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4

>这话可真是从小到大一个版式,方清晨腹诽,就好像五岁到十九岁之间白长了似的,她拖着长腔喊噢,鞋底一路搓着木地板。走到阳台,只见她爹哼着小曲,拿剪子修新枝,秃顶隐在半壁小花园中,这些都是他近十年的心血,温度和肥料算得好,这般春寒料峭竟然还有花开。
        “晨晨啊,你姐怎么样了?”小老头装作不经意地开口,还心虚地压了压音量,“医生怎么说。”
        “她可好着呢。”方清晨下巴朝门口抬,眼神冷冷的,“住院送了这么多东西,她吃不了,还让我拎了箱奶。”
        “怎么还送东西……”
        “不是……爸,你瞎操心啥啊,说她一个人在医院没人照顾怪可怜的,结果我去到人家也不欢迎我啊。”方清晨双手抱胸,“她多大个人,朋友又多,真是自找没趣。”
        “话哪是这么说的。”方老被女儿盯着挪开视线,嘴里嘀嘀咕咕,“你们是姐妹俩,互相帮衬着,朋友再多哪有亲人近啊。”
        那可真未必。
        方清晨哼了一声。
        就因为她爸上段婚史遗留下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方清晨并没有得到满意的三口之家,大部分时间父亲拎不清,母亲生闷气,偏偏双方都不是争斗的主,整个局势明里暗里黏黏糊糊,把方清晨网在其中做炸膛枪。
        她有太多爱恨,爱她的父母,恨她的父母,羡慕她的姐姐,恨她的姐姐。这些感情互相撕扯碾轧,最后她甚至想——
        怎么离婚的不是她妈,怎么被带走的不是她。
        
        方晖是大学老师,教汉语言文学,放在全国行业水平里学问做得不算高,打肿脸也就做过教科书某章的编者,人到中年好不容易有个熬出头的机会,又被身体拖累住了。他也不愿意抢,混过几年就提前退休,退休干什么——别人都是钓鱼遛鸟,他独独喜欢修表,最好再沏上一壶茶,都可以拉去做修表刻章配钥匙的老师傅。
        人怪行事怪,不过优点也十分闪耀,完全能遮盖住瑕疵,方晖脾气好,大暖男,还是个老好人啊——所有人都这么说。
        丁女士,也就是丁悦,同样是大学老师,教油画,她成就可就太高了,尤其是离婚后简直一飞冲天,还真是不苦难不艺术,她穿一身西裤衬衫配烫卷盘头,画展劈里啪啦开到国外,气场能打方晖二十个。
        当年……当年可不是这样,两个人稀里糊涂结婚,都觉得对方条件不错,性格也好,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结合稳定踏实,称得上所有亲友眼里的绝配。
        然而除开以上那些条件,他们的三观、家庭教育、审美等等方面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合拍。
        所以独立女性丁悦好不容易熬到生孩子,把自己折腾掉半条命,月子里终于踢开老好人和婆婆大吵一架,捂着回奶的乳房,冒着春雪怒回娘家。
        方清樾半岁,父母离婚。
        
        在方清晨的印象里,她的舅舅阿姨外公外婆都看不起丁女士,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孩子刚出生就闹离婚,怕不是哪里出问题,可看她也没再找啊,哎呦单亲家庭肯定难过吧,要不她女儿怎么就喜欢女人了,怎么看都不如我家晨晨乖。
        方清晨也这样认为,当时她十一二岁,乖就是一字招牌,小公主恨不得把全家的骄傲写在脸上,直到某天回家,正好看见爸爸温柔地给姐姐切小蛋糕,姐姐留着长发,因为出汗额前翘起几撮,肤色白到完全能撑起来身上的小白裙,尤其是一双眼睛,含着笑转过来,深潭里倾着一汪泉水。
        这下好了,真货假货公开处刑,她难受地尖叫,几步抢上去把小蛋糕摔在地上。
        “你这个变态!你凭什么来我家!”
        “你凭什么抢我爸爸!”
        姐姐缩回手,她垂着眼睛,睫毛在不安地抖,最后她全身都在颤,不仅如此,这个花季少女仿佛极快地失去光亮,从瓷白枯成石膏。
        大游行过去了三年,合法过去两年,这个社会的歧视依旧存在,和阴暗的、不为人知的想法纠缠在一起盘成巨根,唯有理解和包容从高到下燃起星星之火,才能将这些枯枝败叶烧掉殆尽,只是时间太急,没烤掉方清晨这些话语。
        再也没法挽回。
        
        方清晨自卑吗,她是自卑的。
        文志慧学历不高,自身来到滨水打工,她没有什么见识,一门心思要嫁个本地人,这也没什么不好,她身上有方晖感到安稳的所有品质:隐忍、温柔、操持家务、顾及他面子。被打击的方晖飞速投入这段婚姻,任由与这些品质伴生的根须将他捆住。
        方清晨慢慢长大,她发现世界在某个节点发生扭曲,嫁不出去的丁女士在大洋彼岸大放光彩,被骂到一无是处的怪胎姐姐自由地追着想要的东西,聪明人知道为什么活着,而她被困在这里,听着所有反话,还被教育成老古董的乖女儿。
        她愈发无法呼吸。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到今天的,选理科,报滨江大学临床医学,住校每周都要回家,至今都没有谈过恋爱,她企图让所有人满意,所有人闭嘴,然而不能。
        方清晨开始偷窥姐姐的踪迹,在另一条轨道上的方清樾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艺术生留学,喜欢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