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17

似随意地一瞥,如利剑般睨向那个说话的人。
          
          “强者的直觉,怎么,你也有?”
          
          她倒是不知道是谁说的,但是带有挑衅意味的话被系统自动归为了攻击意图,他所在的位置对池芯来说,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靶子。
          
          那人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敏锐,讪讪地缩了下头,不敢再说了。
          
          “等等,这不对劲。”另一个一直在曹岩身边的青年皱着眉,“池芯是什么样的人,来基地的几周里大家都知道,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肯动真功夫?”
          
          最后一句是直直冲着池芯问的,他桀骜不驯的脸上满上敌意,明显对池芯记恨已久。
          
          池芯看了看他,想起来这是曹岩的表弟,叫什么忘了,好像曾经垂涎过原身的美貌,但是被索取了许多好处,还没占着便宜。
          
          别的不说,原身这个不给好处还能要到好处的海王能力,还真是远超常人。
          
          池芯给这个青年贴上个“炮灰”的标签,毫不客气地回道:“我愿意什么时候露功夫,还用你管?怎么,你遗憾没有挨过揍吗?”
          
          此话一出,曹青的脸顿时就绿了。
          
          他追池芯的事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一直被池芯吊着的事也不算什么秘密,现在发言,明显是为了报复池芯,没想到反倒自己找了个没脸。
          
          有池芯踢飞高阶丧尸头的例子在先,现在谁还敢找她挨揍?
          
          曹青不用向周围看,就能感受到那些嘲弄的目光,他的脸色也愈加难看。
          
          池芯轻松就将挑衅者的声音压了下去。
          
          景修白看着在战士的包围中一脸冷漠的池芯,微微皱了下眉。
          
          池芯并没有明着回答曹青的问题,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池芯和姜从筠同是大一新生,但她所做的事迹,大四的景修白和郁襄也有所耳闻。
          
          尽管她一路表现得可怜无辜,但一进入L基地就将他们甩开,迅速扒上多个金主的做法,无意印证了之前听说的都不是无稽传言。
          
          可是如今的池芯,冷酷强大,句句扎心,丝毫看不到那个作精白莲的影子。
          
          一个人,真的可以伪装这么久么?
          
          他的目光太过尖刻,很容易被池芯捕捉,她看到景修白探究的目光,条件反射就有点心虚。
          
          按照系统的要求,她需要走原身的剧情,因为只有跟着主角团,她能获取的惹祸值才是最高的,狗系统不愿意放弃这块肥肉,将这点列为了主线任务。
          
          一旦池芯想要逃脱剧情,自己单飞,系统有权利直接抹杀她的意识,取而代之。
          
          它看中的,就只是原身这个角色自带的惹祸本质,至于池芯这个宿主,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自从感受过被系统强行控制住身体,自己的意识如同被困囿在阴暗的囚牢之后,她就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系统抓到机会,将她取而代之。
          
          既然如此,她就不能和主角团保持太僵硬的关系。
          
          想到自己身上这个被塞满奇怪的东西的空间,池芯顿感头疼。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都开始讨论如何防御池芯嘴里那个“更厉害的东西”,池芯看向围在自己身边这几个伤痕累累的战士,想到他们为了保护自己在尸潮中奋勇拼杀,感激地说:“谢谢你们了。”
          
          几个战士都愣了一下,为首的那个年轻的战士连连摇头,方才正义凛然地驳斥众人,这会儿声音都弱了下来,听起来竟然有些……奶。
          
          “女神……不,英雄,你说笑了,是我们该谢谢你。”
          
          几个战士都疯狂同意。
          
          池芯被他黢黑脸庞之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给萌了一下,露出点笑意。
          
          而看到她笑了的战士,满脸都是美梦开花的梦幻表情,在意识到自己的神色之后,他猛然低下头,不敢再看池芯,小跑过去将那颗头又捡了回来。
          
          池芯:……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这颗头?”她忍不住问。
          
          小战士认真地看向她,“这是你的战绩,也是珍贵的研究素材,我会把它带回A基地的研究所,那是全国最好的。”
          
          他撑着说了两句话,一抹红晕就漏了出来,他的声音也小了很多:“你……你叫池芯?我叫萧黎。”
          
          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