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7

每到这时……谢颖那张脸就阴魂不散,逼着她去刨这下面的恶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方清樾愣了愣,她生出一点不堪,在江澜亲她耳朵的时候侧过脸,伸手托住了女人的下巴。
        一开始的动作是捏,但她不喜欢这样强迫别人,手指就塌了下去,变成了网络爆红的摊手掌托狗狗。
        江澜也没退,仰脸望着她,用下巴蹭了蹭手心。女人脸上的裸妆很文气,眼睛水润,口红带点橘,她依旧是明亮的,柔软的。
        “然后……”方清樾放下手,小声问,“你要做什么吗?”
        唉,小可怜,江澜心想不能再逗她了,而且来都来了……再说教也没意思,她摇摇头,拢过小朋友的一绺碎发,吻了一下瘦瘦的,老人常说的很没有福报的耳朵。
        
        ……
        
        做爱分场合,或许还分主客场。
        ——这是方清樾今天学到的冷知识。
        
        女人横在她的大床上,床单被套形成浅灰色浪沫,将白花花的皮肉纠缠噬咬,她在浪与浪中被迫仰起身子、又被狠狠压下,翻滚蜷缩,一声声地呻吟,后来塞满了,受不住了,她可怜地夹夹腿,湿淋淋的软肉把手指往外推。
        水液蹭得到处都是,在床单上留下一汪汪深色,这是第几次了……江澜有点意识模糊。手掌再压过来揉时,私处磨得痛,她呜了一声,手指抓紧被单。
        不过下一波刺痛没有降临,清樾跪伏着向下撤,掰开她的大腿,唇吸吮着湿透的小口,软舌舔弄一圈,于是快流干的水再被榨出来,“啊——”她蜷起脚趾,心想自己要死在这张床上了。
        几进几出,欲仙欲死。
        这个白天很混沌,仿佛只要做下去就永远摸不到尽头,外面又下雨了,屋里填满颓丧的灰,方清樾撑起身子,借着暗光俯视她。女人软得好似没了骨头,用鼻音细细地喘,方清樾伸手抓住高耸的乳瓣,奶白挤压,沿着指印泛起潮红。
        一捏就流出更多水。
        大腿和手腕都绵绵的,无力推开,任凭舌头探入,她低吟出声,汗珠淌过下颌,一仰颈就落到锁骨窝里,眼神绞碎了,泛起浅浅的水雾。
        想听她叫,想看她欲罢不能,更想要迷离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扎根,想要爱抚,想要挽留和依恋……
        这是欲望,很早前从她身体里剜走,又终于在这个冗长的白日复生。她的房间,她的床——整洁被打乱,北欧性冷淡风里闯入一抹雪白,一道艳红。
        燃起熊熊大火。
        她用唇舌再一次将女人送上顶峰,火舔上她的脚踝、膝盖、大腿根,烧灼着愈发空洞的心,她跪在女人旁边,拉起手来一点点往自己身下摸,欲望烧光理智,烧断年轮,她直接变成一个哭着要糖的孩子。
        “岚姐……你摸摸我……”
        她小声呜咽着。
        “唉……”女人缓过神,胸脯来回起伏,懒懒地伸出手勾住她的脖子,坐起来和她抵脑门,笑音绕到耳边,“小坏蛋,舍得松口啦。”
        边说着手伸到背后,一巴掌拍在臀肉上,
        “呜……”
        并不太疼,但一下刺激出满眼泪花。
        “想要么?”
        手施施然抚过后臀,轻挑地弹了弹,滑到身前,才磨进一个指节,小口就迫不及待吮着手指吞进去。
        “啊……嗯……”
        女孩弓起身体不停颤抖,跟着手指的抠弄扭腰,她挺着胸,满是哭腔地叫着,“难受……”
        “要我……”
        “你要我……”
        
        白日溜走,情欲混进湿雨,模糊了映在窗上的红灯绿酒。
        
        直到夜幕降临,江澜才从昏蒙中醒来,睁眼看到漆成橡木纹理的天花板,她两眼放空,许久才转头望向床边。
        地上落了好几团卫生纸……枕边人被折腾的还没醒,紧紧地卷起身子,像小心藏着伤口不让人看见,小小一团特别可怜。
        怎么求几句就停不下来了,还这么用力,这么多次,不知道有没有弄疼她。
        江澜叹了口气。
        这一睡就错过两个饭点,胃醒了开始闹饿,她蹑手蹑脚下床,想着先找点吃的。
        家是主人的一面镜子,每个细节都值得写段故事,江澜拉开冰箱前先看见了两枚冰箱贴,还是前几年的故宫纪念品,这不意外,小朋友的确像那种台风来了拿“朕知道了”胶带封窗的人。而且这组文创也很好看——滴胶封名家国画,一个水墨虾,一个水墨红鲤,在白板冰箱门上相映成趣,栩栩如生。
        大把晦暗中,江澜凑近看下面压的小便条。
        
        【丝瓜?鸡蛋?土豆?】
        【明天记得翻咸柠檬】
        【大列巴还有三天过期,以后千万不要再买了】
        【糖糖的这批生骨肉不好,下次换一家,13号驱虫】
        
        字迹像行书,笔势很有美感,肯定花时间练过,看着看着就翻到最下面一张。
        指尖轻轻摩挲着字痕,此刻雨声绵绵,有什么东西正被慢慢泅湿。
        
        【方清樾,你还这样被人间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