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5

/>  
          她望着景修白的目光里有着明显的担心,但是景修白只是安抚地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这一切尽收池芯眼底,不禁对景修白高看了一番。
          
          他现在正身处麻烦,要是异能的事不解释清楚,他可能会被打为异类。
          
          在这种情况下,他如果对女主表现出过多的在意,说不定还会牵连于她,于是故意装作冷淡,和她撇清关系。
          
          妙,太妙了。
          
          “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了,很多人失去了亲人,失去了朋友,人人都悲痛万分。”曹岩站在前方,环视着每一个人,“但是我们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出问题了,就必须要立刻解决。”
          
          有人在哭,有人麻木不堪,也有人逃过了生死劫难,就开始翻总账。
          
          “是应该解决。”有人说,“池芯和陈祥违反规定溜出基地,还引动尸潮,造成死了这么多人,应该严惩他们!”
          
          “对,严惩他们。”
          
          “虽然池芯杀了高阶丧尸,但这本来就是她惹出来的祸,应该由她负责。”
          
          “我的老公,我的老公死了,我要他们偿命!”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有人念在救命之恩,提议功过相抵,也有人不杀池芯不罢休。
          
          那些战士对这种情况不明所以,但他们听着幸存者对池芯的指责,仍然牢牢地将她护在中间,没有分毫动摇。
          
          池芯众星拱月,如坐拥美人的帝王。
          
          让池芯还怪感动的。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景修白开口:“池芯和陈祥一起出去的,那陈祥呢?”
          
          此话一出,人人面面相觑。
          
          是啊,作为罪魁祸首的另一人去了哪里?
          
          池芯好歹还为了弥补错误而奋勇拼杀过,那陈祥去了哪里?
          
          池芯也这才想起这么一号人来。
          
          她搜索了一下人群,没有发现记忆里那张毫无特色的脸。
          
          反倒是接触到她目光的人,原先的叫嚣都哑口了片刻,一个个低下头不敢对上她的眼睛。
          
          “也可能是死在了尸潮中。”曹岩说,他看向景修白,流露出为难的神色,“修白,我不想质问你,但你在战场上展露出来的能力……”
          
          “他不是异类。”姜从筠挡在景修白的面前,“每个人都有秘密,不管怎么样,他救了我们所有人,他的能力不会伤害我们。”
          
          “从筠妹子,话不是这么说。”人群中有人说,“这明显不是人能拥有的力量,我们想要个解释,也是理所当然吧。”
          
          他的话得到了一片赞同。
          
          姜从筠温柔的眉眼溢出焦急的神色,她刚要辩驳些什么,景修白拍了拍她的肩。
          
          景修白一直都很冷静,他听着众人对他的质疑,叹了口气,“本来像我这样的人,在回到社会中时,是发誓不再使用能力的,但如今形势危急,我也顾不得暴露。”
          
          那名始终在池芯身边,还捧着丧尸头的战士突然出声:“我听说国/家曾培训过一支秘密部队,里面有些人是特殊能力者,你就是其中一员吗?”
          
          池芯目瞪口呆,这还带有人帮圆谎的?
          
          男主的异能来源,是A国那个妄图制造生化战士的公司,什么时候又和秘密部队扯上关系了?
          
          电影只有短短的两个小时,展现出来的信息还是太少了。
          
          那名战士发现池芯在注视着他,粗糙发黑的脸竟然红了起来,他不敢瞥向池芯,又严肃地守在了她的身边。
          
          “如果诸位有什么疑问,尽可以向A基地的研究所询问。”景修白彬彬有礼。
          
          当然尽可以向A基地的研究所询问,那就是男主他爹。池芯暗暗翻了个白眼。连这次对抗丧尸的生物炮都是他向A基地要来的,怎么会不帮他隐瞒。
          
          有货真价实的战士开口,再加上景修白平时做人还算成功,此时自然就没人再怀疑景修白,即使对他的能力心怀提防和敬畏,也不会摆在明面上。
          
          一个问题解决了,剩下的问题,自然就是池芯。
          
          池芯没有露出丝毫惊慌之色,反而凛然地回视着每一个向她看来的人,声音不似他们印象中的故作娇软,而是如泉水叮咚,泛着清冽的声响。
          
          “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