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1

腿。
        曲婷婷突然觉得牙有点酸。
        这份酸一直持续到吃意大利面,坏宝儿肯定把西红柿酱放少了,或者西红柿没买好,她和那一大坨面奋斗,听见发小终于舍得开尊口:“我妈怎么说的?”
        “让我过来看看你,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尤其我妈一添油加醋,就好像您老要上演泰坦尼克号似的。我心想那我来顶啥用啊,嗨——再说那姐姐我挺喜欢,这回我站你。”
        曲大头鱼一家都是津州人,说相声是地缘优势,没几句就开始跑马。
        “我和她……”方清樾思考了一下,“我们只是朋友。”
        “我不信,”曲婷婷哼道,“姐姐,你前段日子工作狂到我都见不着人,你会想起来养猫?本来星期六想约你出来喝茶细聊,结果你告诉我要去健身房?更可怕的是还报了班?”
        ——“女人,你变了。”
        “咳,”方清樾呛得一口面条差点进气管,她可算笑了,“我运动运动还错了么。”
        曲大头鱼就盯着她,一副你知道我说什么别装蒜的表情。
        “好吧,你要听什么?”
        “啧,会不会讲故事啊,怎么遇到怎么定情的,给我老实交代。”
        于是方清樾“老实交代”了,“我们是合作关系。”
        “这年头还真有人和甲方谈恋爱啊,你这什么猛士。”
        “没有谈恋爱。”
        “……等等,这一集我好像看过。”曲婷婷皱着眉,“我懂了,宝儿你又在暗恋。”
        方清樾手上动作一停,她偏偏头,把这两个字斟酌片刻,最后轻飘飘地说:“我不知道。”
        气氛突然就沉重了。
        
        时间往前倒二十年,两人成为发小也脱不开相似的家境,母亲都是祖国人民教师,俩人从小住在滨江大学家属院,理所应当分进同一所小学和初中。老曲做金融,早年下海,家里全靠曲妈丧偶式育儿,丁悦忙不过来就把女儿送去邻居家蹭饭,一来二去也结成了闺中密友,说是邻里帮衬,其实也存着几分同病相怜的情谊。
        曲大头鱼和清樾不一样,老妈溺爱,惯的纨绔女毫无本事,拿高价砸进高中,被爸妈连哄带骗软硬兼施撵去大学,靠着家传的语言天赋学外语,回来再走关系当人民教师,完成女承母业放羊娃养羊这一套,说实话,充其量就拿个社保,真要计较起来每月工资都填不够她几顿饭钱。
        她散漫惯了,对人生也没啥大目标,她妈再怎么夸发小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也休想诈她起来动动。
        当然也不妨碍她跟方清樾的姐妹情。
        方清樾其人,小名宝宝,不过近几年除了自己也没人这样喊了,这是被父母遗忘也被主人隐藏的名字(所以那天她一听那姐姐喊宝宝就知道有事情,呵,爱情,她这双眼见得太多)。也没什么可说的,她也不理解方家二老怎么就给小草起了这名,爹不亲娘不爱的这么叫也好意思么?
        就去年闹出谢碧池那事,自家妈心急得跟热锅蚂蚁似的,恨不得就地把女儿掰弯了给人送温暖去,害,人家亲妈反倒没事人,杀过去就是一通棍棒相加,非要按驴脑袋认错,这又是何必。
        噢,不能骂方宝儿是驴。
        也不对,就她那倔样,怎么不能说是头小毛驴。
        小毛驴儿,略略略。
        
        方宝儿这人什么都好,真的,反正以曲婷婷的标准挑不出错处:遵纪守法好公民,道德水准高,无不良嗜好,讲道理性格好,家境也不赖。这放在谁眼里都是硬条件,明晃晃一大条诱人的五花肉。
        可惜,五花肉的情路并不顺利。
        照理说以她的性格,有这么多资本可以自矜甚至自傲,可这位偏偏“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姐姐你追山也就罢了,还是个不撞死不回头的主。谢颖谢碧池就借着这点蹬鼻子上脸,不就是高中三年的同桌吗,那也是情窦初开一方暗恋而已吧,结果大学临毕业,谢碧池混不出头,满脑子想嫁人搏好命,这不就从追求者暗恋者找了一圈,挑中宝儿这块肉,略施小计小嘴叭叭地上来把人勾跑了。
        后来呢,宝儿为了她都快和丁阿姨断绝关系了,这几年毫无根基,二十四孝方宝儿四处借钱贷款,供婚房再供女朋友消费,放到曲婷婷身上给她十个胆都做不到,屁话,她那车那房那高消费全靠爹妈,她哪敢尥蹶子大喘气儿啊。
        再看谢碧池……她真是干啥啥不行,就一张脸好看,那就继续砸钱买设备帮她做主播呗,这下好了,后面的发展谁也没想到——谢碧池火了,火到钓了个富N代,还一个长甩线到大洋彼岸去,曲婷婷这辈子的惊叹有一半要用在谢颖身上。
        无论是和清樾谈婚论嫁,还是出轨华裔富豪,反正性取向为钱可弯可直,心忒脏。
        
        事情终于翻篇儿到了今年,两个老母亲松一口气,丁阿姨也慢慢有点想通,结果母女关系缓和还没几天呢,这家伙又和亲妈断联了。
        又是为了女人。
        这下曲婷婷都担心这个坎要再绊倒了,那真的要天崩地裂。
        
        饭后方清樾泡了茶,茉莉绿里加了点奶,曲婷婷喜欢这个味道,喝了几口终于长舒一口气,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