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3

>  既然他们认定了池芯是个祸害累赘,也从未和她交过心,那有什么理由反过来怪池芯不坦诚呢?
          
          池芯一通嘴炮,将三人都唬住了,没有人再向她提什么问题。
          
          可是池芯看着他们,内心的宽面条泪却流了下来。
          
          怎么回事,她不是要来沟通的吗?不是要和他们解开矛盾的吗?为什么和主角团的关系好像更僵化了!
          
          意识到这点的池芯脸色僵硬起来,她在三人沉默的注视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说什么?刚才还把人家堵得哑口无言,现在突然改口说“我刚才都瞎说的我们重新开始吧”?
          
          池芯绝望了。
          
          她内心一剧烈波动,面上的表情就会格外冷酷。
          
          于是就见她目光凛冽,带着仿佛要将他们剥开的尖锐扫视了三人一圈,然后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池芯:你们就不能再多坚持一下吗!留留我啊!
          
          当然没有人留她。
          
          在池芯走后,其余两人都看向景修白。
          
          “怎么办?”郁襄问。
          
          “看来我的吊坠是取不回来了。”姜从筠叹息,温柔的眉宇间有些郁气。
          
          “再观察一下吧。”景修白开口,“我感觉她还在隐瞒着些什么,但如果她不愿意说,恐怕没有人能勉强她。”
          
          郁襄突然来了精神:“说起来,你现在异能是几级了,如果是你和之前那只高阶丧尸对上,有几成胜算?”
          
          景修白抬起手,一枚小型的旋风夹杂着冰晶在掌心浮现,郁襄和姜从筠都发出小声的惊叹。
          
          一直都知道景修白有异能,但是处于隐藏的目的,他们很少见他使用。
          
          超出人力的能力,天然就带着强大的吸引力。
          
          两人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小旋风看。
          
          景修白收起五指,将旋风收了起来,“按照给丧尸的规划来算,我应该是在LV4之上,但是那只高阶丧尸是敏捷型,真正对上,胜负难料。”
          
          可是池芯却让那只丧尸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一脚就把它的头给踢了下来。
          
          三人又同时陷入了沉默。
          
          池芯郁闷地出了屋子,炙热的阳光照射下来,让她心中更有些烦闷。
          
          在出来前想的是很美好,却没想到第一步就搞砸了。
          
          她抬腿在基地中闲逛着,看有没有小祸能惹一惹。
          
          然而还没走出多远,郁襄就追了上来。
          
          “嘿。”这个公子哥露出一脸阳光的笑容,和她并排走着,“你要去哪里?”
          
          池芯摸不准他什么套路,谨慎地回答:“逛逛。”
          
          郁襄笑了,“你以前可没有这么惜字如金。”
          
          池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冷着脸,半天才说“哦。”
          
          她如此不配合,郁襄再善谈也无法继续聊下去,他耸了耸肩,闭上了嘴。
          
          这时一个孩童冲撞而过,池芯敏锐地一侧身,避过了孩童,却没注意后面,不小心踩到了郁襄的脚。
          
          “抱歉。”她脱口而出。
          
          随即她愣了一下。
          
          系统在脑中提示:“惹祸值+0.1。”
          
          哦豁,踩男配一脚居然能获得和杀一只普通丧尸一样的惹祸值。
          
          池芯盯着郁襄的眼睛放起了光,看得郁襄纳闷地摸摸头发看看身上,以为是自己哪里不对劲。
          
          然而权衡了一下得罪男配和获取惹祸值的轻重,池芯还是遗憾地决定放弃逮着一只羊薅毛的想法。
          
          “太可惜了。”系统遗憾地说,“要是你直接冲着男二开一枪,可能十天都不用出门了。”
          
          池芯:“闭嘴。”
          
          她努力了一天,这一天在郁襄看来,池芯不停地在犯各种小毛病,比如不小心踩了人家种的花啦,比如喝个水都能把人家的杯子打啦。
          
          郁襄挠头,没想到打起架来那么恐怖的池芯,本质还是和原来一样,是个迷迷糊糊的小女孩。
          
          当池芯再一次“不小心”地踩掉了一个人的鞋之后,对面的人却没有之前那些人那么好脾气。
          
          他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