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6

/>  周围的晃动越来越厉害,如果不是金属墙壁起到了支撑的作用,恐怕他们现在已经被活埋了。
          
          快跑,快跑!
          
          以前八百米从没合格过的池芯,在这一刻爆发了强烈的求生意志,当出口处的光明出现在眼前时,她几乎看不清眼前的路。
          
          “小心!”
          
          她眼前一花,随即感到腰上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推着她整个人以更快的速度向前一扑——
          
          轰隆隆。
          
          在他们身后,武器库所在的整个地面都陷了下去。
          
          陈邢三人一直等在入口,正举枪射击零散的丧尸,看到他们扑倒在地,均露出惊喜的神色。
          
          “这里的声音太大,丧尸都被吸引过来了。”陈邢的声音虚弱了许多,余鹏程用剩下的一只手给三人都做了简单的包扎,此刻看起来都伤痕累累,分外惨烈。
          
          池芯缓了口气,爬起身将手伸向最严重的容凤:“信不信我?”
          
          几人的目光顿时都凝在她的身上。
          
          容凤的眼神明显地震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池芯:“你是想——?”
          
          “你在开什么玩笑!”郁襄急吼吼地冲过来,“还有我和修白在,哪轮得到你背他!”
          
          池芯十分平静:“景修白去开车过来,我们中途迎上,能节省很多时间。”
          她看了眼目瞪口呆的陈邢:“还是你想让我背陈邢?”
          
          余鹏程咬牙道:“我来背他!说什么也不能让池姐你来。”
          
          虽然池芯战斗力强悍,但她的体型和高高大大的容凤比起来,还是太过小巧了,反过来背还行。
          
          “这时候了还啰嗦什么!”池芯一把抓住容凤的胳膊,“忍着点。”
          
          说着她手臂施力,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中,将容凤整个人扛到了肩上。
          
          即使容凤长长的脚还拖在地上,她也算是将他背了起来,而且看起来气息稳定,没有吃力的样子。
          
          “这……?”
          
          惊愕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池芯深吸口气,拔腿就跑!
          
          所有人:??!
          
          如果是之前,池芯不敢说自己能背得动容凤。
          
          但是击杀力量型高阶丧尸之后,她觉得自己可以!
          
          事实上果然可以。
          
          其余人顾不得惊愕,郁襄架起陈邢,景修白简单为余鹏程的胳膊冰封了一下,和郁襄交换了下目光,动身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停车的入口处。
          
          想必那边现在已经有很多丧尸聚集,他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掉它们,再开车和他们会合。
          
          容凤狭长的凤眼盯着背着他的池芯,一眨都不眨。
          
          看着她背着他一个大男人,还能腾出手掏出沙/漠/之/鹰,对着敢拦路的丧尸梭子伺候,仍然能弹无虚发,回回爆头。
          
          他眼底的神色变化了好几次。
          
          池芯不知道自己快被盯穿了,她的心跳嘭咚作响,一股仿佛使不完的力气不断涌上,让她有着无限的信心。
          
          她能活,他们都能活!
          
          不消片刻,就见到他们的越野车碾着一路的丧尸向这边驶来。
          
          池芯扛着一个大男人,还抽空击杀丧尸,居然还比后面的三个要略快一些。
          
          她看到景修白越过身子,打开了后车座的门,她低声说:“过去,抓好。”
          
          容凤点头,想起池芯看不见,忙说了句:“晓得。”
          
          池芯在车路过身边的同时,用力将身上的人推向了车里。
          
          容凤立刻抓住车顶,艰难地爬到了里面,伸手去抓其他的人。
          
          池芯迅速向回跑,帮助郁襄将其他两个伤员也塞了进去。
          
          一切就绪,连郁襄都挤上了车,景修白也为她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池芯刚要上去,一阵微弱的电流击中了她的手腕,让她扒住车门的手一松,差一点把车门带了下来,还几乎被追上来的丧尸咬到。
          
          系统个狗东西!
          
          “池芯!”景修白抬手一根冰锥,射穿了那只丧尸的头。
          
          池芯咬牙,趁机一缩四肢,回到了车里。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