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8

捣几下就能湿透,十分简单粗暴。
        瞎想的时候女孩终于顺着肋骨滑到腰腹。她双手按着江澜的膝盖,低头咬到大腿内侧。
        “嗯……”江澜抖了一下。
        牙印浅浅一圈,她继续用唇啄薄薄的皮,湿乎乎的吻从膝盖到大腿根,从小腹到腹股沟,在鼓鼓的贝缝那舔了一下,这下江澜颤得更厉害,她收了收腿,又被女孩捞过来分开,甚至下面垫了个枕头,她被迫弓起身子,承受女孩滚烫的吻,舌尖包卷肿胀的阴核,展开皮褶,舌面一吐一展,扫过两片阴唇,吸吮不停涌出的水液,江澜上身卷着,呜了一声。
        最早是什么时候,江澜哆哆嗦嗦地想,坦诚的小口翕动着,不停泵着热液,然后被女孩吞到嘴里,发出更粘腻的声音,她难耐地拧腰,然后被拿捏住,双腿大开臀瓣向前送,让舌头搜刮到深处。
        “呜……嗯……”
        好像是和张嘉琪上大学那会儿……时间充裕,也觉得对方珍惜,接吻会花很长时间,做爱也是……绷紧的大腿根随着每次探入都会战栗,她嗯嗯啊啊着,声音都要挤出水来:“宝宝……啊……你别,唔,你别折磨我……”
        热液越淌越多,女孩裹着牙齿,用最柔软的唇舌待她。
        舌尖再一次挑起阴核,理智也跟着啪一声断了。
        “不要了……”
        “啊……”她一副受不住的样子,又软又媚,双手攥着被子,开始换着腔求,“你……嗯……你进来……”
        
        方清樾没想到会这样,她只想让江澜舒服,全程做的又认真又忐忑,结果这一声叠一声的,热血跟三级跳似的扑嗵嗵,直接把她脑子撞懵了,女人双腿缠过来,淌蜜的穴口一下下往掌心蹭,她轻易地就挤进去,一瞬间,肉壁争先恐后地含住她的手指。
        女人眼睛里摇动着一层水,贴着她耳朵嘤道:“不够……多一点……”
        方清樾脑袋嗡的一声,她动作急了,两根手指一下拓到深处,她感觉指肚陷进泥泞里,指根卡着小口,太紧了,动一动就拖着穴口向外翻,“疼吗……”方清樾惴惴不安地问。女人咬着唇瓣摇摇头,手指一根根抓紧她的胳膊,随着律动像片无处借力的树叶子,“再,再用力些……”
        
        女人皮肤白嫩,红痕已经慢慢沉淀成深色,充满肉感的身体承受着一点都不怜惜的抽插,噗噗啵啵溅的满是汁液,她不停扭动,流了更多汗,最后软肉死死绞着手指,一抽出来,床单瞬间淋了道深色的水痕。
        ……
        这次持续的时间很长,最后两个人筋疲力尽各瘫一边,呼吸间都是情色翻涌,方清樾摸索着想抱江澜,对方汗津津的身体缩了又缩,她就连忙收回手。
        一会儿江澜主动贴到清樾怀里,握着她的手移到腰上。
        “宝,你帮我揉揉,”女人懒懒的,带着惨兮兮的鼻音,“好酸,我没力气了……”
        “……对不……”
        女人充耳不闻,“往下捏捏,对,啊疼……”
        前半句还说得委委屈屈,再开口又是逗她的,“我说,姐姐叫的好听吗?”
        方清樾羞红了脸,脑袋贴到她背上蹭了蹭。
        江澜抖抖肩,“树懒宝宝,你说话啊。”
        “我才不是……”
        “噗。”
        
        轻声细语中,春天的夜晚悄然变短。
        许久,只听“啪”的一声,又一枚桐花落到车棚上,砸跑一只叫春的猫。
        
        
        
        
        0014 第十一夜 碎冰响当啷
        早些年有首歌在唱人间春又夏,时光缓缓流。
        天空从暗蓝深处生出橘红,一朵朵紫花旋而落下,树下方清樾跳小孩子画在地上的格子,她展平双臂,嘴里哼的正是这首老歌。
        歌词都是骗人的……时间没有给她缓和的余地,越长大越像直面一场大洪水,万马奔腾踩塌河床,恨不得一下溺死她才好。
        上星期她挂断了爸妈的电话,摆明要“为爱一意孤行”,这才逼来几天安宁。清樾无奈地笑笑,一脚踩到格子“9”,捡起石子丢到“2”。跳房子一个人也可以玩很久,跳累了就坐在花坛上,看枝桠间的橘红褪去,老楼渐渐亮起灯。
        “为爱”和“一意孤行”,随便拥有哪个都太幸福了,她想。
        
        日头渐渐落下来,上班族三三两两下班回家,不知谁家开始炒菜,冒出一股魂牵梦绕的茄子香,方清樾反复解屏看时间,荧光招来的蚊子顺着小腿叮了一串包,她漫不经心去赶,太痒了,巴掌呱唧呱唧落到肉上,拍得皮肤一层红。
        她忍不住下手挠,这时一辆小绵羊驶进小巷,车灯被大袋子遮了一半,后座还绑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乍一看像超负荷送外卖的,但方清樾知道不是,她站起来跺跺脚,赘着小绵羊的尾巴跟到车棚。
        
        “喔——!你杵这儿吓我一跳,”女人弯腰锁车的功夫,一抬眼就看到个乌压压的人头,她哭笑不得地扶胸口,“宝,你干嘛呢?”
        方清樾眨巴下眼睛,她等饿了也热蔫了,还差点被江澜撞到脑袋,半天没反应过来,“啊?”她往后挪了挪,“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