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27

决掉卡住的丧尸们,景修白伸手拦住了他。
          
          “别忙,就这几只不值得开枪,当心引来更多。”
          
          他复杂难言的目光看向池芯,想要问些什么,但可能是猜到池芯不会回答,也就没有问出。
          
          池芯还蛮担心他们问东问西的,见大家都只是用崇敬的目光望着自己,却没有一个开口询问,不由松了口气。
          
          却不知,她在这些人心中,已经几乎被神化了。
          
          对于神,自然不用过多询问,只需要跟随她的步伐,听从她的指示就好。
          
          连景修白都走到她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以后如果再有这种情况,你告诉我。”
          
          当池芯看向他时,他唇畔露出一丝笑意,“看你的动作,应该不会开车吧。”
          
          暴……暴露了。
          
          池芯僵着脖子回过了头,远离了莫名开始表示友好的男主,凑近郁襄那边:“喂,你有没有匕首之类的冷兵器,给我一把。”
          
          景修白有一句话说得对,在这个时代,枪其实是把双刃剑,一不小心就容易吸引丧尸,让自己万劫不复。
          
          郁襄前一秒还眉飞色舞,后一秒就扭过了头:“我不叫喂。”
          
          这句话似曾相识,池芯一时想不起来在何处听过,愣在了那里。
          
          一只修长的手反握着一把军刺,向她递了过来。
          
          “咦?”郁襄惊异地打量了一眼,“容凤,这不是你的宝贝军刺吗?谁要都不给,怎么舍得拿出来了。”
          
          容凤凉飕飕的目光瞥了郁襄一眼,却没有看向池芯,只是说:“你配得上它。”
          
          “谢谢。”池芯受宠若惊地接了过来,握着军刺沉甸甸的重量,仿佛也被交托了一份责任。
          
          她将军刺绑在了腰上。
          
          这时陈邢已经一拳一个,把门口的丧尸清理干净,他回头向大家使了个眼色,猫着腰率先走了进去。
          
          池芯眼神沉了下来,她学着众人的动作,举着枪弯下腰向前走,将脚步放到了极轻。
          
          她的强有目共睹,但之前从来没有跟小队出来过,景修白刻意半回过神,对她做出“保持安静”的手势。
          
          池芯点头表示明白。
          
          几人开始快速地搜刮补给品。
          
          池芯身上还带着那个让人糟心的空间,此时不用白不用,她特意晃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将手放上货架,凡是被她碰触到的东西,都瞬间消失。
          
          景修白抽空向她看了一眼,想知道这位小姐是否还像以前一样,逮着化妆品疯狂收集。
          
          在看清她伸手碰的都是食物和饮用水,甚至还有卫生纸之类的,他眸里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服务站的规模不大,有用的很快被搜刮完,池芯刚要离开,一阵微妙的颤栗感袭来,她瞳孔蓦然一缩。
          
          然后她迅速回身,一伸手按住郁襄的肩,借力侧身腾起,将自己甩到了他身后的服务台上。
          
          所有人悚然回头,就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腰侧的军刺,狠狠地刺向了服务台之下。
          
          郁襄浑身一颤,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身后的柜台里居然缩着一只丧尸,如果不是被池芯穿透了头,现在恐怕已经抓住自己了。
          
          也许不会被咬,但挣扎一番是少不了的,有可能在这期间会吸引其它丧尸也不一定。
          
          思及此,他敬畏地看了眼池芯,用口型说了一句话。
          
          “你又救了我一命。”
          
          池芯随意地摆摆手,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插在脑浆里的军刺上。
          
          她目光冷峻,神色淡然,仿佛在思考什么和人类命运生死攸关的大事。
          
          直到大家决定撤退了,池芯才一脸冷然地抽出了军刺,都不敢多看,直接插回了鞘里。
          
          那三天的脱敏治疗非常有用,池芯很庆幸自己只是反射性地恐惧,没有了一开始整个精神都要崩溃的前兆。
          
          众人回到车上,一时都陷入了沉默的气氛。
          
          “那个。”郁襄清清嗓子,“刚才谢谢你啊池芯。”
          
          这声谢道得真心实意。
          
          池芯不太自然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就像打破了某种开关,车里的气氛又活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