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0

看到了池芯,她实在是太瞩目了。
          
          末世中的所有人,哪怕今日还没有拼杀,神态中也习惯性地带着紧张,看起来非常瑟缩。
          
          但池芯不是,她面容姣好,一身干净,在没有战斗的时候,周身气质平和,就像一个吃完饭要去上课的青春女孩。
          
          曹青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姜从筠的眼神也微微有些不自然。
          
          曹青怎么想都咽不下这口气,曾经可以轻易玩弄的女人,还没等他下手,现在突然变成万众瞩目的战神,还当众给了他那么大的难堪。
          
          看池芯背对着他们,曹青握了握拳,将曹岩的劝告抛在脑后,走了过去。
          
          池芯正要端起碗来喝汤,感到一股劲风从脑后袭来,直直踹向了手里的汤碗。
          
          不用她自己反应,全身肌肉立刻对攻击行为予以反馈。
          
          池芯举起汤碗,避过飞踢,同时一把摁住曹青的脚腕,将之狠狠压在了桌子上,在他脸色一变,向她脸上挥拳之时,一低头躲了过去。
          
          本来这就是系统为她设计的反击了。
          
          但这人三番两次找她的麻烦,池芯有些生气,在躲过拳击的下一秒,她抬起长腿,用膝盖用力地顶向曹青的侧腰。
          
          “啊——”
          
          要知道,池芯的腿力连高阶丧尸的头都能踢飞,这一下差点没给他踢成半身不遂。
          
          他惨叫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池芯拎起一个凳子,卡着他的脖颈间隙,直接扣在了他的脑袋上。
          
          接着她转身潇洒地一坐,左腿搭在右腿上,堪称优雅地喝了口碗里一滴没洒的汤。
          
          不顾曹青在底下的咒骂,池芯眉眼舒缓,认真地点评:“可以再加点盐。”
          
          除了曹青的声音之外,整个食堂都陷入了一阵寂静。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坐在人家脑袋上悠哉喝汤的池芯,心底浮现出深刻的敬畏。
          
          当日池芯虽然大发神威,但是城墙毕竟距离得比较远,大部分人都只看到她的动作,对于她究竟有多么厉害,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但是曹青有多厉害他们是知道的,他在末世爆发前是个拳击选手,周身筋肉蓬勃,两三拳就能锤爆一只丧尸的脑袋。
          
          而他现在却被池芯死死压在底下,之前的那一踹似乎让他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
          
          池芯在寂静中悠然喝完了自己的汤,还咬了口土豆。
          
          刚才她收到了惹祸值加1的提示,心情颇好。
          
          原来揍人也能获取惹祸值啊。她若有所思。
          
          这时以萧黎为首的战士们也走进了食堂,他们一眼就看到了瞩目中心的池芯,萧黎脸色条件反射地一红。
          
          在身后人的推搡中,他勉强保持着镇定,走到池芯面前,连看都没看底下的曹青,小声问:“好几天没见你了,还好吗?”
          
          “唔?”池芯刚咬了满口土豆,扭头望着萧黎时腮帮子还鼓着,她费劲地嚼一嚼咽下去,“挺好的,就是没吃的。”
          
          萧黎看到她望过来的那一眼,明明如斯强悍,眼神却如此纯真透彻,小松鼠一样咀嚼食物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
          
          萧黎感觉心口被重重撞了一下,说话也突然结巴起来。
          
          “那……那就好。”
          
          废物!就不能说点有趣的话题吗?他恨不得捶自己一拳。
          
          所有人都遗忘了可怜的曹青,最后还是善良的女主看不下去了,她看了景修白一眼,心惊于他莫测的脸色,但还是走上前。
          
          “池芯,”姜从筠声线温柔,“曹青毕竟是曹岩的兄弟,你这么一直压着他不太好,把他放开吧。”
          
          池芯抬眼,这是她第一次正式见到女主。
          
          和在电影中一样,姜从筠眉眼柔和,明明有着御姐的身材,却非要走治愈天使路线。
          
          即使面对着抢走她东西的池芯,也能好声好气地劝告。
          
          “哦。”池芯无意再给僵化的关系上再添一把火,姜从筠开口了,她也就乖乖地站起来,还把曹青脑袋上的凳子给搬走了。
          
          姜从筠也对她的听话有些诧异,她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居然这么容易就达成了目的。
          
          这一幕落在萧黎眼中,又感觉心口被撞了一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