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40

 池芯伸手挠挠脸颊,疑惑地抬眼看他,试探地说:“……好厉害?”
          
          景修白的嘴角扬了一下,又飞快地压了下来,差点没憋住一股笑意。
          
          “咳。”他推推眼镜,“给你的,再遇到厉害的东西,用这个能事半功倍。”
          
          池芯愕然地瞪了瞪眼睛,这么好的东西居然能交给她?
          
          景修白见她双眼圆瞪的模样就像个误入笼子的小松鼠,不由轻咳了一声,掩饰住越来越蓬勃的笑意。
          
          “原料是我从武器库的医疗室发现的。”他拿过池芯的手,将子弹放了进去,温声道:“只有你,才能将这些子弹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化。”
          
          池芯不好意思:“其实容凤也是可以的,郁襄也行,再不济你自己也挺厉害的。”
          
          她明明那么强,强到超出人类的想象,但面对夸奖和肯定,却如此自谦和慌乱。
          
          也许郁襄说得对,池芯能不顾危险,拼死去救人和找药,她应该不屑于去抢别人的东西,吊坠的事,也许真像她说的那样,一切都是意外。
          
          景修白的视线柔和下来,随即想到了什么,脸色又有些不自然。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坦言:“池芯,有件事,应该让你知道。”
          
          池芯正摆弄着那几个子弹,头也不抬:“嗯?你说。”
          
          景修白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前郁襄找到的那个箱子,里面有能激发人类潜能的药剂,当初我就是靠这种药剂,得到了冰系异能。”
          他眼里闪过一丝浓烈的厌恶和恨意,见池芯摆弄的动作停了下来,又立刻隐去,“只有一针药剂,不知道会激发什么潜能,也不知道注射后会不会有排异反应。”
          
          池芯正在惊讶男主竟然会将这件事告诉她,在电影中可从头到尾都瞒着“池芯”的,又听到他说这句话,感觉有些好笑。
          
          要不是她看过电影,还就真相信了他的话。
          
          不过男主这时候得到的消息也不多,在他的印象中,这药的出现的确代表着罪恶和死亡,他应该是对这种药没任何好印象。
          
          景修白看着她的目光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池芯……”
          
          “给郁襄或者姜从筠吧。”池芯抬起头,“他们两个弱得不行,有点异能,活下来的几率还大一些。”
          
          对不起了。池芯在心中双手合十。为了表达出对这药剂没兴趣,委屈你们俩了。
          
          景修白还是没控制住,露出愕然的神色。
          
          池芯的表情十分平静,既没有心动也没有垂涎,只是淡淡地说出将拿出去可能会引起全人类争夺的药剂让给别人,连可惜都没有,甚至隐隐有种……太麻烦了别来问她的嫌弃感。
          
          景修白摸不清了,他顿了顿才说:“这是可能激发异能的药剂,你真的不想要吗?”
          
          池芯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怎么问了句废话,“我不需要。”
          
          景修白看着她平静下隐含着不耐烦的小脸,心里有某块坚硬的地方,突然松动了一下。
          
          这种松动在之前也出现过很多次,比如当池芯抱住他的手臂时,比如在战场上拖着他离开时,比如不问别人就只看向他自己时……
          
          但是在这一刻,这种松动强烈到让他本人都有些惊讶。
          
          “就这样吧,给他们俩就行,你们自己商量。”池芯见他愣住,以为是自己话说得不明白,就强调了一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景修白突然笑了,“那就给姜从筠吧,郁襄还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弱。”
          他停了停,又问了一句:“可以么?”
          
          “郁襄没意见就行。”池芯不知道为什么连这个都要问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只想走任务,不想参与到主角团的恩怨情仇中。
          
          不过在电影里,这药剂也的确是给了姜从筠,池芯怕中间出什么变故导致偏差,补充了一句:“给她挺好,正好她的空间被我拿了,让她多个保命的技能也好。”
          
          她言辞恳切,一副巴不得赶紧给姜从筠注射了的样子,没有丝毫惦记姜从筠之前针对她的迹象。
          
          景修白垂下目光,声音里缱绻着一丝温柔。
          
          “好。”
          
          池芯认真练习了几天枪法,惹祸值又开始狂掉,她暂时拿系统没办法,只好翻出之前记电影大事件的那张纸,开始研究如何惹个大的。
          
          她咬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