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8

病号裤,“搞得我还挺变态的。”
        方清樾迷糊着咳嗽两声,她捂着额头缩进被子里,只剩病号服的两道条纹露在外面。
        第四次醒来时天隐隐破晓。
        监控上的三条图线静静地闪烁,都在正常区间内,方清樾蜷在被子里沉睡,额上还有没消的汗,江澜摸着也已经不热了。老大一桩心事落了地,她打着哈欠洗脸漱口,长卷发搓的像草,十足一个通宵打游戏的网吧废人。
        天彻底亮了,她和宿醉曲婷婷约在楼下见面。两个人缩在急诊大厅门口,江澜喝着豆浆,先一步把曲婷婷的烟给掐灭。
        “你收一收,医院禁烟呢。”
        “我这不还没进去?姐姐,我困成狗比了不吸要命啊。”
        “喏,看见那个大门了么,进大门开始全院禁烟。”江澜指了指门口,连带着24小时自助贩卖机,“雀巢咖啡一罐5块,咖啡因比焦油健康。”
        曲婷婷咽了口唾沫,“我说,姐姐你咋跟我妈一样,您也是祖国园丁么?”
        江澜不答她,只问道:“吃饭了不?”
        “哪有空啊,天还没亮我就瞒着我妈开车跑出来了,这酒精还没消呢,还好没人查……”
        “那把这些拿上去吧,我先走了。”江澜把手提袋往她怀里一塞,直接把曲婷婷的话痨塞没了。
        “不是……姐姐你别走啊,哎——姐姐你什么时候来啊,我,我怎么说啊。”
        然而江澜在她的目送中慢悠悠地晃到大门口,眼见着消失在栏杆后。曲婷婷心想这什么发展,小情侣吵架了?看样子像,毕竟昨天宝儿非要去前任的婚礼,还莫名其妙喝到住院,要是不告诉这位姐姐自己去的,那可真是……
        曲婷婷的脑洞开得合情合理,为“小情侣”各自鞠了一把泪,她边走边扒开手提袋,看见两份肠粉和两碗粥,她哼着小曲,脑洞又开始运作了。
        ——这大概就是傲娇吧?
        
        雨后天晴,又是新的一天了。
        
        
        
        0009 第八夜 新年
        江澜一觉睡到下午两点。
        两点,本该是一天中阳光最充足的时候,然而滨水市晴转多云,江澜拉开窗帘,窗户还沾着雨滴干透后留下的水印,薄光穿过阳台,如同一片羽毛落在瓷砖上。潮湿淋透的老房尽情吸吮着这束阳光,阴冷团团升起,又蒸发驱散。
        厨房的油烟机响起,水壶发出尖叫,蒸气奔涌而出,像一朵朵软云,她们欢欣地扑到玻璃上,在屋内结出一层饱满的水滴。
        江澜乱着头发,看锅里起起伏伏的饺子,通宵并不能靠补觉来弥补,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埋怨自己睡觉前忘开空调——哪怕除湿也好,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冻得里外透风,由此发散开难免想家,想老爹包的滚圆大馅,她哥的肥宅坎肩,24小时暖融融的暖气……
        她看着那些丢在门外一夜已经化了的饺子,水沸了,揭开锅盖倒凉水,滨水人不会下饺子,总是一沸就盛出来,每次江澜都觉得没熟。她仔仔细细做着“三点三沸”,沸水鼓着泡,煮出绝对熟透的诱人肉香——这屋子这厨房都装不下的思乡竟然神奇地熬进这只小小的锅里。
        江澜深吸一口气,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大年三十的白天保持着爆炸前的平静,江澜站在窗前,这座城市该走的都走了,楼下走道后的一排小商铺纷纷拉下卷帘,上面贴着红彤彤的招财进宝。她看……不,她看累了,低头夹起一只饺子慢慢咀嚼。
        白菜猪肉,在滨水不怎么常见,其实江澜更喜欢芸豆肉,但这个好像更难求。
        筷子在热气里若隐若现。速冻水饺味道不足,皮也差强人意,总之不如自己包,江澜感慨来感慨去,一边宽慰自己过年吃到了饺子,一边又嫌弃这饺子不好吃。
        上次包饺子似乎是前年的事了,和张嘉琪一家过年,婚姻嘛,江澜无所谓地想,她之前只是八项全能,婚姻让她变成了十项必做,同时也丧失了乐趣。
        比如做饭。
        
        新闻频道在直播春晚彩排现场,今年滨水的红裕岛有一个分会场,听说很多人去岛上的度假村过年。
        城区不拥挤也是好事。
        江澜窝在沙发里,昏昏欲睡到夕阳西下才恢复体力,她冲过澡,想到接下来无非吃饺子看电视熬夜,自己一个人等新年钟声,这和自己设想的有些出入,原来一个人闲下来可以这么无聊,哪怕是除夕的流程都没有一点期待,甚至很凄惨。江澜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她擅长起跳,喜欢争取,或许一开始年假的安排就错了,她不喜欢一个人待着,那就去红浴岛分会场,去新时代广场参加万人倒数。
        
        方清樾忍受了太多孤独。
        她躺在急诊的病床上,四肢瘫软神志不清,此情此景最适合写一段悼词,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可怜人,她短暂的人生中三分之二的光阴都在与孤独共舞。
        的确是这样,父母离异,监护人丁老师忙于学术,忙于办展览,教得桃李满天下,却把女儿扔去全日托,小餐桌,辅导班,再大一点申请寄宿高中,“我为你付出这么多,我不结婚拉扯你,赚钱送你去最好的学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