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5

外地朝她眨眨眼。
        方清樾分开女人的腿,压着人继续脱毛衣,两人被小沙发兜着,江澜的长腿无处借力,便紧紧夹着她的腰,空调依旧热气腾腾,门外是旅客拖着行李箱走过的隆隆声。
        “宝宝……嗯……”女人在她耳边娇喘,“我这不以为你是要玩受上位嘛……刚才体位蛮好的,我喜欢。”
        “……”
        啰嗦。
        方清樾含着她柔软的胸,江澜的胳膊向后伸,垂在褐色的沙发布上,脖颈仰着,乌发揉搓乱了。摸到下面,娇媚的身体没根吞入她的手指,水液环绕挤压,传出无数细泡沫的细碎声。
        气氛一擦即燃,听见声音方清樾如梦初醒,脸烧起来,似乎还有些不知所措。
        “……太快了?”
        “噗,挺好,继续啊……”江澜媚态百生,跟着她的手指律动,呻吟喘息间极尽挑逗,“宝宝……是你饿到我了。”
        这是什么糟糕用词?好吧,归根到底又怕什么呢。方清樾被床伴的直白打开了动作——她主动去摸索每一寸敏感点,卖力地攻着女人,她在上方晃动,看着女人流汗、尖叫、迷离、沉沦。两人从沙发滚去床上,在地上滴了几滴体液。其实熟悉起来节奏很好掌握,无非热浪落下她就推高,未落下便迭起,江澜的身体吞着她的两根手指,每次顶到指根,隔着指套都能摸到满手的滚烫滑腻,有马甲线的小腹胀着,很快又像戳破的气球,源源不断迸出热液。
        女人合不上腿,便顺着臀沟落到被单上。
        “还要吗?”第三次还是第四次,汗涔涔的方清樾俯视着江澜。
        “……喂,”江澜喘得喉咙发干,吞咽一口,“你……闷骚嘛?”
        方清樾便放开她。
        江澜双腿叠着撑起身子,长发倾了满背,欢愉过后她十分慵懒,但潜在阴影里缓了一会儿,又略显颓唐。她低头,柔软的颈和肩勾出十分漂亮的弧度,“你呀,压力这么大,既然有生理需求就好好正视它,对身体好。”
        “想要什么,哪样舒服、哪样难受——你害羞,但在我面前可以放松,”她披上浴袍,哑声说,“这是双向的,现阶段也是安全的——我又不会笑话你。”
        利益不相关,现实不关联,这样还不能释放出压力的话,也太苦了吧。
        女孩很疲累,听着她的话,注视着她。鹅毛大雪投进房间,细碎的影子刻入凌乱的床单被褥,凭空衬出寂寞。
        有几分释然,也有几分游离。
        “你是个好人。”女孩盯着雪影说。
        
        冬日的星期六足够长,两人等到外卖,吃饱喝足后,江澜才慢悠悠地攻起方清樾,在热汗和呻吟中给这一天画上个宾主尽欢的句号。
        方清樾也确实如女人所评价的那样,身体柔弱昏睡到天黑,直到江澜洗完澡要出门的时候惊醒她,她睡眼惺忪,听见了女人体贴的道别。
        “不过夜么?”
        “怎么,现在已经这么舍不得了呀宝宝。”
        “不,现在出去晚上很冷。”
        “呲,没办法,忙着挣钱嘛。”
        女人上前打开床头灯,帮她倒上一杯水,光亮中方清樾看见她化好妆容,美艳的就像一朵花。她开起小差,很不礼貌地揣测女人要去哪里,又以何谋生。
        “你嗓子哑了,小心别感冒。”女人叮嘱道。
        方清樾一愣。
        “岚姐,你之前说我、我不行,我不怎么样,你……”她拢着水杯,“为什么不换别人?”
        “宝啊,你知道这种关系很危险。”江澜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露出笑,“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让你吃苦头,我是好人,你是好人。”
        ——“谢天谢地,这就够了。”
        
        今日滨水市初雪,农历十一月初一,宜打扫忌远游。落雪白了房顶街道,白了那些屹立在此的百年建筑,唯独一条滨水纯黑,油轮发出汽笛声,在两岸悠扬传开。
        
        
        
        0003 第三夜 冬至
        方清樾穿过阴暗的客厅,这种感觉就像在幽深的水族馆中行走,咕嘟咕嘟的水灌进来,墙皮渗着水发酵,到处是石灰粉煮熟的味道。冬天的日光斜射,餐厅亮起一角,老电视闪着屏,却并没有声音,她顿了顿脚,推开书房的房门,看见父亲埋在书山里的秃顶。
        “爸,我把东西放下了。”
        “噢噢……天这么冷,冻坏了吧。”方老放下镊子,鼻梁上的眼镜滑下来,睁大眼看墙上的挂表,“才十点,现在年审这么好办了?”
        “嗯,步骤简化很多,开车过去挺快。”
        方清樾尽量表现得轻描淡写,她今天穿得少,来来去去裹了一身寒气,正巧父亲开了电暖和小太阳,真暖和啊,因为它们整个书房和水族馆划出楚河汉界。那些熟悉又陌生的书,碰掉漆的桌脚,还有父亲正修理的老表……都从姜黄色的博古架、实木书橱,还有咕噜咕噜冒热气的茶海中透出暖化人的热度。
        她一一观察它们,冷眼看着一系列奇妙的化学反应,温暖和洗衣液的香气混杂,最终化合而成“安定”“家”等等的意象。
        想到这,舒适瞬间变成了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