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

坎过不去都有姐妹,晚上撸串不?”
        “撸个锤子。”
        “啧。”小学员一吐舌头,跑了。
        江澜就笑。
        她笑得很畅快,四仰八叉的,一不留神就把视线飞到玻璃外,这一看吓一跳——一个女孩正直勾勾盯着她。这还不算,这倒霉孩子在赤膊的丛林里裹着大衣,如同不合时节的傻帽,头发剪得很短,还剃了糟糕的鬓角,这都是减分项,尤其奶奶灰的发色——像极了某大V总结的《京都T图鉴》里面的精致小资T。
        只是精致小资T不会提着一兜……橘子?
        不是吧。
        江澜扯了扯嘴角,迈动长腿走上去敲敲玻璃。
        那孩子被吓了一跳,向后退了步,挨得近了江澜才发现在银发、卡其色大衣、橘子——这些斑斓的颜色中,她的眼睛是最好看的。
        沉沉郁郁的黑,足够冷静也足够专注。
        江澜心里有点数,拿起衣服出去,招呼吴哥帮她把音响搬走,她撩了撩头发:“找我的么,来,我们去茶室聊。”
        女孩点点头,跟在她身后保持一段距离。
        
        江澜去水吧点了两罐饮料,丢过去一罐,女孩接的手忙脚乱,她看着有趣,开着拉环笑道:“宝宝,你成年了吗?”
        这一句话轻飘飘地戳透了教练和学员的关系。
        饮料是热的,还是进口的红豆汤,方清樾认得上面的日文,捏着罐身有点生气:“24了。”
        “噢,分手了?”
        “……”方清樾神色一冷,“岚姐,约定俗成的东西,我认为你应该知道。”
        “好嘛,不问真实姓名,不问现实工作,总之互不干涉,看对眼了就成,之后绝不出现在对方生活里。哎不是,你听姐姐说……”
        “你看对眼了么?”
        女孩打断江澜的胡扯,她长着一张精致冷情的面孔,看似漫不经心地说着这样孟浪的话,江澜喝光了饮料,心道有意思。
        “成吧,只要不是分手后跑来‘堕落’,等着做一半给前任打电话哭就好。”江澜摇摇手指,制住女孩的反驳,“我还真见过。那你既然加我微信了,要求也都知道?”
        “单位每年的体检我给你拍过照。”女孩冷着脸像在背书,“HIV之前查过,没事,之后也并没有性生活,报告单刚才给你发过去了,你看一下。”
        这下轮到江澜惊讶了,本来以为光这一项要求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结果还有预先备好的,难不成她想错了,这倒霉孩子还是个老资格?
        “单身?”
        “是。”
        打量的目光让方清樾不太舒服,她解释说:“我今天愿意来,也是看到了岚姐的要求,我相信这是相互的,安全对彼此都好。”
        这是催她,江澜轻笑一声,拿出手机把自己的点过去。
        “虽然我不太钟意T,不过宝宝你真可爱。”
        说罢她披上大衣,搭着方清樾的肩膀把人往健身房外带。
        “吃饭了么,要不要吃个饭看个电影,放松一下?”
        “不了。”方清樾顿了一下,“还有,我不是T。”
        
        华景城13楼是个空中花园,玻璃走廊位于中央,走过去可直通电影院,两个人拐去另一侧,通过连桥前往对面的华景B座,接着乘电梯上行,到此就离开商场,朝商业住房去了。
        爱情宾馆在17层,江澜事先打听过,这家在健身房同事们中评价不错,所以她一早定下房。现在时间还早,电梯里就她们两个,严丝合缝的铜墙铁壁让空间逼仄,方清樾微微侧身,装作专注地看小电视的广告。
        江澜倚着旁边不再搭话,微信的提示音不停,她手指翻飞好像忙得很。
        不是个安分的人。方清樾再次评价。
        万幸等她踏进房间,又加了条评价兜底——也不是没品的人。
        微loft的设计,一楼有小客厅,二楼是床,在华景城这种地段一晚上价格不菲,至少是用了心的。
        她把橘子放在茶几上,抬头看见江澜露着的锁骨,想起来这位姐姐大衣里面只有一件运动背心,“你先去洗澡吧,不然会感冒。”
        江澜哦了一声。
        浴室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方清樾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很奇怪,在这紧要关头她竟然不再感到慌张,还品出一丝诡异的闲适,于是她一边剥橘子,一边打开电视。
        七点半新闻过后很多台是黄金档,还好今天星期五,有个频道在搞明星旅游真人秀,抛梗接梗都玩得顺畅,其中一对是最近新婚的明星妻妻,还是两个小辣椒,一路磨合让人啼笑皆非。
        气氛不错,方清樾放松身子,后背倚到沙发上,慢慢吃着橘子。
        
        江澜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这一幕,电视里都笑裂了,眼下这姑娘还一副温良恭谦让的样子,看见她热气腾腾走过来,还朝边上让了让,把手里剥好的橘子递给她。
        “渴么,吃个橘子吧。”
        这么说着,眼睛并没有挪开屏幕,电视里又是一阵爆笑,而小朋友只是扇扇睫毛,不为所动。
        江澜突然恶劣地想,她能不为所动到什么时候呢?
        “不是T,也愿意让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