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更改为:www.yuzhaiwu.co

分卷阅读36

  江宝珠看了她一眼,正色道:“闻梦,若是我不嫁给太子,便会如何呢?”
          闻梦一怔,她完全没有想到小姐会有这样的想法。
          江宝珠缩了缩纤细的脖颈,把手指尖上的风筝线缠了又松,松了又缠。她皮肤极白,又薄,在日头下好像在发光。额前几缕发丝被风吹乱了,黏在薄薄的皮肤上,愈发惊心动魄。
          闻梦连忙开口:“小姐,您别因为一个江湖道士的话乱想了。太子殿下是极喜欢您的,要不然为什么第一眼见您便指名道姓,叫您做太子妃?”
          江宝珠摇头:“或许他只把我当成了个呆呆傻傻的有趣玩物。”
          闻梦急了,瞪圆眼睛反驳道:“怎么可能!小姐,您还是在乱想!”
          两个人坐在太阳地上,也并不觉得冷。江宝珠只是满面愁容的叹气:“渔夫喜欢鱼,钓上来之后也会把鱼杀了炖了煲汤喝。但是渔夫却极喜欢钓鱼,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享受这个过程,看着鱼做出毫无意义的挣扎,再眼睁睁的看着鱼在滚烫的锅里被煮熟。”
          闻梦心惊,目瞪口呆:“小姐,您这又是什么歪理呀?人又怎么可以同鱼比较?”
          “你不懂。”
          江宝珠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但是也只能顺着诸祁来。要不然不知道哪一天惹怒了他,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闻梦不甘心,又问:“小姐,这些歪道理您是从哪里看来的?”
          “画本子上都是这样写的。”
          江宝珠摇了摇头:“闻梦,回去吧。我不挣扎了。”
          她仿佛能够看出来,自己怎样被煲成鱼头汤喝。
          徐氏披着云锦金丝对袄,头上斜斜的填了一只凤头钗,在长嬷嬷的搀扶下进了西厢房。厢房里换上了窗纱,地龙也暖,中间的红檀木桌子上面的书本整整齐齐,徐氏随手拿起其中的一本细细一看,是本《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徐氏柳眉紧蹙,细声呵斥道:“二小姐桌上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书?”
          长嬷嬷轻轻摇头:“二小姐是从哪里借来的,老奴也不甚清楚。”
          徐氏看了一圈,没有人在厢房里。她坐在椅子上微微叹气:“二小姐都快要嫁到东宫去了,还这样日日在外面乱晃。着实有违礼节,今日可得好好训斥一番。”
          长嬷嬷微微颔首表示同意:“老奴觉得正是如此。可是二小姐天生脑子不灵光,这些东西也强求不来。”
          徐氏不禁坐在榻子上陷入了一阵沉思。当初她带着年幼的宝珠去宫中,结果谁承想在御花园的太湖里落了水。宝珠人是救回来了,可是郎中说这冬日里来湖水寒冷,受了刺激,怕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都怪她这个做额娘的没尽职责,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
          就在这一阵沉默间,江宝珠从外面病怏怏的走进来。看见徐氏坐在榻子上,宝珠诧异,走近了点开口:“娘亲,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和爹爹在正厅里议事吗?”
          徐氏看着宝珠。她小巧的鼻头渗出了层晶莹的细汗,春日里薄薄的纱裙下面是细弱的脖颈,眼睛大而媚,像是含着秋日里水面上笼罩的薄雾。看着便想含在在心头。真是个好孩子啊,徐氏拿着帕子细细的擦掉宝珠鼻头渗出的汗珠,宠溺道:“珠珠又去哪里玩了?”
          江宝珠眯着眼睛坐到了徐氏身边,手指捏起来了颗豆沙小饼。“去外面放纸鸢了。”
          徐氏点头:“这几日天气温暖,但是出去玩耍的时候也要记得多加衣,免得又风寒了。头疼脑热的难受,你又生来不喜欢喝药。”
          江宝珠闷闷的答应一声。
          她脑海里想起诸祁喂她喝药时的样子。
          深不见底的眼眸,强烈的占有欲,炙热又可怕。
          思考了半响,江宝珠抬头看着徐氏。她心底纠结又惧怕,但是又无法开口,即使开口,徐氏或许也只是呵斥她几句,再也没有别的话了。
          徐氏又接着道:“闻梦,听见了吗?出去玩耍的时候记得提醒小姐多加衣。”
          闻梦连忙点头,柔声道:“是。夫人。奴婢记下了。”
          徐氏又想起来一事:“今日里宫里传话,说是叫你进宫去尚衣局里量制大婚之日要做的喜服。定的日子是三日之后,珠儿,你要记得,上点心。”
          又要去宫里?脖颈之处似乎冷飕飕的。
          江宝珠虽然不情不愿,但只能点头。
          徐氏又朝长嬷嬷使了个眼色,长嬷嬷便站起来道:“小姐,明日会有几个资历深厚的礼教嬷嬷来府上教您礼法,女红,以及女德,夫妻相处之道。”
          听见这话,江宝珠的头便像个冷风里的鸢尾花一般耷拉下来,知道自己拗不过,只好点头。
          晚膳照旧,江宝珠近日里春困,都没什么胃口吃饭。人也瘦了那么几斤。她现在身子骨长的快,和春日里生长的幼苗似的抽条,身姿窈窕腰肢纤细,少女的姿态更加妩媚,自己却毫不知情。
          第三日,宫中的礼教嬷嬷便来了。一共有三个,都是面色和气的,和上一次来的倒不一