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1

了。”
        “我只认识SR团和韩若真、吕东然,她俩太逗了。”
        唯一的女女CP,还是跨国的那种,两个人团宠+谐星,不是烧厨房就是爬墙找猫,吵架全靠比划,方清樾点点头深有感触。
        灯灭了,荧幕亮起。
        
        片头就像美食短篇一样,在东北广袤的平原上太阳升起,新雪积起厚厚一层,少男少女起床忙碌,SR团的舞担郝凤麟捂得像个小熊,举着雪铲比了个耶,他身后两个男孩正挂着灯笼,镜头一转,吕东然叠好大花被,贴上了一个红彤彤的窗花,一切都在舒缓的纯音乐中进行,从打扫到清晨的第一缕炊烟,到出门采购回来的人群,每个戴着耳捂洋溢的笑脸,小桌上贪睡的猫咪,直到招牌挂起,屏幕出现写意字体——有间客栈。
        策划是懂的,冬天的人们最想看到什么呢,不是南岛温暖的海风,而是最寒冷时抱团的热度。
        方清樾舒了口气。
        之前五对cp,后来因为档期问题走了一对男女,为了凑人数节目组请特别嘉宾来当代理店长,店长也不是别人,正是身处离婚风波的吴秀雅。
        “录这个的时候还在打官司吧。”江澜看着提着慰问品推门进来的吴秀雅,“难为她了。”
        方清樾有些触动,转头看江澜的侧脸。
        电影还在慢悠悠地向前走,暖光和冷光交替闪烁,映着身侧人认真的面容。方清樾原本以为自己会像往常一样:在CP的狗粮中感到温暖,从住客的故事里感到安心,为九个人数钱过小日子的氛围所打动。也的确,无论是韩若真卖力学的大碴子东北话,郝凤麟洒水落冰,还是其他小鲜肉聚在一起包饺子,都足够让她觉得有意思、有热量。
        但最让她在意的是话最少的代理店长吴秀雅。
        吴秀雅是谁,是旧时代里一朵天然的花,三十年前她演纯真的小女孩一夜走红,后来童星上大学、出国留学,转型演反派,演被家暴女性,为平权奔走的企业精英,直到拿到影后,功成身就息影开公司。更是当年第一个响应大游行的女星。
        如今的明星已经很难复制上一代人特有的执拗和韧性了。
        她代表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时代。
        
        韩若真那个皮孩去房顶帮人拿干货,手套掉了一只,她也心大,等爬下来手都冻成萝卜了,手没抓住梯子还摔了一跤,小偶像进屋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薅着吕东然磕磕巴巴说:“然然,会不会,会不会冻掉啊。”
        吕东然帮她搓手,这时候吴秀雅从外面走进来,把丢了的那只皮手套放在桌上,然后拿出药箱,让皮孩一会儿自己涂药。
        
        “我小的时候是她的铁粉,”江澜突然说,“追着飞机赶行程,想长大之后嫁给她,我爸妈苦口婆心劝了很久。”
        “后来呢?”
        “这个起点太高了,后来我爸妈就觉得我能喜欢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也挺好了,总好过成为私生饭吧。”
        “很难想象,”方清樾盯着电影,四周都是黑的,没有对视让她很放松,她小声说,“我追过L女团。”
        “哦豁。”江澜语气一扬,“周纹,绿了我童年女神,拔剑吧!”
        方清樾脸红了。
        她当初为什么会喜欢周纹呢,喜欢元气,喜欢仗义,喜欢跳舞的时候迸发的激情?那她为什么不喜欢吴秀雅呢,年轻时不懂这份沉稳吗。她盯着大屏幕,四十多岁的影后保养得当,话少,从不仗着店长身份去指使别人,节目因此少了互撕热点。
        也对,撕起来那就不是吴秀雅了,她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按时睡觉,按时起床,偶尔下厨做饭,帮组员把队服晾干叠好,在二楼大客厅里置办晒衣架,方便大家晒被子。郝凤麟和女友闹别扭,大家累到叹气,她便带着一群熊孩子去隔壁雪乡滑雪,自己喝着咖啡做账。
        滑雪服五彩斑斓,一群年轻人在欢笑,平衡不好的连摔好几跤,偶像包袱早不知道丢哪去了,最后大家挤着吴秀雅拍照,多张颜艺硬塞进一张自拍:“老板越变越美丽,茄子!”
        吴老板最后露出倩丽的笑容,白雪美人,岁月总是给好看的人优待。
        方清樾只觉眼前模糊。
        最后节目组调侃他们花销不少,所幸利润勉强合格,将全部捐献给山区儿童。
        “祝贺各位小可爱顺利毕业!”
        “嘘——”八个人起哄。
        大家散伙饭围在一起吃地锅乱炖,韩若真抱来一条刚从江上打的冻鱼,大家笑嘻嘻地抹上锅饼,呼哧呼哧吃个滚圆,喝醉就抱在一起边笑边哭。
        结尾又是来来去去的快进,行李箱整理好,门锁锁上了,大家穿着大红袄围在一起拜年,都是属于青春的生机勃勃。
        “他们是很好的一群年轻人,工作努力,感情也单纯,这段时间给我一个大家庭的温暖。我不是一个精明的店长,赚到的钱也刚到合格线而已,只希望大家能过得开心。”幕后单独采访,吴秀雅穿了身红色卫衣,显得喜气洋洋的,“将来大家要继续加油,好好唱歌,好好跳舞,好好拍戏,好好恋爱,真的……谢谢你们。”
        他们都是新人,但从此名声鹊起了。
        吴老板双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