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0

的。”
        说罢江澜就躺进来,她侧着身去摸女孩的手。
        “我不敢……你家的隔音……”
        “噗这怎么了,我——”
        江澜没来得及把“我叫给你听”这句糟糕的话说出口,就被方清樾捂住了嘴。
        “好吧。”江澜歪着脖子挣开,她牵着手一路向下,拥住方清樾咬耳说,“进来。”
        于是又有什么填满了。
        被子拥抱着她们,她抱着她,手指深入女人最柔软的地方,女人攀着她,难耐又热烈地扭动腰肢,黑暗里喘息不断,潮湿打重了呼吸,夜露淋湿身体,锁上锁链,无边无际的情色张开大网……
        方清樾想起她挂在家里的那个红色袜子,想起独自一人布置的圣诞树,想起她在十九楼看到滨水的冬日雾霾,想起……
        “忍一忍别睡啊……”女人抓着她的手臂,加了一个冲力。
        方清樾配合着放快速度,她把脸埋在女人的脖颈,闷声说道:“谢谢。”
        “啊……说什么呢……嗯……?”
        笑声混着轻喘,江澜搂住她的脖子。
        ……
        
        一夜纵欲。
        
        方清樾再醒来看见洗漱间亮着灯,天还没亮,她前一秒还说着梦话,下一秒不得不回归酸痛的身体,哀叹一声拿出手机看:6:05。
        “你不睡一会儿吗?”江澜探出头逆着光问她。
        说不出来的神采奕奕。
        方清樾不由对自己的体力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我和你一起出门。”
        再怎么说也不能留在床伴家里。
        于是快散架的方清樾凭借顽强的毅力穿好衣服,刷完牙洗完脸,抢分多秒就怕耽误对方时间。
        “我送你去地铁站,回家好好休息。”
        早上的风很冷,江上来的风更是如凌似刀,方清樾乖乖坐进小绵羊后座,看着挡在前面的江澜,不由有几分恍惚。
        “今天起太早了,也没来得及给你准备早饭,一会儿在地铁口有个肯德基,不急的话吃一点,别忘了。”
        “你呢?”
        “我到地方再吃……唔,一直到元旦我可能都没空了,这之后再约行吗?”
        “可以的。”
        “宝宝你可真乖,下次有时间的话我请你看电影吧,听说综艺‘有间客栈’出特别篇了,你可能有兴趣?”
        “嗯,可是我觉得要扑。”
        “有什么关系,图个乐子,放松一点喔。”
        
        方清樾坐在六点半的肯德基里,落地窗外还是全黑,那些玻璃橱窗还喷着圣诞的样式,她抱着热腾腾的牛奶,静静地等来一个安定的早晨。
        
        
        
        0005 第五夜 有间客栈
        元旦放假三天,工作室没让星期六调休,方清樾就在家歇了四天,小长假啊,她感慨,也没心力去计划个短途游,自己兢兢业业加班做单,跨年还给下属发大红包。
        年是越过越快的,方清樾的生日在二月,几乎一眨眼就摸到二十五岁的门坎。年纪大了,她跨着年都能在沙发上睡着,昏昏醒来,新年的钟声早已敲过,满室灯火通明,某个歌手在唱口水歌。
        她翻了个身,没从沙发上起来。
        
        江澜一直消失到元旦后的那个周六,节日的喜庆冷却一阵,大家忙着抢回家的车票,方清樾在群里帮人加速,冷不丁跳出来一条消息。
        “看电影吗?”
        时间隔得有点久,也可能方清樾没把这个约定当回事,她反应很久才回答一声:“好啊。”
        
        两人相约去看电影。
        今年过年早,元旦新片潮刚过,其他片子在憋贺岁。当前电影院是欧美大片霸榜,幼儿片贺岁先行,其他几个三流被挤到犄角旮旯,于是国产竟然只有一个《有间客栈》能打。
        《有间客栈》是方清樾连续在看的一个综艺,每周周五晚上播出,周六上午重播,正好接档之前的大热综艺《旅行男女》,当然方清樾喜欢看大部分是因为播出时间——就算没有周末前的合家欢,也能安抚都市青年一周的疲倦。除此之外嘉宾有梗,制作组良心,也值得这档节目红遍大江南北,直到被粉丝捧上大荧幕。
        “不过怎么说都是加长综艺,不会太好。”方清樾对此不怎么期望。
        “年轻人别总是太苛刻。”江澜扫手机去取票,从屏幕上点大桶爆米花,“想浪费时间就要大方点嘛。”
        江澜状态要比上次好很多,她穿着毛绒绒的外套,挎着一个帆布手提包,混在一群学生里也不突兀,她从前台领来爆米花,一股脑塞到方清樾怀里。方清樾下意识观察她的脸,发现黑眼圈浅了很多,额角的痂也掉了。
        新年新气象,值得庆祝。
        方清樾跟着江澜朝3号厅挤,不管怎么说,和人群挨在一起总是快乐的,开播前几分钟,她稍有兴致地问:“岚姐之前看过吗?”
        “不多,也就两三期吧。”江澜抓爆米花吃,她扎着马尾,没法彻底塌在座位上,只能半坐着,懒洋洋地抱着羽绒服。
        “特别篇是去东北开分店,新地图看起来就跟新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