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1

也不记得这些人有没有在电影后期出现过,不知道自己的选择会不会干扰到他们的生死。
          
          “池姐,做选择吧。”余鹏程的娃娃脸上露出信任的微笑,“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选哪边可能都没法更糟。”
          
          池芯的心脏嘭咚地跳动起来,她看着被鲜血封印的那扇门,决定还是听从先人留下的建议。
          
          毕竟入口的尸群再恐怖,也不至于比刚穿来的那天还要多,但是这扇门后面究竟有着什么,她完全没有底气。
          
          她抬起手臂,指向入口:“那就这边……”
          
          在这一瞬间,一股微弱的电流击中了她的手臂,她的手顿时抖了一下,伸出的手指稳稳地滑向了另一扇门。
          
          “……吧。”
          
          池芯沉默,随即一股悚然袭上,让她后颈的寒毛都站了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好事!
          
          见到她做出了选择,几人都露出了放心的神色,陈邢立刻上前,将挡在那扇门前的柜子给推开。
          
          池芯:“等等……”
          
          景修白已经冻住了密码锁,郁襄故技重施,没等池芯说完,就一把将锁头给踢了下来。
          
          池芯放下尔康手,默默咽下一口老血。
          
          别人家的系统不都是想方设法让宿主活命吗?为什么这个狗系统,次次都是杀招!
          
          本来池芯还不是很确定到底哪边更安全,现在有了狗系统的操作,想也知道该是哪边了。
          
          郁襄踹完了回过头,“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池芯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自动绷紧了,她也只能握紧手中的枪,“走吧。”
          
          既然开了一扇门,另一扇自然就不能再开,否则两面夹击,最惨的还是他们。
          
          而就在这扇门被打开之后,入口处丧尸的嚎叫竟然渐渐微弱下去,直至完全消失。
          
          这下谁都能感受到不祥了。
          
          丧尸中也有着统治链和食物链,而当低等级的一哄而散时……很有可能有更高级的猎食者出现了。
          
          “不能开门。”景修白冷静地说,“两层密码锁都坏了,不管里面是什么,都不能将它放出去。”
          
          高阶丧尸都有命令低阶丧尸的能力,而L基地,承受不住另一场尸潮。
          
          “该死的,为什么这么个小地方会出现这么多厉害的家伙?”郁襄咒骂着举起枪,“还有池芯上次说的更厉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不会有丧尸王诞生了吧?”
          
          他只是口嗨,顺便发泄心中的恐惧,谁都不愿意承认这个恐怖的可能。
          
          但是池芯身形一僵。
          
          梦境中那双细长阴狠的眼睛又浮现在眼前,池芯手心有汗水渗出。
          
          原身究竟是如何招惹的尸潮,到现在也是个谜,以她的实力,如果惹到了那只敏捷性高阶丧尸,照面的瞬间就应该毙命。
          
          除非是她招惹了更高的存在,高阶丧尸只是奉命袭击基地……
          
          而在电影设定中,初期的丧尸王,似乎还比较弱小。
          
          莫非原身当时碰上的,真的是丧尸王吗?
          
          可是原身做了什么,居然引发了丧尸王那么大的怒气?
          
          没有时间多想,池芯收起思绪,他们小心地沿着出口行走,这里比入口处更加惨烈,尸体层层叠叠,尸臭熏天。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精神都绷到了极致。
          
          突然,池芯感到仿佛有根针扎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让她整个神经都颤栗起来。
          
          “小心!”她出声大喊。
          
          这时,容凤正走过的一道暗门被猛然撞开,带起一股巨大的力道,容凤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抵抗不住,直接被撞飞出去。
          
          容凤的后背撞到了墙壁,又重重落到地上,他捂住胸口,吐出了一口血。
          
          凤眼中满含骇然,和所有人一起望向打开的门。
          
          在几支枪的严阵以待中,里面传来了沉重的声响,以及金属拖在地上的刮擦声。
          
          仿佛有东西拖着笨重的身体和……凶器,在踽踽独行。
          
          撞开门的是一只用筋肉虬结都无法形容的手臂。
          
          一个足有两米多高,犹如丧尸和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