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9

等你来。”
        “几点啦?”
        “快八点了吧。”
        “这么晚……”江澜嘀咕着去拎塑料袋,毫不客气地塞她怀里,接着去解那个大箱子,“遇到点事情,在宠物医院耽搁了会儿。”
        路灯下面扑腾着几只飞蛾,女人一使劲提起箱子,借着光,方清樾认出那个箱子是宠物航空箱,不锈钢栅栏里探着黑漆漆的小脑袋,和大片阴影浑然一体。
        “猫?”两人朝楼道里走,清樾问。
        “嗯,也不知道我侄子从哪买的,他妈不让养,母子大战,今天差点把天给整塌了。”
        从哥哥到小辈,她从不介意讲这些家庭琐事,听多了,方清樾也听出几分红尘眷恋的滋味——亲情纠葛、家长里短,几乎是她这辈子都要错过的东西了。
        “我婶婶找了同班几个小孩来学习,我给他们掰了一下午代数式啦系数啦化简啦,就我小侄子什么都不会,看他写作业特别缺氧。”
        整个屋子弥漫着暴晒一天后的余热,江澜敞开前后门窗,让夜晚的自然风对流,邻里之间锅碗瓢盆的声音清晰起来,楼上还飘来几句咿呀呀的戏腔。
        方清樾蹲到客厅看小猫,她穿着塑料拖鞋,来回转白嫩嫩的脚趾,小猫就跟着大脚趾看来看去,两只异瞳一蓝一黄,像两颗大圆玻璃球。
        蓝膜褪了,怎么说也是三个多月的小猫咪了吧,她心想,问了一句:“岚姐,你要养吗?”
        “没空养啊,还是明天收拾收拾找领养吧。”江澜解开塑料袋,瓦罐凤爪的香跟浮沫似的漾出来,她问,“喝啤酒不?”
        “喝。”方清樾倒是从善如流,她坐到餐桌前,眼睛还在看小猫,小煤球有四个白手套,正用开花爪扒栅栏。
        “挺好看的,肯定也不便宜。”
        “那孩子特别喜欢这些小动物,认识的人不少,胆子也大——年前还买来一条小白蛇。”江澜揭开一口肠的快餐盖,“我是觉得有兴趣有天赋挺好的,就是我婶婶一家都反对,非要读书考第一才罢休。”
        “唔……”方清樾吃了口肠,油炸食品爆出满嘴酱汁,有些烫,她连忙喝了口啤酒,涩辣的液体就裹着孜然一口气灌到胃里……她其实不喜欢啤酒,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喝它买醉,但这一刻,味觉的折磨落到深处牵扯出一种奇奇怪怪的爽感,她归结于碳酸,并打了个小小的嗝。
        “然后呢?”半年前岚姐说起这些她还会有意避开,但现在……她怀揣着一点点想更深地了解眼前人的小心思,借着几口酒劲问道。
        “我爸有个哥哥,很早就当兵去了,然后退伍落户到滨水和我婶婶结婚,”江澜不介意讲给她听,“这个堂哥比我大十岁,一家都算得上老滨水人了,平常是有点小市民,很难说服他们去认可‘离经叛道’,不过心眼不坏,当年我来上大学也多亏他们照顾。现在帮他们孩子补补课真没什么的。”
        “只是有点可惜,异宠医生,宠物店老板……很多种选择,怎么就不能有滋有味地过这一生呢?”
        方清樾静静听着,她仿佛在这个模模糊糊的梦里捡到两片拼图,她望向这间窄小的房子,几乎立刻体会到拼图后面投射的苦来,那当年独自来上学的岚姐是什么样子呢,可能更锋利更勇往直前,十年来在这个超一线的大都市扎根,数不清的人情网,推来攘去,又怎么打磨到如今这般通透妥帖。
        丁老师发足狂奔到中产,方清樾离困苦很遥远,可物质宽裕的她又很理解这种挣扎,因为她曾亲眼见到人是怎么一步步被蚕食的,“都是人吃人,为了自己过得更好有什么错!”谢颖一直这样问自己,也是这样质问她的。
        她莫名很心酸。
        “你看你又不开心了,不说这些,下次去吃小龙虾吧?”女人眉眼弯弯,她总是这样自信又真诚,快乐又舒展,“你喜欢小猫吗,喜欢干脆就养吧。”
        “诶……”你看,就连担忧落到她身上都像一层雪花,抖抖就落了,清樾低头笑,“嗯好。”
        “夏天到了,来宝宝,干杯——”
        胖耳朵口杯歪过来碰到她杯侧,“乒”一声,清凌凌的——恰如碎冰碰壁响当啷。
        
        洗完澡两人躺在床上吹风,江澜挨个摸到她腿上的北斗七星,她哈哈直笑,打开灯翻出一管蚊不叮,油膏满是青草味,清樾抱着枕头,觉得自己是在草场里滚了一天的小羊羔。
        女人俯下身来舔她的锁骨,方清樾又闻到甜甜的西瓜香,西瓜还揣在她鼓囊囊的胃里,手从肚皮钻进内裤,她嘤了一声,跟着蜷紧脚趾。
        蛰伏在身体里的情欲如潮水,热气呼在颈间发梢,在蒸腾的夜晚不断升高又缠绕,人是多么贪心——她喜欢拥抱,她想亲吻,她只要偏过头就能亲吻,然而不可以,她呜咽着,弓起腰来将手指纳得更深,仿佛这样才能纾解无限的饥渴,从占有中尝到一丝丝甘霖。
        她从国外念书时也听过见过很多荒唐事,青少年们天不怕地不怕,有一起野营然后半夜晃悠的汽车轮胎,有下雨天留宿听到的欢叫,她欣赏美也渴望爱,就像一颗羸弱的草籽,开放又坦率的环境给予足够的雨露阳光,直到她长成理解并包容的大人。
        她很少遇到难以理解的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