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4

/>过电的刺激又传到大腿,她绷着脸,下巴朝床上抬了抬,唬道:“躺下。”
        哎,有点凶。
        江澜笑着摸了一把她的头发,顺从地半躺半倚,女孩膝行过来,拉开她的腿,托着腿根将人挤住。
        腿弯搭上了女孩的肩,两人之间空隙太小,江澜弯成虾米,随着对方一沉腰,她伸高双手抓住了床头。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女孩认真的眼,还有一甩一甩长到遮眼的额发。
        “啊……宝宝,你在留头发吗?”
        “……嗯。”
        “你以前是……长发吧。”
        她和平常一样完全放松,柔软的腰身像一掬嫩豆腐,如果不是晕红的脸,加速的心率和喘息,说是温泉边上的轻松闲聊都可以。
        像朋友。
        方清樾有些情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脱力,手微颤着抚摸女人,俯下身子轻咬细长的脖颈,她像只小兽,一边喘息一边更深地挤进甬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这声象是感慨,又舒服地像喟叹。
        
        留头发是件让人烦躁的事,没有几个人能有耐心,如果以前剃过鬓角更要忍受长出的又翘又硬的怪毛,所以大多数T都在一直剃一直爽。而在这个转瞬即逝的冬天,女孩悄无声息留成一个乖巧的学生头。
        很乖,但应该还有更适合她的。
        江澜莫名生出一种期待,她捧着女孩的脸,把人拉低一点,声音甜腻的像浓稠的蜂蜜,充满诱惑和挑逗。
        “刚才挺爽吧,承认嘛。”她眯起双眼,露出餮足的神情,“那就——奖励我。”
        
        你像什么?
        是烟火,从眼睛,从充血的唇瓣点燃,从生殖器深埋于皮肉的根络爆炸。
        
        床板“吱”的一声发出尖叫。
        垂下一角的床单左右摇晃。
        大腿内侧不断绷紧放松。
        小腹鼓起又收缩。
        肉色的指尖一点点挤按床头……
        
        ……
        
        远方传来稀落的鞭炮声,厕所瓷砖上余留湿痕,门口的绿萝滴下水,老房子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潮湿与暧昧交织缠绕、落地生根。
        
        
        
        0007 第七夜上 水花
        俗话说腊月不订,正月不娶。
        而在这个普天社畜同庆年假,从五湖四海甚至大洋彼岸漂流返乡的时节,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过年和摆喜酒一条龙。
        堪称新时代效率。
        
        方清樾边系安全带边听曲婷婷滔滔不绝,新的一批冷空气南下,雨粒子噼里啪啦敲车窗,曲婷婷打开雨刷,抹出前面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堵车长队。
        “呦,谢碧池的车队这下要从滨江大桥堵到金杯剧院了吧。”
        “可去他妈的法拉利跑跑,去他妈的大年二十九摆酒,去他妈的全班来看她豪门婚礼吧。”
        “我可去他妈……”
        方清樾拍了拍前挡板:“跟一跟。”
        “哦。”
        曲婷婷踩重了油门,差点啃上前面小polo的车屁股。这又不动了,曲婷婷仰天长啸,干脆熄火,点上一根烟。
        “我说宝儿,你还真去啊。”
        方清樾翻出来微信给她看,电子请柬瞬间爆了满屏,海岛婚纱照一张张跳出来,BGM是女声轻哼,就算再看不惯也不得不承认图文并茂动画飞舞,有种一言难尽的高级感。
        曲婷婷咽了口唾沫。
        “靠这又是哪个小碧池私聊了你?!”
        方清樾倒是毫无表情,问一答一:“孟一鸣。”
        “我可去他妈的。”曲婷婷狠吸一口,咬牙切齿道,“洗脚婢,搬弄是非的势利眼,一窝山鸡可劲儿蹦,百年难见的性取向为钱打直,操她姥姥。”
        “话脏。”
        “噢……”曲婷婷憋住一个狰狞的表情,“你这会儿别装看破红尘啊宝儿,战书都下了,你不都被激得去了吗,你清醒一下,前任的婚礼耶!”
        “我没有。”
        “那我们现在在干嘛??姐姐,我们正堵在去酒店的路上呢!你真当是高中同学聚会?你说你往那一坐,啪!喜提新娘新郎前任席!真鸡儿刺激,这谁顶得住啊。”
        曲婷婷叽叽喳喳跟说相声似的,烟圈吐了好一串,呛得方清樾直咳嗽。
        这次流感又精准击中方清樾,她咳了好一会儿,气管都震得喘,曲婷婷吓得赶紧闭嘴,老老实实把烟头灭进烟灰缸。
        “我没想干什么。”方清樾语气太过平静,声带沙哑,甚至能从里面抓出大把冰粒子,“谢颖分手的时候撇的干净,我光处理烂账就花了一年。”
        “婷婷,我之前不太想见她,因为我觉得很不堪。现在她都结婚了,还专门托人发请柬给我,可见人家并不把我当回事,我还斤斤计较什么呢。”
        “……”
        “你别想多了。”方清樾低头笑,“而且我过得不好不是挺符合的么,毕竟悔婚的是她。”
        “你这什么死人语气,宝儿,你这生气呢?”
        “气啊,气她欠我这么多钱。”
        
        方清樾看向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