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4

前赶去。
          
          跑了几步,郁襄猛然一惊:“池芯呢?”
          
          所有人悚然地回头看去。
          
          就见在一片地动山摇中,池芯目光沉静地望着他们,漂亮的小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
          
          她向他们看了一眼,毅然回过身,迎向了追来的丧尸。
          
          “池姐——!”
          
          余鹏程双目赤红,他一把挣开扶着他的郁襄,一只手艰难地举起枪,对着丧尸疯狂射击。
          
          “快走!”池芯心里着急,她不是想逞英雄非要单打独斗,而是她知道自己有能力杀死这只丧尸,但这群人伤的伤残的残,耽误了时间可能就出不去了!
          
          几人怎么会听她的话。
          
          一股惨烈悲壮的气氛弥散开了,所有人一言不发,纷纷举起枪对丧尸进行无用的射击,没有一个人后退。
          
          池芯顾不得他们,面对壮硕暴戾的丧尸,她在墙上一蹬借力,狠狠扑了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丧尸腥臭尖利的大嘴距离她越来越近——
          
          在几人的悲喝声中,她落在了丧尸的脖子上。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丧尸,池芯的心跳都快要凝滞了。
          
          但她身体还在组织着反击,一记肘击撞向了丧尸的脑壳。
          
          好硬!
          
          池芯冷漠的表情差点破了功,她骨头都几乎要碎掉。
          
          力量不是她的长项,她猛地低头躲过丧尸笨重的攻击,揪住它的耳朵,飞快地思索着对策。
          
          “池芯——接住!”
          
          池芯下意识地回身抬手,一把沉重凝实,泛着冰凉气息的物体落入了她的手中。
          
          是景修白凝成的冰剑。清明透亮,闪着尖锐的寒光,明显和之前杀普通丧尸的不是同一个水准。
          
          “上吧,池芯。”景修白的声音有些疯狂到极致的冷静。
          
          丧尸粗壮的手臂已经反手伸了过来,向池芯的头给拧了过去。
          
          池芯再没有时间犹豫,她揪住丧尸的耳朵,手中的冰剑狠狠地从它之前被刺穿的眼眶中插了进去。
          
          “嗷————”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
          
          在所有人粗重的呼吸声中,丧尸的身体晃动了两下,就这么直直地栽倒了下去。
          
          骑在它脖子上的池芯,提前踩着它的背,从它身上跃了下来。
          
          砰咚。
          
          池芯单膝点地,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她的黑发扬起了又落下,安静地蜷缩在她的周身。
          
          她抬起头,脸颊染血,神态从容而冷艳。
          
          在她的身后,丧尸小山般高壮的身躯重重地倒在地上,带起一阵更加剧烈的晃动。
        
        
        
        
        13.  逃出生天   萝莉载着成男飞(不)。……
        
          “滴,击杀力量型高阶丧尸,额外奖励五点惹祸值,一共获得二十五点。”系统的声音让人分不出是激动还是遗憾,“现在你有八十九点惹祸值了。”
          
          池芯一点都没有感到开心。
          
          系统一直在试图影响她的行为,不能控制她的身体,就转而射出电流,这是个十分危险的讯号。
          
          代表她无时无刻,都笼罩在被系统操控的阴影中。
          
          惹祸值低于及格,会□□控身体,而一旦不幸清了零呢?毕竟狗系统不知道什么情况下,竟然还会扣分。
          
          池芯心中一凛,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她站起身,神色间没有分毫刚击杀高阶丧尸的兴奋和骄傲,看着目瞪口呆,目光中满是敬畏的几人,微微扯了下嘴角。
          
          笑不出来,算了。
          
          她看向景修白,此刻连他的眼中,都找不出除了震撼之外的神色。
          
          “走吧,不是要去医疗室么?”
          
          景修白深深吸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团队的状况,果断命令伤员先向出口前进,由他,郁襄和池芯三人返回去搜寻药物。
          
          “要快。”三个伤员中伤势算轻的余鹏程白着脸,“这里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