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

灌下一大盒连花清瘟颗粒才好起来,上个周末母亲让她回家吃饭,她找借口拒了,这下好像除了工作室也没有什么能休憩的地方。于是她索性接下几个私活,让自己忙过了流感,一眨眼就忙到了下雪。
        是的,江澜的消息从锁屏跳出来的时候,工作室外正飘着鹅毛大雪。方清樾哈着手想,可能是寒冷让床伴想起了她。
        冬天才是人类的发情季节。
        
        “最近在忙什么?”
        江澜烧开水,递给她一杯。
        “工作吧。”
        这次轮到方清樾选房间,她选了家距离不远的商务酒店,空间安排没有爱情旅馆宽敞,挤一些,江澜坐过来两个人就挨在一起。
        “对啊,快年底就很忙,都没有歇过。”江澜抱怨,伸了个懒腰就软在靠背上。
        方清樾没有躲也没有搭话,她只聚精会神地削着梨,电视吵吵闹闹的,又是一款正热播的综艺。
        鸭梨山大,末了她分给江澜半个,两个人就懒洋洋地嚼着脆梨看电视。
        “我还当你喜欢橘子,其实是上门拜访拎着水果吗?”江澜笑她。
        “……因为空调开着,就很干。”
        “是很干,哎给我看看,宝宝你手还冻了。”
        江澜说话利落,动作更利落,不等方清樾反应就抓过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比了比,大拇指戳着手背上红肿的一块肉。
        方清樾缩了缩左手,唔了一声:“前段时间冷,没太注意。”
        “是冷,我刚来滨水的时候也是,就比较惨啊冻手冻脚,以前都有暖气,我就打电话给我妈哭。”
        “你不是滨水人?”
        “不是啊,来好久了,是不是口音都听不出了。”
        笑声歇了一会儿,旅游综艺的热度下降后,电视中正热播的是开民宿的明星真人秀,卖的五对cp里也有一对女女——合法之后为了热点,男男和女女的配对总是要多一些。
        “吴秀雅跟那个谁好像离了。”
        “周纹。”
        “嗯,不是出轨么。”江澜喝了口水,“法院判决还要扯皮一段时间,毕竟财产问题。”
        “合法带来了手术签名,也带来了婚内出轨。”她叹道,“还好没孩子。”
        方清樾抿抿唇,问:“岚姐,合法那一年你在干什么?”
        “我高中毕业,还参加了大游行,”江澜揶揄她,“你那时候还小吧?”
        “嗯,初中,游行队伍从我们学校过,我们趴窗户上看。”方清樾的目光落在地板上,“我们班主任哭了,我们就跟着哭。”
        “还算变好的吧。”
        “是。”
        两人并没有说哪里变好,怀旧的话题掐去了头,也抹去了尾。门内的综艺还在笑女明星做饭冒了一厨房的烟,江澜光脚踩上沙发,翻身跪起,把小朋友挤到一角。
        方清樾被挡住了,皱着眉想去看综艺里冒烟的厨房,她刚探头,就被女人的手指戳着腮帮转过来。
        她和女人对视,在那双藏着火焰的眸子里寻到了自己。
        “这才白天呢?”方清樾咬唇,目光窘迫地挪到一边。
        几米外是洁白的大床,床的另一侧是窗,白色的窗幔垂下来遮掩下雪天寡淡的光,星期六街道上的嘈杂隐隐入耳。
        “宝宝,你不能这样。”江澜分开双腿跨在她身上,漂亮的脸贴的足够近,悠悠道,“你上次睡得太早,都没把我搞舒服,懂么?”
        方清樾盯着她,脸颊有些红。
        “哦。”
        江澜用鼻音挤出丝笑,手指滑过女孩那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最终停在咬住的下唇上,摩挲道:“你身体素质不行呀宝,反正今天休息,你先,然后我们歇歇,我就——”
        剩下的黄色废料还没来得及倒,风情万种亦没展现十分之一,她就被捂住了嘴,并且看女孩子僵硬的脖颈,发紧的咽喉,好像要随时踹她下车。
        别害羞嘛。
        她也不再撑着双腿,干脆鸭子坐到方清樾大腿上,舌头舔过女孩的掌心,味蕾和鼻腔触到的是香皂味和梨子汁的甜味。
        方清樾猛地收回手。
        很好,也不像讨厌的样子。江澜擅长观察,她只要想,讨好人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于是女孩一向后退,她便探身上前,两人贴在一起,江澜撑着沙发背,蛊惑道:“你不是喜欢抱我么?”
        抱,真是最纯粹最低级的诱惑了,偏偏对小朋友特别管用,局促的青涩的神情渐渐柔和,郁郁沉沉的眼睛泛起水雾,然后双手慢慢环住她的腰,脸也钻过来赖在怀里。
        方清樾叹气。
        熨帖的,舒适的,怀念的……没有人探究它的意义。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雪,天转阴,楼下有小孩喊着下雪啦下雪啦,屋里只亮着一盏台灯,还有闪烁着的电视屏。
        “我们做吧。”江澜说。
        “不冷么?”
        “我不冷,你可以一会儿再脱。”
        方清樾应了一声,她直起身去拉女人的牛仔裤拉锁,才刚脱一点,女人的胯骨便朝她的手指蹭过来。急色鬼,她倒吸一口气,没好气地把人推到沙发上,拽着裤腿和内裤一起扯下来。
        江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