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3

筋膜迎来垮塌式的轻松,清樾舒展眉心,瘫在垫子上看屋顶裸露的管道。
        
        “Bonny,怎么没见岚姐上过私教课?”
        她兢兢业业打卡一星期,一次都没碰到。
        “怎么,嫌弃我啊?”
        “没……”
        “有也没事,你现在是杨家将里头号小白菜,人我扣下了,不出师不准走。”老杨蹲她旁边,手托腮开玩笑,“乖,别理岚外婆,她们那群女人太野,你小身板遭不住。”
        “……嗯?”
        “太能玩了,也难度太大了。大课还好,小班那些人个个是职业选手,哪叫上课,叫斗舞聚会才对。”
        看白菜清樾还一脸茫然,老杨就从头开始解释,她扯了扯自己的黑T恤,“我们这些穿logo的是全职私教,平常带带会员,偶尔去上大课拉拉人气。岚岚是兼职,就在操房‘驻场’,按月结算,不过因为她太火了,学员进阶后都想跟她继续学,老板就让她开精品小班,这个也算在私教课程里。”
        方清樾似懂非懂,“有多火?”
        “快成地下爱豆的那种火,被学员塞情书爆柜的那种火,怕不怕?”
        “……挺怕的。”方清樾想起谢颖的直播间,有点头皮发麻。
        “是吧,就挺同情她对象。你也知道,她啊……但凡服个软也不会遭这么多事。”Bonny喝了口功能饮料,看了一眼盘腿坐起来的女孩,“你说我直女思维也行,反正我觉得要么不结婚,要么就要承认家庭是个必须放弃任性的地方。”
        “……”以责任论婚姻恐怕是方清樾最不喜欢的话题,她不置可否,只是追问道:“性格强一定是坏事吗?”
        她喜欢这样光彩夺目的人,周纹、谢颖都是如此。有的人天生就是一团火,拥有就好了,还要想着把火浇灭吗,不会的,哪怕她经历过同样的占有欲、低落和妒火,被闷在大片委屈中无法翻身,也不会将共情分给传说中岚姐的前任。
        她想起冬天时摸到的医用敷贴,就更加执拗地抗议——任何时候、任何情绪都不是付诸暴力的理由。
        “当然不是坏事。”老杨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成年人知道怎么中止争论,也知道怎么避免交浅言深。“好了好了,知道你是小迷妹,她今晚有尊巴课,去玩玩?”
        
        天色暗下来,灰云堆积成黑云,从支起的斜窗刮进一股潮闷,滨水又要下雨了。
        方清樾走出私教室,玻璃幕墙的另一头是大操房,她鬼使神差地停在门口,手指尖碰到玻璃门。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踏过那道线的,像抓住一抹烟,一尾浪,忐忑而迷茫地追了进去,她被冲进欢闹的人群,亦在舞台正中间找到了那道身影——她们终于光明正大在人海中交织,一切仿佛炸开的火焰,燃到眼里心上,冷静、欣赏、客观再也无从说起。
        “今天有新朋友来,”江澜隔着老远看见小朋友溜到最后一排,趁着换歌的空挡说,“我再说一遍啊,咱们尊巴课并没有固定的舞步,我跳大家跟,跟不上或者觉得不想照我的走就自由跳,怎么跳都可以,没关系,就算你不会跳舞也希望能享受这种乐趣,好不好——”
        “好——”一群人捧场,像一大锅开水,方清樾就混在里面跟着沸。
        她从后颈开始战栗,身上的汗珠一粒粒撒向地板。这一瞬间窜高的欲望很难说清缘由,音乐渲染开,节奏感炸裂的英文歌碾着鼓点,在层层挥舞的手臂中扩散,方清樾甚至感觉这些鲜活的音符掠过身体,她跟着摆动欢呼,扭胯跳跃——跟不上没关系,旁边的小伙子还在颠着屁股扭海带舞,跳得丑也无所谓,反正不会有任何人嘲笑她。
        方清樾离开这种真诚又奔放的氛围太久了,久到她都要忘记快乐本就存在于瞬间,不需要铺垫,也不需要牺牲。
        歌的缝隙,舞的节律,哪里都能放得下这一小勺的蜜糖。
        
        一曲终了,江澜扇扇风,她撩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头发,单手叉腰说:“我说,你们谁放的这么炸的歌,几首了这是,别太过分,小心我不跳了啊。”
        女人眉眼都染着笑,灯光一照带点娇嗔,无袖T恤和热裤被汗打湿了,她不在意地把皱巴巴的衣角系起来,尽情展露让人血脉贲张的腰肢。
        “没了没了,我们哪敢啊,姐你接着听,有惊喜。”第一排的小个子举手说。
        方清樾这才明白过来,岚姐的音乐是学员准备的,什么叫艺高人胆大,这便是了,说跳即时舞蹈半点不含糊。
        全屋里的人满怀期待听下首,结果前奏一响,大家笑得东倒西歪,江澜抖着手指,一副吾儿叛逆伤我心的表情,“你们啊,友尽了啊友尽了,来赵小东,您给我上来蹦一个?”
        话音刚落,音响大声唱:快乐池塘栽种了~梦想就变成海洋~
        小个子赵小东笑出猪叫,她双手抱头,被江澜薅着后颈拖到台上来。
        江澜耸耸肩,哼道:“说实话,这首我还真会跳,前几年幼儿园保留节目,来来来,你们自己选的歌哭着也要跳完,都跟着跳哈。”
        说罢她还真走一步跳一下,双臂画个大圆配合翘脚尖,开始幼儿园式浮夸表演,赵小东在旁边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