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

能吗?”
          
          景修白紧紧盯着池芯,“看情况。”
          
          方才要杀池芯的那阵疯狂和冷酷消失不见,此时的他脸上尽是理智和冷静。
          
          他们所在不远,池芯听到了他们的话,吓得手里的枪差点脱手而出。
          
          男主景修白是C国顶级病毒研究所所长的儿子,中学时游学S国,被无意中抓去做人体实验,注射了某种药物,导致他有了冰系异能。
          
          在这个电影中,异能的出现代表着一种罪恶,甚至不为众人所知。
          
          虽然后来男主被他父亲给救了回来,但是由于这段阴暗的经历,让他内心有种隐藏的疯狂和冷酷,在天使型女主的治愈下才逐渐走了出来。
          
          在电影中,这段丧尸围城的剧情,本该是男主凭空凝聚了漫天冰剑,再加上特意从A市区运来的生物炮弹辅助,才击退了丧尸狂潮,也将异能一事暴露到大众眼前。
          
          但是现在,池芯看着景修白冷漠的眼神,丝毫感觉不出他有出手的征兆。
          
          池芯欲哭无泪地继续摁下扳机。
          
          咔嚓。
          
          弹夹空了。
          
          之前没人想过要给原主多少□□,她怀疑这把沙/漠/之/鹰都是因为混乱之中拿错了才给她的。
          
          以原主这小身板,光摁一下扳机,就得被后坐力给顶出去,自己给丧尸送菜。
          
          这,这怎么办。
          
          剧烈的恐惧再次涌上,池芯慌乱地瞄向四周,正好看见景修白目光冷静,没有丝毫伸出援手的打算。
          
          池芯的心中又被压上一坨沉重。
          
          她看向景修白的眼中,不禁充斥着一股控诉。
          
          为什么还不出手,你在观察些什么啊大佬!
          
          在电影中可没有拖这么久,再这样下去,那只高阶丧尸会越来越愤怒,到时候就不止现在这些数量了。
          
          似乎注意到了池芯的眼神,景修白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满是探究和警告。
          
          池芯打了一个哆嗦,手里的枪一把塞入了丧尸张开的大嘴中。
          
          池芯: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由于一些遭遇,她一惊恐就容易面无表情。
          
          呆了不到半秒,身体仿佛有自主行为般,下意识地抬脚一踹,那只壮硕的男性丧尸,就如纸糊的一般,直直地被她踹下了城墙,还带着几个同伴一起滚了下去。
          
          她回过身,脸上的表情淡漠之极,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有看到的人,都不由倒抽了口气。
          
          这……这是池芯?是那个柔弱的,靠男人的救助才能活下去的池芯?
          
          然而池芯只向下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救命……
          
          她心中越怕,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空白淡漠,在众人心中也愈加深不可测。
          
          要想办法让男主出手,否则所有人都会死,哪怕生物炮来了都不管用!
          
          池芯坚定了一个想法,转过身看向景修白,刚要说话。
          
          异变突生。
          
          “池芯,你是这一切的罪人,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应该去死!”
          
          一人蓬头垢面地冲过来,表情扭曲,颤抖的手抬起枪,直直地指向池芯,发出愤怒的狂吼。
          
          “是你,是你造成这一切的,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去死——”
          
          池芯看到了指着自己的枪口,不想死的执念一下子冲向心头,她飞快地抬腿,想要对对方进行友好的劝诫……
          
          “嘭。”
          
          当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手里的枪直直飞了出去。
          
          池芯一脚稳稳撑住地面,整个身子倾斜着,另一只脚高举过头,定在踹向男人手腕的瞬间。
          
          “抱歉。”池芯看着飞出去的枪,和那人惊愕与愤怒掺杂起来分外扭曲的表情,尴尬地停了半天,而后面无表情地收回腿,真诚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2.  一起下去吧你   两只青蛙四条腿。
        
          那飞出去的枪甚至还砸中了一只丧尸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