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8

没有了系统的控制,池芯收不住手臂上这股可怕的力量。
          
          于是在众人的眼中,池芯满脸决绝,以孤注一掷的姿态抱着景修白,带着他猛地一翻。
          
          跳下了几十米高的险峻巨墙。
          
          
        
        
        
        
        3.  去成为英雄吧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
        
          池芯在连自己都不可置信的绝望中,“带着”景修白跳下巨墙,风声贯耳而过,墙上探头的人们也化成一个一个的黑点。
          
          “滴,惹祸值上升至55,恭喜宿主!请再接再厉!”
          
          一个带着男主跳墙的举动,居然涨了五十点惹祸值,看来得罪男主的代价,果然不小呢。
          
          冷冽的风将池芯的脸都吹木了,甚至还有闲心在心中吐了个槽。
          
          身处这个不科学的电影世界,池芯已经看到了自己多舛的未来。
          
          但是系统这个操作,却给池芯敲了个警钟。
          
          一旦惹祸值低于及格,系统就能随意操纵自己的身体,若是一直及不了格……这具身体最后会归谁?她的意识到时会被怎么样?会干脆被嫌碍事而被消灭,还是更恐怖的,被禁锢在这具身体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一直到死?
          
          池芯心里猛地一寒。
          
          在急速的下落中,景修白的眼镜不知被吹向了何方,清明锐利的瞳光同样充满着不可置信。
          
          池芯感到身下一凉,一阵彻骨的寒意顺着交叠的身体传上来,让池芯打了个哆嗦,猛地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抱着景修白!
          
          然而景修白没有趁机把她弄死,在刚刚凝聚出冰滑面后,两人身体同时一震,落在了之前层叠堆积的,失去意识的丧尸山上。
          
          不顾池芯仍然捆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景修白伸出双臂,将池芯护在了怀中,竟是要以自己为壁,承受两人的冲击。
          
          他的意图是好的,但是对于刚刚得罪了他,还拿到了恐怖的五十点惹祸值的池芯来说,这份保护的碰触让她浑身一寒。
          
          连快速滑动的危险都不顾,池芯下意识地就想把男主推开。
          
          于是她活动着自由的双手,对着景修白轻轻一推……
          
          景修白下滑的势头蓦地凝滞住,没有镜框的遮掩,他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愕,为了不让冲击将自己撕裂,只好任由池芯从怀中滑了出去,转手一把抓住一只丧尸的胳膊,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他迅速回头,去搜寻池芯的身影。
          
          哪怕是有丧尸作为缓冲,这种高度若是不做防护地掉下去,最差也得是个内脏破裂。
          
          此时的池芯: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多丧尸!
          
          脱离了景修白,她终于发现自己在什么玩意儿上面待了这么久。
          
          别想!别想咬住她!
          
          一时池芯竟然没有发觉,这些丧尸都是大睁着眼睛失去行为能力的,她强烈的求生意志再次爆发,纤细的腰部猛然向上扭去。
          
          在景修白震惊的目光中,她整个人以人类不可能完成的姿势向上弹起,轻盈的身躯如同废墟之上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诸多的丧尸间一触即离,手在触到某种坚硬发热的物体时下意识地一把将之捞起。
          
          她接连几个翻身来到地面,为了维持平衡而单膝点地,捞起的那根东西斜斜地举在身侧,一头黑色长发散落开来,铺满她的全身。
          
          惊起一地尘埃。
          
          然后她站起身,仰头看向上方的人们,身后是滚滚而来的丧尸狂潮,唯她一人当关。
          
          墙上的人:……
          
          景修白:……
          
          池芯看着自己手里莫名多出来的冲/锋/枪:……
          
          这一番操作,着实震撼到了L基地幸存的人。
          
          之前叫嚣着要去杀池芯的曹岩,一脸痴呆地拍拍郁襄的肩,“她不是你的同学吗?”
          
          郁襄呆滞地点头,“是啊。”
          
          曹岩:“你们不是一所平平无奇的名牌大学吗?还是什么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
          
          郁襄沉默一下,抬头看向他,“要不你把我推下去,看我能不能翻成这样?”
          
          幸存者看着池芯一番操作,心中对她根深蒂固的印象隐隐有些颠覆。
          
          同时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