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2

直腿瘫在椅子里。
        “说说你吧,”任凭自己满肚子万转千回,对面这厮吹着茶梗,依旧这么平静,“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哪有这么好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看上的都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我和这种人结婚岂不是判无期徒刑?”
        “又没问你妈喜欢的。”
        “没差啦,我也没很中意的,挺多就馋馋身子,真到结婚啊要么聊不到一起去,要么就看不上我懒,”曲婷婷说,“懒不是人性吗,一个个说的比唱的好听。”
        “再说了,宝儿你告诉我,爱情是人生的必需品吗?”
        “不是。”
        这个答案有些意外,曲婷婷再次认认真真地望着她。从小到大,两个人各方面都不同,现实主义者只讲究吃饱穿暖继续做米虫,粗人如她很难费心去体会感性的东西,对方也闭口不谈,这让曲婷婷挺气馁,别人家的小姐妹哭哭闹闹抱头痛哭不是常有的事吗,不能因为她不懂,不会安慰人,连借肩膀都遭人拒绝了啊。
        人是不断成长的,她被发小身上的这些变化甩出老远,准确地说离了无话不谈的少女时代,她失去了倾听者和支柱的角色,变得越来越难撬开那扇紧闭的心门,更无法去拥抱她,拉她爬出这堆泥淖。
        谢颖毁掉了最后一根支柱,最后一道门缝。
        她能做什么呢,曲大头鱼有些难过,蔫蔫地塌肩膀。
        
        “但是婷婷,我……我很难拒绝亲密。”
        曲婷婷抬起头,愣愣听着。
        “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我都不是完整健康的。”她又在说抽象的话了,但这次曲婷婷感到了些微刺痛,她眼圈发涨,听发小轻声说道,“我喜欢有人挨近我,不留我一个人,就像现在这样,我们吃过午饭坐着喝茶……有很长时间可以说话,很安全,也很惬意。”
        
        “每一种亲密都有这样的时刻。”
        “……但不是谁都能幸运地得到爱情。”
        
        
        
        
        0016 第十二夜上 借我一双小翅膀
        闷热的下午。
        方清樾急忙忙踩过乐达的门边,手掌心满是汗水,导致按指纹前不得不在牛仔裤上抓一下,像个愣头愣脑的傻学生。
        “清樾这里!”老杨伸高手臂喊,女孩惊得四处看,最后回眸望向这边。
        此时高楼外灰云疾驰,大片的慢反射从窗户映过来,沿着她蓬乱的发丝和侧脸描出很浅的逆光。
        虽然已经合作一星期,可这又乖又青涩的一瞥还是把杨Bonny就地艳杀。
        
        “妹子,”好看的脸蛋有特权,老杨给人测体脂的时候格外客气,还给人塞了瓶青瓜盐汽水,“最近锻炼强度还适应吧?”
        女孩规规矩矩脱袜子,瘦薄的脚掌踩到智能机上,听到后笑了笑,“嗯,我感觉好多了。”
        老杨从心底哎呦一声,咧嘴笑的跟老父亲似的,她原本只是承江澜一个人情,谁知道自己也有被刷脸的一天,老杨颇为感慨地从打印机里拿出体测结果,中性笔在几个数值上画了画,“还要再加把油。肌肉量不达标,基础代谢上不去,继续吃,别怕重,体重上去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桌子上摆着方清樾的档案夹,两张体检纸平铺开,肌肉量那栏进步微小,方清樾严肃地点头,她既然接受岚姐的好意,也交了钱来锻炼,态度绝对是认真的。
        乐达健身房在滨水排前三,私教都有国际证书,八折是内部价中的VIP待遇,推荐来的Bonny又是康复和营养方面的行家——江澜如此体贴入微,彻底攥住方清樾那点羞于见人的私心。
        
        私教室里哀嚎连连,时不时夹杂着教练的几声吆喝,唯有老杨轻声细语,在肌肉林里活成一朵娇花。
        “我的愿望呢,还是希望有男生来瑜伽室,女生来举铁。”老杨帮她护着杠铃,“一组十个,肩膀放松,找一下核心力量,对,有感觉吗?”
        旁边一个小胖子满脸狰狞地甩大绳,方清樾看得心有余悸,连声感谢Bonny不杀之恩。
        “应该的……我会员里病号那么多,个个是大佬个个有故事,不用我多说。再说基础差的人只要开始做,哪怕往前走一步都是进步,私教的作用是什么,不就是配速器吗?”
        方清樾喘着气笑。
        “啧,别笑这么好看,我这给你打预防针呢。”老杨又从心底哎呦一声,“就好比爬楼梯,你原先在地下室,现在已经适应一楼了,该往上爬一阶,我呢就会给你配高点,你会觉得有点难有点累,不过还能接受,做完也不太累,好吧?”
        “好。”方清樾已经感觉后背发热,以前运动半小时才能出汗,现在五分钟她就像只鼻头淌汗的小狗,可见基础代谢在提高,体重也在增加,但腰细了一圈。
        老杨帮她拉伸时也发现了,她一边帮忙揉小腿一边苦口婆心,“求你了妹妹,多吃几口好伐,食谱都发过去了,再细下去你岚姐不知要笑我多少年。”
        然而老杨嘴上哄着,手上一点都不留情,泡沫轴滚过小腿肚,被深情呼唤的妹妹趴在瑜伽垫上疼得无暇开口。
        好不容易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