹着青龙白虎的社会大哥吭呲吭呲撸铁;三五一群的姑娘在打乒乓球,有一个斜坐在台球桌上笑得东倒西歪。
        “I  wanna——”女高音在自顾自地唱。
        一排跑步机面朝落地窗,正对滨水夜景,远处江面荧荧,路灯沿着大江蜿蜒成一道长龙。
        她收回目光。
        
        “……”
        背景音火热,吴哥的嘴一张一合,方清樾没听清楚说的什么,不过没关系,她神色淡淡地点点头。
        “……您是岚姐的会员,我就不跟她抢客户了。”回过神倒是听见了吴哥下一句话,“现在正好有优惠,您有岚姐微信吧,让她把优惠券发您,可实惠了。”
        吴哥做惯了业务,说的话很妥帖,而且他的热情很容易进行下一个话题,但这次却碰到软钉子,方清樾听到微信两个字沉默许久才说:“有的。”
        她当然有微信。
        屋里热,应了这一声后感觉更热了,她拉开拉锁,撇下吴哥朝里走去。
        转弯就到了大操房,牌子下赘着个(A),至于这后面有多少个字母,乐达太大犹如迷宫,方清樾也懒得再一一探寻。
        因为不需要了。
        
        此时玻璃后站着一群人,为首那个站在台子上,露肩衫的背后撕成镂空,半遮半掩地露出雪白的背,随着弓腰扭胯能清晰看见脊骨和腰窝,她一撩头发,笑眼弯弯地扭头转身,单脚踩住激烈的乐声跃到台下,她抬高下巴,指着一个姑娘耸动肩膀,后者不甘示弱,上前一步斗起舞。
        方清樾不懂舞,她如同乱入深林,眼前的肢体线条迸射交织,手足腰胯积压着巨大力量,骨骼肌肉都充满动感和旋律——美的东西都极具感染力,眼前这是一个人的美,而她摇曳着舞步走向众生,肉眼所能看到的砰地一声,带沸了一屋子的姹紫嫣红。
        “岚姐的班都是老学员。”吴哥感叹,“他们玩得难度可高了。”
        “嗯。”
        方清樾越过玻璃,越过舞动的肢体,她看见正中央的那个人侧脸瞥来,眼妆艳丽,眼神朦朦胧胧,只是轻轻一掠,还带蜇人的。
        
        江澜脱下露肩衫,露出里面的运动内衣,脖颈和胳膊都湿漉漉的,她坐在台子边沿,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低头弓背显得有些颓唐。
        “岚姐,洗澡去呗。”最后一个学员脚都迈出去了,又探身招呼她。
        “你们先去咯。”
        “可别着凉啦,哎呦单车课也下了要跟我们抢澡堂,溜辽溜辽。”
        江澜嫌弃地摆摆手。
        那小学员又探头一句:“颓个锤子,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