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5

,这么多年,可以明码标价结算的东西只有钱,在诸多付出中最廉价,甚至不及眼泪的百万分之一。
        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谢颖,嫁的是华裔大亨,婚后就要跟豪门老公去国外度蜜月,过上等人的生活,这场婚礼专门办在老家滨水——请同学请发小请前任。这算什么呢?风光十足的衣锦还乡。
        这就是谢颖想要的。
        她把这些光鲜摆在明面上,隔空朝方清樾扇了一巴掌——你看我的选择没错。
        是的,没错。
        但你不曾给我任何选择。方清樾想。一场失败的恋爱甚至婚姻都不是最可怕的,谁不会遇到几个人渣呢,最可怕的是人渣改变了她,她只能面对自己的残骸无能为力,随着时间推移,沉湎和悲痛又都是错的,大家会觉得你受不了打击小题大做,好像到最后谁活得好谁就赢了。
        她无处寄身,只能痛苦地坠落深渊,痛苦地滚回家又被扔出来,之后搬家、还贷、买醉、剪发、没日没夜工作。
        哪怕强笑对人,伤口还要重新被撕开,接受别人编排,拿去做谈资——好比从山崖底下爬出来又被人踹下去。
        方清樾知道去与不去都是一样的,她就算从这条马路上逃跑,用不了多久谢颖的盛大婚礼就会从边边角角侵袭她,被有意无意的人提起,被新朋旧友旁敲侧击,被亲人一遍遍数落所托非人……还有呢,她没有做错什么,又为什么比施害者更害怕出现在众人面前呢,难过落魄都是应该的,强行掩饰只是白争意气而已。
        他们想看就看好了。
        
        雨水打湿了喜气洋洋的大街小巷,人群的热情鼓舞着气团蒸腾向上,烟雨雾蒙蒙,笼罩着整个滨水城。
        雨从白天下到黑夜,还不算春雨,气温降下一大截,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冒着雨呼啦啦地返乡过年,只用一两天滨水市就挪空了一半。
        不同于方清樾注定鸡飞狗跳的一天,城市另一头的江澜过得十分平静。
        值班表早就挂在墙上,江澜优哉游哉地在二十九这天签好名字,刷脸下班,之后算上欠休可以休息三天,直到初二来值24小时班。也算是拥有年假的人了,她很满意,等领完奖金,这份满意就变成了餮足。
        糟糕的日子过久了开心的阈值竟然可以降的这么低,江澜长呼一口气,振奋精神,风风火火挤进超市,抱了大包小包的年货出来,冻水饺、瓜子、点心、膨化零食……她踩着高跟鞋,盘算着要当个死宅,不仅要熬夜要通宵要瘫在沙发上发胖,还要……
        楼道里的灯要坏了,江澜跺了跺脚,灯刺啦刺啦地闪,也不知道物业过年休不休息,她心里嘀咕着继续向前走,刚越过防火门,一眼看见黑黢黢的楼梯间蹲着个影子。
        ……这效果有点吓人。
        更何况这影子还扒着自己的房门。
        江澜心中警铃大作,第一反应是张嘉琪不会又酗酒来找茬吧,第二反应是自己藏这么远怎么都不可能摸到这里来,难道被跟踪?
        这可就……要命了。财产纠纷把张嘉琪咬疼了,虽然有法律保护平常不会有危险,可醉鬼打人和被疯狗咬一样没道理,上次不就在路上吃亏?
        她动作灵敏立刻缩回防盗门后,两袋年货扔下,摸出手机就要报警。
        “嘟——”通话等待声赫然从门里响起,江澜手下一顿。
        “婷婷……你,咳,你……把我送哪来了……?”
        小朋友咕哝着。
        江澜松了一口气,有点好笑地把手机收起来,她伸头去看,只见小醉鬼缩成一团,迷迷瞪瞪看着地上免提的手机。
        “我的姑奶奶你把自己搞哪去了,我被一通灌我也醉了啊,李大亨这么有钱给叫了代驾,你自己报的什么地址??”
        “……”方清樾迷糊着看一圈,回道,“我不知道啊。”
        说完一通咳嗽。
        “哎呦我去你是要气死我吗。”曲婷婷叫道,“发定位发定位,我叫人开车接你去,发定位,老天你还会发定位吗!”
        方清樾被一通吼,哆哆嗦嗦把手机从地上捡起来,抠了很久屏幕都没退出来通话,反倒一个劲地按免提键,把曲婷婷的哀嚎反复扩大缩小扩大缩小。
        江澜实在没眼看,上前把手机捞过来说:“先让她在我这住一晚吧,明天她醒了就能自己回了。”
        手机顿时像被掐了嗓子,半天挤出来一句:“卧槽?”
        “你谁?你哪位?我不认得你啊别乘人之危啊我警告你!我这就去接人了!”
        方清樾被夺了手机,她跟着抬起头,动作太猛一下子天晕地转,只能闭上眼。
        江澜蹲下看她。
        她之前以为女孩只是醉酒,凑近一看发现呼吸又急又重,喉间还有呼哧呼哧的痰声,脸颊通红,额上全是汗,她摸了下,皮肤都是滚烫的。
        这个程度的醉酒,酒精兴奋后应该是抑制,这个样子完全不对。
        “宝宝你怎么了?”江澜去抓她的手,这么热的体温,手却是冰凉的,手指虚握着还在发抖。
        大吼大叫的曲婷婷猛然消音。
        “我送她去医院,一会儿联系。”她二话不说将手机挂断塞口袋里。
        江澜拿出一次性口罩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