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3

r />  英雄……
          
          这是个池芯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称号。
          
          一个怕死的胆小鬼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这部电影的票房完了。
          
          池芯握着枪,正打算回身射击,却猛然看到了所有人沉默的目光:“……怎么了?”
          
          “XM109型25毫米大口径狙击步/枪,净重四十斤。”景修白习惯性地想去推眼镜,却推了个空,眼中难得露出一丝惊怔,“从几十米高的地方扔下来,足以给地面砸出直径一米的坑。”
          
          而池芯,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接住了。
          
          池芯看着手里抵得上一个小型炮弹的枪,觉得实在没法解释,于是干脆举了起来,面向丧尸群。
          
          一个战士轻声嘟囔:“这不是卧射的吗……”
          
          另一人一巴掌拍上他脑袋,“女神用手也比你用枪厉害,你啰嗦什么!”
          
          池芯听着这些话,对自己因为缺乏常识而暴露出更多异常而深深默哀,她眼睛心虚地转向别处,正看到了停在远处,被丧尸重重包围的几台坦克。
          
          一个念头在心中浮现。
          
          她回头看向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年轻战士:“那些坦克,你们还要不要?”
          
          那名战士正偷偷看她,猛然见她竟然和自己说话,脸红得连黑都挡不住,结巴了一下:“可,可以不要!”
          
          池芯愣了愣,被他逗得眼里有些笑意,“不管要不要,别找我报销。”
          
          说完她提枪瞄准,速度快得让人反应不及,只当她上一秒刚举起枪,下一秒就传来了巨响。
          
          “砰——”
          
          池芯这次多用了一秒,因为不是无目标射击,而是瞄准了其中一台坦克的油箱。
          
          而正是这短短的一秒,给了景修白反应的时间。
          
          当坦克轰然炸开之时,景修白在瞬间凝聚出一面晶莹的巨屏,护住了包括墙下在内,人群聚集的这一部分。
          
          一面是末世最灿烈的烟火,一面是呆滞的所有人。
          
          这场本来应是灭城的危机,就这么以匪夷所思的方式解决掉了。
          
          当城门打开,所有幸存者自觉地分成两队,人人都带着大战后的惨状,沉默地看着外面的人。
          
          始终跟着池芯的战士,面容严肃地举起那只高阶丧尸的头,灼热的眼神望着池芯,犹如望着心中之光。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人击杀高阶丧尸,无论是和丧尸做斗争,还是从研究价值来看,这都是一座光荣的里程碑,他必须要为女神保住。
          
          池芯一回头,就看见了那颗头。
          
          正好上面半凸不不凸的眼睛晃荡了一下,噗啾一声掉了出来,只剩一根血丝连着。
          
          池芯:……
          
          她差点没背过气去。
          
          但是越恐惧,她的脸就越冰冷。
          
          于是那名战士呆呆地看着她眼神冰冷地瞥过那颗头,似乎在说把这玩意儿带进来干什么,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隐隐有些嫌弃的样子,心中一颤,眸光也愈加炙热。
          
          但他仍然抱着那颗头,随着池芯走进了L基地。
          
          池芯走过一道道复杂的目光,发现她和景修白基本收获了同等的关注,看来无论是景修白的异能,还是她突如其来的战斗力,都不是那么好过这一关。
          
          她抬眼看向一旁的景修白,他似乎早已料到了会有这种场景,脸上十分平静。
          
          察觉到池芯的目光,他向池芯望过来,没有镜片的遮挡,露出他毫无瑕疵的五官。
          
          清明韵致的眼睛里,有几分复杂的探究。
          
          
        
        
        
        
        5.  众人围攻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大雾)……
        
          无论景修白想从池芯这里得到什么讯息,池芯都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
          
          池芯:别看我,还没编好理由。
          
          她这个本该以罪人之姿押解进基地,还要进行审判的人,因为之前的一顿猛烈操作,此时正平静地走向议事厅的路上。
          
          活下来的战士们团团围绕在她周围,即使另有心思的人也不敢伸手碰她,看起来倒是像簇拥着她向前走。
          
          池芯不动声色地看向两旁,尽力不让自己表现得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