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8

气了。
          
          然而池芯只是冷漠地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回过了头。
          
          男二对救命之恩很看重。她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大写加粗这句话。之前让他误会的“救命之恩”,看来要尽快想办法澄清了,否则一旦闹僵,她就没理由和主角团继续行动了。
          
          像原身那样死皮赖脸地去祈求,她可做不出来。
          
          池家大小姐,还是有些个傲气的。
          
          这趟任务虽然大家都有些惨,但收获也是肉眼可见的丰富,基地负责人曹岩特意给了小队的人特权,让他们先在当日的收获中挑选物资。
          
          池芯漫不经心地随便捡了些沙/漠/之/鹰的弹药,反正她和主角团都知道,大头都在空间里,这些明面上的东西,都不值得他们争抢。
          
          而这情景在偷偷观察的人眼里,纷纷对池芯的“淡泊名利”而报以敬畏。
          
          末世中,任何东西都可能要用命去换,而她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放弃了唾手可得的物资,可能这就是大佬吧。
          
          池芯对曹岩的感谢词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走神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空间,翻着翻着突然扼腕起来。
          
          忘记找洗衣粉了!这一身血可怎么办?
          
          曹岩愣愣地看着她神色突然冷峻,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出去这一趟,池芯已经收服了包括景修白在内的一整个精英小队,以后再有什么危险任务少不得要求池芯,他现在是半点都不敢得罪这尊佛。
          
          “不关你事。”池芯满心沉重,琢磨着能去哪找找。
          
          曹岩讷讷地应了一声,求救般看向不远处的景修白。
          
          景修白一直瞥着她这边的情况,此时回答完姜从筠的询问,转头向这边走来。
          
          看着满身是血的池芯,景修白顿了一下:“如果你想先回去梳洗的话,就先回去吧,这里没有什么事了。”
          
          池芯默默地将目光移到他身上,不战斗的她看起来就像一只误入猎人陷阱的小鹿,眼神纯澈而无辜。
          
          不知怎么,景修白突然福至心灵,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没拿洗漱用品?”
          
          池芯差点要给他热泪盈眶,就见那双大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活脱脱一个被猜中愿望的小姑娘。
          
          景修白推推眼镜,掩饰住唇边不禁泛起的那丝笑意,声音也柔和了些许,“那边他们搜寻的物资里有,你去挑吧。”
          
          池芯用力地点头,以奔赴战场的气势,冲向了物资分摊区。
          
          景修白望着他的背影,刚要再推下眼睛,一瞥眼看到曹岩复杂的眼神,若无其事地问:“怎么了?”
          
          “修白,你……”曹岩欲言又止,回头看了眼姜从筠有些苍白的脸色,叹了口气。
          
          算了,年轻人的事,让年轻人自己操心去吧。
          
          池芯在这场任务中,最丰厚的收获不是一空间的食物和枪,而是飙升到八十九的惹祸值。
          
          有了这些打底,她可以在小队修整的这期间,安心蜷缩在基地里,暂时不用出去主动找死。
          
          但是她没有闲着。
          
          L市在建基地的时候,特意将原市区里的打靶场给圈了进来,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即使给了他们枪,也基本都不会用,他们需要有个训练的地方。
          
          在经历过那场可怕的丧尸围城之后,打靶场里训练的人比以前多了一倍。
          
          池芯起了个大早,特意赶在还没多少人的时候来到了打靶场,里面只有寥寥几个在练习的人,看到池芯进来,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枪,对池芯行敬畏的注目礼。
          
          小队回来之后,将池芯再次击杀一只高阶丧尸的消息传了出去,现在整个基地里没人能用正常目光看待她,反对她的声音几乎已经消失了。
          
          池芯绷着脸,默默走到她每天都来的角落里。
          
          这个角落自从有了她来之后,无论人再多,都没有人敢用了。
          
          池芯放下背着的包,装模作样地伸手掏了一下,从空间里取出她的沙/漠/之/鹰,对准了靶心。
          
          嘭。
          
          一枪击出,三环。
          
          池芯皱了皱眉,再击出一枪,五环。
          
          接连好几枪击出,都没有正中过靶心。
          
          倒是周围的飞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