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3

就放假的时候缠我。”
        “亲哥?真好。”
        “从小嫌弃到大,现在都是中年油腻了。”江澜摊手说,“别羡慕啊,你是独生女么?”
        “……不,”方清樾梗了一下,小声说,“有个妹妹,已经上大学了。”
        父母离异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江澜看她勉强,摸出手机看了看,自然地把话题略过。
        “时间过的真快,你看今天二十四了诶。”
        “岚姐过年回家吗?”
        “不回去,太忙了,大年初二还有值班。”
        “过年我家里也忙。”
        “没关系,年后再约嘛。”
        
        老阁楼下车水马龙,楼前有条狭窄的过道,一侧是黑咕隆咚的雨棚。
        一楼二楼没亮灯,三楼的厨房正隆隆作响,只四楼的卧室亮着,窗纱后的光朦朦胧胧的。
        小道上老自行车丁丁零零颠过。
        
        室内,昏黄的灯光投影在窗帘上,窗帘新洗的,甩干留下的皱褶里投有两道人影。
        女孩紧紧握着她的肩,分开双腿跪在她身上,好紧,江澜摸进去,手指揉捏,一点点拓展深入,指尖被濡湿,水液流到指节聚成液滴。
        喘息声炙热而急促,偶尔从齿唇间溢出几声哼音,江澜将人抱在怀里,抚着女孩绷紧的肩背。
        若说对做爱这件事最心动的是什么,江澜想,那大概是这个时候的两个人就像婴儿一样,无所谓是谁,社会上的种种标签撕下来,痴缠带来负距离,由负距离汲取的微薄信任。
        女孩抬起身子,一点点朝她腿上坐下来,将佩戴式按摩棒慢慢纳入,她很小心,手心出着汗,眼睛看过来,漫起一层因隐忍而起的水雾。
        “疼吗?”
        女孩喘着气,赤裸的身体贴过来。尺寸让她有些皱眉,但涂了很多的润滑,动作很顺利。
        “……不……”
        她收紧腰腹,一上一下慢慢动起来。
        “别紧张。”江澜托住她的臀,低头吮在肩膀。
        “嗯……”
        女孩的肩头向里收了收,颈到肩绷着薄薄的肌肉,这和健身房的标准审美有偏差:匀称而没有肌肉感,白嫩到柔弱,蜜桃臀不存在,胸型不算大,但……挺起来很性感。
        江澜握住一边,从一侧滑到肋下,另一只手托住腰窝。女孩蹭着她下坐,脖子根到两颊被热意染红,头上扎的小辫解下来,凌乱的额发遮到眼睛。
        很美。江澜弯弯眼睛,手摸到女孩因为做爱而鼓起的小腹,坏心眼地继续向下摸索,“你喜欢小孩啊。”
        “是……有、有点……”
        方清樾弓着背,因为开口发出一声哽咽。
        江澜拨开她的头发,手指穿过鬓角不乖顺的发丝,拇指向下移,抹过女孩咬紧的唇。
        无端撩起些色情,江澜轻轻抿唇,显得有些薄情,她兜着方清樾,埋在颈侧,舌头描摹耳廓,尖牙轻刺耳垂。两人像盘绕的树,手掌抚过用力的腰肢,绷紧的小腹,还有颤栗的大腿。
        私密的,隐忍的,克制的,生涩的。
        动作从慢到快,快感积攒的越来越多,方清樾腿软的几乎撑不住,她搂着江澜的脖子,颤抖喘息,咬着手背呜咽着。
        “不……呜……”
        她无助又难耐,低哑的尾音马上就要咽下,又猝不及防地激出一声喊叫。
        ——江澜捏着她的臀,将人压下来,女孩坐在她腿间,按摩棒没根,大腿和臀瓣相撞发出啪啪的声响,女孩软软地靠在她肩上,任凭她扶着腰肢继续动作,私处的热液被堵回去,又随着抽出迸发,一丝丝顺着腿根滴到江澜身上,她来不及害羞,来不及思考,快感一簇簇一丛丛,从这放荡的姿势中无限生长,她数次被推上高潮,又被女人按着腰,朝更高处盘旋。
        “不行……嗯……唔……”她最后扒着江澜,含混着欲拒还迎,羞耻地哭出声。
        方清樾依稀听见女人说哭吧。她抽抽鼻子,抱紧女人赤裸的肩,在又一次下坐时,被长发埋着又激出一包泪。
        
        如此反复,一波三折,快感如烟花短逝,但也缠绕盘桓。
        
        “还好吗?”
        等耳朵终于恢复工作,方清樾已经瘫在女人怀里了,而对方十分温柔地抱着她,慈爱的就差狮子王举高高。触觉从酥麻回归,细长的手指正揉过侧腰,没有钟响,时间还没有过一个钟头。
        也可能是没有听到……她心虚地四处瞄着,床单床边到处一片狼藉。
        “对不起……”
        “噗,什么?”江澜依旧是一副富余的样子,她说道,“我不知道你反应这么大才对,再说尺寸也不合适,你放松,别动。”
        说罢她被女人抱在床上,大腿分开,停留在体内的物体慢慢脱出,这点刺激让她忍不住蜷起脚趾。
        “还要么?”江澜看见了,坏心眼地摸她的胸。
        “……”
        方清樾拨开江澜的手,爬起来拿过按摩棒。她红着脸取下两边的避孕套,换上新的,搭扣固定在大腿,其实这个小玩意挺好看的,不像倒模那么恶心,粉色硅胶,佩戴端是个小蝴蝶,藏着一截凸起与私处紧密贴合。<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