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9

是满足私心,这些翘起来的情绪咕噜咕噜刺激神经末梢,快乐、安全、舒服、幸福……她摄取卑微而隐秘的欣快。
        无耻的,意淫。
        喂,你该知道,你该害怕。
        这样的做爱和吃饭喝水没有本质区别,双方完全可以因为“合作不愉快”和“做腻了”终止,就像吃烦一道菜,泼一杯隔夜茶,扔一张旧床垫。
        她连对方是不是喜欢这具肉体都很没自信,该惶恐,该知足,哪里配心安理得。
        
        不过……可能有性趣吧。
        昨天她有模糊的印象,指套用完了,对方没有停,把她抱起来继续进入,于是她软软地倚在女人怀里,坐在赤裸的指节上一遍遍哀求挽留,指甲埋在身体里其实不舒服,她有些疼,但这份急躁她喜欢,疯狂啊疼痛啊都很甘心。
        这样也挺好的。
        
        雨下多了渐渐变了味道。
        盛夏的暴雨踩下延音,无限拉长变淡,直到奏出一曲忸怩惆怅的秋怨。
        蝉叫过,蝉哑了。
        下午方清樾花了两小时给咸柠檬换盐,某块皮肉磨得疼,都不能久坐,她只好扶着腰躺回床上老老实实涂药,消炎和保护黏膜的流程很熟悉——喷口连着长管,她捏着被单,单手把它一点点挤进去,按下喷杆,泡沫瞬间膨满阴道,塞鼓小腹。
        
        “叮。”
        微信响了,方清樾把手机捞过来。
        "樾樾。"语音慢慢讲,带点小女生的甜腻,"昨天甲方爸爸来公司撸猫,随口提了句单子,流程好像到你那了吧,老板让我问问。"
        ……为什么要去公司撸猫,这个甲方好没道理。
        大概说出来也把自己窘到了,下一条解释说,"哦,就咱楼上的秃头爆肝厂——灵曜他们,互联网公司就这点不好,没猫还来薅咱们的猫,他们负责人又带来了一单给咱做,我发你喔。"
        一单未平一单又起,上次做浣熊脸的毛差点没把她弄瞎,方清樾深吸一口气,闷声说知道了。
        这份工作是前几年穷到没办法时找的,报酬虽然多,但能搏的晋升位置很窄,而且难度大弹性大,几乎榨光了她的健康。
        也许该换一换了。
        换掉吧。
        她翻过身,半边身体贴紧床面,泡沫消减下去,变成细细密密的水,肚子里晃一晃仿佛有了声音,情欲莫名被勾起,她夹紧腿,感到更深处的热液融入河床冰流,将她整个化开。
        啊。
        她咬着唇闷哼,脊背颤抖着,灰雨滴滴答答映到眼睛里。
        ……
        说起来,
        八号……好像就立秋了。
        时间过得好快。
        
        主人家赖掉了整个星期天。
        所以等她发现自家冰箱上的留条已经是雨后了。
        
        女人的笔画细,用老方灌输的书法品鉴来说随意到潦草,不过看上去并不丑,反倒大开大合的挺有个性美。
        【亲爱的达瓦里氏,剩下的硬列巴我帮你啃掉了,要相信白雪红旗终会吹过冰原,我们必将胜利。
        ——哈哈就不中二了。不过宝宝,你知道不?
        你家楼下一条街外,也就是滨大附医东院区的后巷,有整个滨水市最好吃的超软多汁大肉包,还有地道热豆浆,有空记得去吃啊,对自己好一点。】
        末尾还怕她听不进去,画了个更放飞的笑脸,嘴画歪了特别魔性地咧到纸外。
        
        方清樾手里抓着淘米的盆,愣在那好久,她机械地转身倒水、淘洗、加水,把内锅塞进电饭煲,她一边点选稀饭模式,一边嘀咕道——
        "完蛋。"
        
        
        
        作话小尾巴:
        补全了清樾最后一点转变,独角戏太难写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嚯嚯自己QAQ。
        
        曲婷婷:请听题~最让你印象深刻的爱称是什么?
        方清樾:亲爱的……
        曲婷婷:嗯嗯。
        方清樾:达瓦里氏。
        曲婷婷:……?
        
        
        
        0020 第十五夜 不要拒绝
        
        太阳悬在城市西郊,不甘不愿烧掉最后一点白日。
        
        “我不太行……”
        女孩嘴唇发干,不停向后缩身体,裙摆在大腿上叠起一层层毛边。
        床边,百叶窗抵挡住外面铺天盖地的辣火,漏下几丝光路。
        “这有什么嘛。”沐浴在其中的女人光着腿,背对着她解衣扣,领子滑落,光斑与裸露的肩头混在一起,冲得方清樾头晕目眩。
        她吞咽一口唾液。
        女人撩开头发,转过身来。
        第三颗露出奶沟,第四颗、第五颗……这时她改变主意,就这么露肩袒胸,乱糟糟地爬上床来,脚尖一下下蹭清樾小腿肚,笑声勾得人心痒痒,“忘了,衣服该留给你脱。”
        话是这么讲,可她舔舔牙尖,边说着边摸到大腿,手放肆地从裙底捋上去,直到五指捏住腰肉,往前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