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2

  郁襄也说:“你要是喜欢玉,等以后去了A基地,我让我爸给你弄一堆来,说不定里面也会有个带空间的,那个吊坠你就还给从筠吧。”
          
          作为曾经A市的大牛,如今的基地领导人的小公子,他的确有底气说出这话。
          
          池芯被三人同时盯着,觉得一切解释都是徒劳的,于是她干脆拉开了衬衫,又将左胸的衣物向下扒去。
          
          郁襄发出一声怪叫,装模作样地捂住了眼睛,却岔开五指缝,眼睛眨巴眨巴的:“你干什么啊?”
          
          其余两人没他这么搞怪,目光都落在了池芯露出来的部分。
          
          白皙剔透的皮肤上,一枚小巧的翠绿色吊坠形的痕迹印在上面,如天生的胎记一样自然。
          
          “不是我不想还。”池芯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把它拿出来。”
          
          姜从筠皱起了眉,“你之前说不知道吊坠是空间,但连我都不知道让它认主的方法,你却知道。”
          
          “末世初期那么混乱,有点血溅上去也是自然的。”池芯说着,心里翻了个白眼。
          
          什么年代了,滴血认主这种事很难想象吗?
          
          “你知道如何认主,却不知道如何解开契约吗。”姜从筠露出失望的神色。
          
          池芯无语地看向她,知道以原身的人品,实在无法让人取信,她干脆将衬衫大敞开,张开手臂站到她面前。
          
          “我不想避重就轻,但事实就是如此。”池芯目光清明,“我现在任你处置,但凡你能将它取走,我都不会耍赖。”
          
          这空间是根烫红的烙铁,拿着烫手,没人比池芯更想把它还给女主了。
          
          但她这个举动,加上她以往的名声,在人看来倒更像耍赖。
          
          姜从筠不是会和人争吵的性子,她眼里有些气愤和失望,但还是没有伸手碰触池芯。
          
          她下意识地向景修白看去,想从他那得到些安慰,可景修白没有看她,仍然探究地看着池芯。
          
          “你的秘密很多。”他说,“除了吊坠的事外,我还想向你求得一个答案。”
          
          池芯虱子多了不怕咬:“你说。”
          
          景修白微微眯起眼,不放过她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
          
          “我有异能的事,只有郁襄和从筠两人知道,从来没有在你面前表露过分毫,你是怎么知道的?”他上前一步,“以及,你为何要隐藏实力,一直做出那副白痴的样子?”
          
          “这不是质问,只是好歹作为曾经一起逃亡的同伴,想得知的一些疑惑。”景修白补充。
          
          他说着不是质问,口吻也堪称温和,只是那张俊美的脸上一旦没有了表情,就自带一股冷锐之感,给人强烈的压迫。
          
          池芯的身体机能对这种压迫起了自然而然的反应,她的脸色冷了下来,并下意识地做出了有些提防的动作。
          
          “这是兴师问罪吗?”她的语气中也没有了方才的平和。
          
          “你不用这么警惕。”郁襄见情势不对,苦笑着出来打圆场,“只是你的秘密太多了……”
          
          “你们的秘密也很多。”池芯打断他的话,眼神犀利起来,“我们是从一个学校里出来的,但你们却从没有将我当成过你们中间的一员,事事提防着我,任何事都不告诉我。”
          
          她冷笑一声,“这样的话,你们有什么权力要求我对你们坦诚?”
          
          无言以对。
          
          主角三人对视一眼,景修白说:“以你之前表现出来的样子,很难让人相信你有理智,告诉你得越多,只会让事更加麻烦罢了。”
          
          池芯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原主那个性格,别说被她道德绑架赖上的主角团了,她这个观众看着也很是头秃。
          
          但现在她是这个让人头秃的人了,当然不能承认这些。
          
          然而她又没有什么话可反驳他们,只好故布疑云,露出些许轻蔑的神色。
          
          “既然你们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我也无话可说。”她还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本以为你们会是特殊的,没想到你们和基地里那些鼠目寸光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她说得太煞有介事,三人浑身一震,都若有所思起来。
          
          没有人知道池芯的过去,只知道她是姜从筠的同年级同学,在末世爆发的时候,可怜兮兮地让他们看在同学的面子上带她逃命,其它的一概不知。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