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5

,终于……手指肯隔着湿透的布料,给她降下一点点爱抚。
        太少了。
        又太多了。
        “……嗯呜……”她攥紧被单。
        衣服缠在身上化为沉重的枷锁。她盯着粉红色的房顶,无力地承受一浪接一浪冲击,却始终得不到纾解,她想要,想要……灼伤、烧伤,随便什么才能转移此刻的焦热。
        ……可帆和舵都不在她手中。
        这种控制在记忆里代表逗玩和惩罚,她不得不说着淫荡的话求饶,有时候还要自慰给对方看,接受相当长时间的羞辱。
        
        她弓起身子,一遍遍说。
        我错了,对不起……
        饶了我……
        你别……
        
        “……你别生气……”又一波巨浪,她呛了水,意乱情迷中服了软,抬着腰去蹭要离开的手指,“我,我……”
        她小心翼翼地说,一边用身体讨好一边嘤咛。
        生气?江澜停下动作,歪头看她,发现这孩子说得挺真情实感的,便俯下身将她捞进怀里,“不舒服吗?”
        “……不、不算。”
        “宝宝,放松。”她似乎摸到了哪个症结,一边说一边继续脱小朋友的衣服,慢慢抚摸乳房上被勒出的红印,“我没有恶意,现在情趣这么多,但有一点,你要舒服,要享受。”
        方清樾张嘴喘气,泪汪汪看着她。
        肉体关系需要信任,情侣之间需要爱,溢满而无处消解的爱也好,瘠薄而慢慢出芽的爱也好,总之这都是让人快乐的,无负担的,后面这句不符合两人关系,江澜没说出口。
        江澜的动作更轻了些。
        小朋友有些性冷,上床没有声音,不做要求,她很容易曲解一些动作,进而感到不安。大半年的接触让江澜串出一条线,她俯下身,方清樾迷蒙地夹住她的腰。
        “我这样抱你,舒服吗?”
        “……嗯。”
        “这样亲,舒服吗?”她温柔地问,转到胸前,还故意啜了一声给她听,听上去就湿辘辘的很色情。
        方清樾抬起手臂遮住眼睛。
        “回答我嘛。”
        “嗯……”尾音差点没收住。
        “想让我进去吗……还是更喜欢在外面?”
        小朋友一直表现的态度都是随便,江澜便没有问过,现在她明白了,这是种什么都可以的忍受,而不是真正享受其中。
        不是这样啊宝宝。
        “……”方清樾咬着唇,她完全被这些问题烤焦了,许久才磕磕绊绊地回答,“你……你进来……”
        “那好。”江澜跪坐着,大腿垫着方清樾打开的双腿,一手揉阴蒂,一手探进手指,大腿连带着臀部的肉瞬间缩紧,甬道热情地翕动,一点点将她往里含,“现在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
        “宝宝,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手指埋在壁肉深处,小口撑满,不停淌着蜜液,她转了转手指,浅浅地挪动两下,肉芽更迫不及待地吸吮她。
        浪头衔住刚才断掉的浪尾,由慢到快,由浅到深,方清樾呜咽出声,她越缩越紧,手指简直在缝隙里抽插,充血让小腹微微鼓起,汗顺着淌下来,消失在白色被套中。
        插入、占有,越强势越有种隐秘的欢欣。再破到深处的时候速度放缓,方清樾浑身颤抖,终于从一直挟裹她的耻辱里伸出手,在呻吟地间隙喘道,“快一点……啊……再……呜……”
        紧接着,浪在她身体中驰骋,肉体摇晃着,床啊天花板也摇晃着,她拿开遮住眼睛的手,在溺水前搂住江澜的脖子,晕乎乎地说,“……我喜欢啊……”
        她抹去指代,只模糊地、热情又不知羞耻地吐出这句话。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学会不在意这些长年累月的小伤口了。
        藏起来就不会被人嘲笑,会不要紧的,会没事的。
        可是……如果以后她有幸被爱,那个人会一条条数来问她疼不疼,然后抱抱她,亲亲她吗?
        ——没有人不渴望爱,没有人不渴求被人疼惜。
        
        ……
        
        暴雨中,灯光环绕的商业中心也黯淡了色彩。
        两人洗完澡蜷进被窝里,各自卷着一边被子,像在巢里毛挨毛的鸟儿。
        “你前未婚妻……”江澜侧过身来聊天,“是个什么样的人?”
        方清樾平躺着,双手规规矩矩压着被子,转过脸来,“一般吧。”
        她诚实地说,“不算人品好。
        “我妈妈不喜欢她,这几年过得挺辛苦,你曾经说……合法后变好了,其实没有变得太好,传统婚姻里的婆媳关系好累,真得好累。”
        “但你没放弃她,是她放弃了你。”
        “……嗯。”
        “很巧,我和我前妻的妈妈也关系不好。”江澜躺回去,“啊忘说了,我结过婚,又离了。”
        “嗯。”
        听故事不需要光,两个人关了灯,静静听雨声。
        “她想要孩子,我们都没空生,所以她想让我辞职。”
        清樾皱皱眉,她认真听着,“然后呢?”
        “我不想辞职,”江澜吸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