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2

石拼在一起,浑身粗壮,血肉黏连的怪物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一刻,池芯心里只有一句话。  
          
          系统,不愧是你。
          
          还有一句。
          
          郁襄你个大乌鸦嘴!
          
          
        
        
        
        
        12.  击杀力量丧尸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怪物带着粗重的喘息,每一下都像风箱一样,带来浓重的血腥味。
          
          它血肉模糊的脸上,两只只有眼球的凸眼缓缓地扫视过几人。
          
          它仿若岩石一般的手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横梁,在地上摩擦出令人心惊的声响。
          
          力量型高阶丧尸。他们真是走了好大的运啊。
          
          池芯浑身都有些发冷,即使对自己进行了脱敏治疗,当面对这个压迫感远超普通丧尸的大块头时,她还是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但她不能退。池芯握紧了手里的枪。
          
          是她选的这条路,如果有人葬送在这里,她会自责。
          
          高阶丧尸都有一定的智慧,在短暂的对峙中,它似乎对面前的几人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武力评估。
          
          下一秒,它毫无征兆地举起了手中的横梁,直直地砸向了距离他最近的余鹏程。
          
          余鹏程虽然是医护人员,但是既然能被景修白挑选进入这个小队,就证明他的身手绝对不是废柴。
          
          就见他就地一滚,居然硬生生地避开了这道狠辣的攻击。
          
          然而虽然避免了要害,但是因为距离过近,还是不免被重重地击伤了胳膊,池芯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一时枪击声,喘息声,怒吼声,瞬间挤满了这间走廊。
          
          陈邢凶狠地将手中的机关枪对准丧尸,一阵哒哒哒的枪响过后,他愤怒地丢开了枪,怒吼一声,直接冲向了丧尸的面部。
          
          力量丧尸快要掉下来的眼球转动一下,毫无花哨地伸拳,和陈邢对撞在一起。
          
          咔嚓。
          
          陈邢被震得后退几步,但是竟然没有什么大碍,他深深地呼吸,再次上前去牵制住丧尸的行为。
          
          这丧尸的目标太大,根本就不用瞄准,随便打都能打到他的身体,但是对池芯来说,多了一个陈邢在前面阻碍视线,她反而不敢贸然下手了。
          
          因为她也不知道,击中的会是陈邢还是丧尸。
          
          但很快大家就发现,射出的子弹不是被丧尸的皮肤弹开,就是没入丧尸的身体里,反而更加激怒了他,攻击也更加凶狠暴力。
          
          郁襄猛地躬身躲过向他脸部击来的横梁,对景修白大喊:“有办法击碎他的脑壳吗?”
          
          景修白一直在努力凝成冰锥,但是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些许汗水,凝重地摇头:“不行,这里的水分子不够。凝成的冰椎内部结构疏疏散,根本就无法破开它的皮肤。”
          
          郁襄愤恨地咒骂了一声。
          
          陈邢虽然勇猛,但是毕竟是□□凡胎,在和高阶丧尸对战几个回合之后,已经浑身伤痕青紫。
          
          他在一击重击下后退两步,被丧尸一胳膊狠狠扔到了一旁。
          
          “噗。”他捂住腰腹,和容凤一样吐出了一口血。
          
          可是看到丧尸在击倒他之后,横梁又向郁襄扫了过去,他顿时怒喝一声,拼死向前,死命抱住了丧尸的手臂,反倒被丧尸带起,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
          
          “这样不行。”池芯尽力保持着冷静,手中枪一刻不停地向丧尸射出。
          
          “嗷——”
          
          景修白的一枪擦过了丧尸暴突的眼球,它被彻底激怒了。
          
          哐当。
          
          它注重一拳击在了墙壁上,坚硬的金属墙壁竟然被他击出了一个拳坑。它死死地盯住景修白,在他骤然收缩的瞳孔中,举起横梁对着他的脸直击而下。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景修白避无可避,眼见着就要被砸一个脑袋开花。
          
          他只来得及迅速凝成薄薄的一层冰晶,堪堪阻挡住丧尸的一下,但也整个人被击了出去,不至于吐血,面色却倏然苍白下来。
          
          丧尸对他第二次举起了横梁——
          
          就在此时,一阵迅疾的风拂过景修白,他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