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6

“正好的。”
        “那就好,”江澜把卫衣搭到椅子背上,“都在这儿,你还吃点东西不?”
        “不了……”方清樾抱着水杯,她抿抿唇,好不容易才开口说,“岚姐,我这就走。”
        说完她有些后悔,这句话说得太生硬,都没给对方留台阶,她本意不是这样的,不该慌张,不该露怯,好歹……好歹有点成年人的从容态度啊。
        “嗯,这一阵下挺大,别走小路,这么晚看不清楚。”真正的成年人这样说道,甚至已经帮她找好了包,“最近少熬夜,没事吃点有营养的饭,你也别怕胖,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要不你有空来乐达,我叫个姐姐带你?”她不仅会递台阶,还会活跃气氛,“内部价,给你打八折。”
        “噗,”方清樾终于笑了,“怎么还拉起客户了。”
        江澜眨眨眼。
        ……她总是有这种本事,方清樾揣着包,在心里叹了一声,只要对岚姐放下戒心,试着去信任她,那些遗落在边边角角的善意都会浮出水面,织成大网,让人粘连沦陷,于是更信任,于是更依赖。这都不受控制,方清樾就好像踩着摇摇欲坠的踏板,望不清将来会走向哪里,什么时候突然掉下去也说不定。
        她想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正要套上卫衣穿鞋子,这时——手机铃响了。
        
        九点,一旁的江澜看了眼表,转身走到厨房,把客厅留给方清樾接电话。
        碗筷还泡在水槽里,她捞出来慢慢洗,困得眼皮打架,果然,三十多岁不得不服输啦,以后休夜班老实睡觉,一会儿还要把同事间流行的佐匹克隆拿出来吃一粒,倒头睡到明天。
        洗衣机停了,烘干机停了,水流声与蒸汽声也停了,整间屋子在暴雨夜渐渐褪去喧闹,淹没在雨水丰沛的泥淖之中。江澜听不见客厅的说话声,她原路返回,一眼找到藏在窗帘阴影下的方清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孩好不容易提起的精气神突然散了,她佝偻着背,把脸埋到手心,尽量缩小身板,两条皱巴裤腿吊起,露出一截纤细的脚脖。
        “你……”
        方清樾抬眼望她,眼圈泛红,眼底的光亮也好似跟着泪水迅速流走,她抖动一下唇瓣,沙哑地说:“没事岚姐……我缓一下就好。”
        胸口痛,每一寸被血液涌满的地方都在痛。她想过这么糟糕,但永远赶不上真实那么有毁灭力。
        “清樾啊,爸爸也是担心你,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当然最好,可……不该瞒我和你妈,我们这段时间真的很挂心。有空把人带来我们看看吧,好不好?”
        这么久的记忆告诉她,老方的担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说难听点不过是客气而已,没有做为、不需要成本,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站在制高点享受父亲这个角色,他永远不会保护她,还会纵容别人来踩上几脚。
        “好了伤疤忘了痛,你要真有点出息,也不至于混到这一步。”丁老师说话更直接,“还是你爸打电话来问我,呵,这时候他倒挺上心,赶着给人送笑话去了。方清樾,你行,你就作吧,我可没那么大能耐管你。”
        “你好好想清楚,到底离了谁活不了,又有谁会要你。”
        总之……你不要我。
        说到底她就是一大片支离破碎的玻璃渣滓,躺在灰尘里无人问津。
        方清樾告诉自己这没关系,她不在意,然而泪还是一滴滴打湿裤子,留下几枚滚烫的圆点。这些话在脑子里点引线,呲啦啦连环爆炸,烧起无边无际的耳鸣。
        “宝啊。”
        耳鸣停止。
        “过来一点。”江澜的语气很软和,她决口不提电话的事,只在旁边坐下,轻轻将人揽过来,“你想吃点什么?”
        
        女孩呼吸一滞,顺着力道张开胳膊,她搂着女人的脖子,那么热情,好像带着团火苗翻到人家怀里,她将脑袋埋进对方肩窝,不大的胸挺起来蹭了又蹭,引导着那双手来摸她,空荡荡的衣服里又软又热,手指直接探进去,她咬着唇,将脱口而出的喘息和抽泣碾了又碾,破破碎碎地传到江澜耳边。
        江澜叹了口气,她抽出手,把人兜在怀里,“清樾,你很累了,而且……也未必想这样。”
        突然喊出的大名让方清樾打了个哆嗦。
        “我也累了。”她抚摸着女孩的后背,食指拇指轻轻捏着脖颈,这片瑟瑟发抖的孤魂都要抖碎了,“但我可以抱抱你。”
        “然后我们睡到自然醒,好么?”
        
        ……
        她再次降落到虚无,浮在满是罡风的半空中,破碎又摇摇欲坠。
        
        窗帘时而闪过雷光的点点碎枝,方清樾梦到她坠下浮板,身后咻啦啦张开降落伞,她继续下落,一头扎进喷香的柚子味被窝里。
        她终于可以停歇。
        
        
        0013 第十夜 姐姐
        一场春雨一场暖,暴雨过后没多久,春天就正式来了,路边花树新绿,江岸杨柳依依,养膘一冬的白领纷纷把减肥提上日程,乐达健身房迎来年后第一个旺季。
        当然,春天带来的也不仅是销售额。
        
        “那是谁家的小狼狗,可真帅。”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