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0

行一步把猎物按倒。
        方清樾怕痒,春笋般的身子塌成一团,她翻过来滚过去,昏头昏脑的,什么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哄着脱光衣服,肩膀抵住床,卧趴着一边喘一边抖。
        后悔了,不该答应她玩情趣的……
        方清樾羞耻地把脸埋进毛巾被里。
        
        “滴答。”
        按摩油滴到背上,沿着脊柱响到方清樾耳中。温热的手掌将它们揉匀涂开,捋到后颈,手指一条一条向旁边擀。这里挺僵的,积年累月的伏案工作留下不少硬结,甚至顺着筋肉到肩膀,肩背板结更加严重,按摩师干脆攥起拳,用突起的指节滚过肩岗。
        “嗯唔……”清樾皱紧眉。
        “客人,你这到处都是病啊,”掌根碾过肩胛骨,又是一阵咯吱咯吱的关节响,可见黏连有段日子了,女人问,“有肩周炎,嗯?”
        这套动作连贯自然,方清樾一瞬间觉得岚姐不像胡乱扮演一个按摩店小姐,整个背火辣辣的,她小心翼翼回答:“犯过。”
        女人不睬她,掌指自脊柱滑下,向外错开一指节,一层层揉擀肌块,指肚时不时摁到紧绷的筋膜,左右一滚……
        “啊!”方清樾叫了一声,“好疼的……”
        “腰肌劳损?”
        “……嗯。”声音弱下去。
        “腰突没有呀?”
        “有过……”
        “你才二十多诶。”
        “呜……”方清樾听得心虚,只能低头服软。此刻抹去理智以及伴生而来的胆怯,她如同跨过藩篱,不自觉地融入角色扮演的迷影中。
        
        “小富婆。”才说几句话,床伴又给她乱加人设了,而且嘴上胡诌手还不老实,撩起一角内裤来捏她的臀,“你做什么工作的嘛,坐这么久。”
        啊,好羞耻……她捂住脸。
        “……穷画画的,设计狗。”
        “原来是艺术家啊。”她趴过来贴着耳朵说,柔得像说情话,手从后背滑向腋窝,方清樾乖乖侧过身,嫩乳便迫不及待地挤进对方手心。
        推,揉,绕着圈到乳尖——她仰起脖颈,细碎地喘出声。
        爱抚从颈下开始,依次是锁骨、乳房、腰腹,肩头、手肘、手指……摩擦而来的热,肌肤相亲泛起的情动,从骨头深处窜出的岩浆融化冰川冰河暗流,大片肌肉纷纷苏醒,重新构成一个热气腾腾的她。
        油淋到手腕,按摩师捻住暗藏在筋肉里的疼痛丝,拎出来一段段捏碎——啊……腱鞘炎折磨她太久了,好像从雨季开始就没停过,每每贴着膏药画到深夜也不会有人在意,这是……她收到的唯一一份怜惜。
        眼前不自觉蒙了一层雾,清樾抬起手,哆哆嗦嗦去解女人身上的纽扣。
        江澜顺从地折下身子,让她解得更顺利一点,薄衫剥落下来露出大片雪白,胡乱堆到臂弯。方清樾搂得再近,两人交颈纠缠,嘤咛呻吟,激情时手抓到背后,一拉一搓扯下半边胸罩。
        “不摸摸吗?”女人挑逗她。
        油汪汪的手顿了顿,探进去由轻到重,两团乳房被狠揉几把,片片潮红,揪得满是油。
        厚脸皮娇喘着,还挺了挺胸。
        “……小可爱。”
        女人说话满是笑音,“别害羞嘛。”她脱去衣服,赤裸着重新跨坐上来。很快皮肤从干净到油亮,从干燥到汗湿,毛巾被裹着两具胴体,交叠相蹭,无边无际。
        
        精油一遍遍淋湿、吸收,就算是腋下、脚底、腿弯,每一寸皮肤都会被留下痕迹。肌肤相亲往往带来归属和爱,是无法抗拒的依恋。方清樾想:那她有过细细的抚摸,柔柔的爱抚吗?不知道,襁褓时母亲离婚离得心力憔悴,早早给她断奶分床,可以说她长这么大,一路磕碰着找生来便被剜去的那部分……她渴望包容的怀抱,安全的避难所,又无比惧怕因为依恋而被厌烦。
        
        江澜揉开冰凉的膝盖,这孩子还是好瘦——小腿又直又长,就是不长肉,向下摸到脚踝,手一握就能裹住整个骨节,她连声叹息,指腹捏着脚跟后的肌腱,一点点向上抻,这时小朋友包在毛巾被里,憋着气哭了。
        泪从眼尾滚出来,和汗一同打湿鬓发和耳朵。
        “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
        “那要进去啦?”
        “嗯。”
        怎么进去不必多说——佩戴式按摩棒放在床头,还是前不久新买的,成人用品第一次网购到家,方清樾有点难以直视,她闭上眼,听避孕套被撕开的声音,内裤被褪下……
        几秒没有动作,她忐忑地睁开眼睛,不料自己正被架高大腿,可怜巴巴卷着腹,一眼就看到两个鼓胀的乳房,还有内裤半褪,拉出的透明液丝……
        “小可爱,你全湿了。”
        方清樾涨红脸,没等她答话,腰被托着,她顺从地张开腿,晶亮的小穴一口吞下,“啊……”腰绷紧,阴道下沉,将棒体吃得更深更紧。
        硅胶抽出回撞,白沫跟着搅起,发出啪的一声。
        江澜看着她,小朋友双腿缠着她不放,跟着律动带着泣声轻哼,耳发湿了黏在两腮。她敞开软软娇娇的身子随便操弄,每次插到底,小穴千回百转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